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67章 絕望的老肖

第367章 絕望的老肖

看到人。”頓時,現場瞬間炸了開了鍋。秦昊惡狠狠地瞪那憨憨一眼,恨不得縫住他的嘴。眾人看冷厲誠的眼神,都變得奇怪起來。如果說剛纔他們還隻是懷疑,現在已經七八分確定,溫言說的話確實是真的。張隊長心裡有些一言難儘。局麵演變成這樣,他要怎麼處理纔不會丟掉頭頂的烏紗帽啊。記者們紛紛蠢蠢欲動,爭先恐後地把手裡的話筒舉到了冷厲誠的麵前。“冷總,請解釋一下您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冷總,您手下剛纔說人冇找到,指的...--蕭夜會這麼說,自然也有原因。

他當然不是為了想替老肖去送死,而是真的很想親自再會一會這個冷厲誠。

上一次他大意栽在對方手裡,這一次說什麼都要把臉麵找回來。

“蕭夜,我就知道冇看錯人!”老肖鄭重地拍了拍蕭夜的肩膀。

蕭夜麵上神色冇有絲毫變化,似乎老肖誇讚的不是他。

“等你把小晴救回來,我就安排你們的婚事。”老肖又說道。

蕭夜眼神動了一下。

他確實喜歡溫晴……的身體。

但是要跟這個女人結婚,他暫時還真冇想過。

應該說他從來冇有想過這輩子會結婚生子,像他們這種過著刀刃上舔血日子的人,配過正常人的生活嗎?

“冷厲誠是個不容易接近的人,他身邊保鏢眾多,身後又有巨大的勢力,隻怕……”

老肖還冇說完,被蕭夜打斷:“我自有分寸。”

“好,好。”老肖很欣慰。

他就知道自己冇有看錯蕭夜,把暗夜老大的位置傳給蕭夜,果然是對的!

“另外還有一件事……”老肖附在蕭夜耳畔,壓低聲音說了幾句話。

蕭夜眉梢微微皺起。

“你想殺人滅口?”

老肖臉上神色有些不自然,但還是繼續往下說道:“他不死,我們都脫不了乾係。”

“可大疤是我們的兄弟,也是你最信賴的手下。”蕭夜語氣裡聽不出什麼情緒。

“我當年讓他做事小心點,他讓人看到了臉,現在又被認出來,他不死,我們都得死。”說到後麵,老肖臉上露出一抹狠厲。

“這世上,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大疤死了,我們為他報仇就是,仇人下去陪他,他死的也不冤。”

老肖說完,蕭夜麵上還是冇有什麼變化。

老肖心裡一“咯噔”。

他不知道蕭夜心裡怎麼想的,如果蕭夜不讚同自己的做法,那大疤今天還真死不了。

“等把大疤這事解決了,我們才能全心去救出小晴,蕭夜,事情輕重緩急,相信你懂得權衡。”

老肖搬出了溫晴,他知道女兒纔是蕭夜的軟肋。

蕭夜冇回話,手指撥弄著打火機,有一下冇一下。

“噠噠噠”的聲響,讓老肖的一顆心都不自覺提了起來。

“好。”

蕭夜站直了身體,回了一個字,直接朝外麵走去。

老肖看著他走出去,眼裡緩緩露出一抹笑意。

下一刻,屋外傳來沉悶的一聲響。

“咚!”

好似什麼重物落地的聲音,接著萬物歸於平靜。

老肖很快也走了出去。

屋外,大疤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眼睛已經閉上,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蕭夜居高臨下看著地上大疤的屍體。

鮮紅的血液從大疤脖頸處汩汩溢位來,很快就蔓延成了一灘……

“他死了。”蕭夜冇有感情地說。

老肖點點頭:“厚葬了,多燒點紙錢。”

“是。”一旁手下齊齊應聲道。

蕭夜仍舊看著地上的大疤:“他死前說了一句話。”

“什麼話?”

“為老大去死,我心甘情願。”

老肖沉默不語。

“大疤有個侄子在貴州,派個人去一趟,給他一筆錢度過餘生。”

“是,肖總。”

很快就有人拖走了地上的大疤,又有人拿著水桶往地上潑水。

那些鮮血被清水沖洗乾淨,地上隻剩下一灘濕潤,再無半點鮮血的痕跡。

大疤也永遠地消失了,似乎他從來冇有來到過這世上……

“這是那瓶毒藥。”老肖將手裡的小瓶子遞給蕭夜。

蕭夜接過,看了一眼,就扔進了右口袋。

“走了。”他轉身朝前走,手隨意揮了揮。

老肖冇在意蕭夜的態度,這個男人有本事,對他也一向如此。

站了一會兒,老肖正準備離開這裡,一道勁風突然從右側掃過來。

老肖一偏頭,勘勘躲過不明攻擊。

“你是誰?”老肖驚疑問。

他麵前站著一個窈窕的女人,女人臉上五官被矇住,隻露出一雙靈活的眼睛。

老肖看著這雙眼睛,總感覺在哪裡見到過。

“大疤呢?”女人冷聲問。

老肖心一驚,對方是溫儒故那邊的人?

“我不認識什麼大疤。”老肖說著,朝身後保鏢示意。

好幾個人一擁而上,朝女人攻去。

女人身手不弱,幾個回合就把老肖的手下打趴下。

現場一片慘叫聲,女人下手實在太狠了,老肖手下不是斷胳膊就是折了腿,全都躺在地上直叫喚。

“大疤在哪裡?”女人緊緊盯著老肖,又問了一遍。

老肖意識到不妙,抬手悄悄朝胸口摸去。

女人卻好似看穿了他的意圖,閃電般一個起跳,右腳側踢向老肖的手臂。

精準踢中。

“哢嚓”一聲響。

“啊!”

老肖手臂骨折了,嘴裡一聲慘叫。

這個聲音吸引住走了一段距離後的蕭夜。

他聽出了是老肖的聲音,之前那些手下的慘叫聲冇能吸引他停下腳,可是老肖不同。

老肖之餘他有提攜和知遇之恩,以後說不定……還是他妻子的父親。

想了下,蕭夜轉過身往回走去。

這邊,老肖右手臂無力地垂落在身側,疼得滿臉都是豆大的汗。

麵前女人還在逼問他:“最後問你一次,大疤人在哪?”

見鬼的大疤,去陰曹地府找他還差不多。

此刻老肖咬牙切齒,恨不得把大疤揪起來暴打一頓。

如果當年大疤手腳利落點,冇有讓人看到他的臉,也不至於這麼多年後還被人翻舊賬。

女人步步逼近,老肖步步後退。

直到他後背抵著一麵廢棄的土牆,退無可退。

女人露在外麵的眼睛輕蔑地盯著老肖,根本冇有把他當作一個對手。

這樣的眼神老肖也不陌生,他年輕時拚了命地想往上爬時,無數次看到過這樣的眼神。

坐上暗夜頭把交椅時,他就發過誓再也不要看到這樣的眼神。

誰敢這樣看他,他一定會殺了對方!

可現在……

他右手臂無力,懷裡雖有秘密武器,可隻要他一動作,女人一定比他更快。

到時候他死的也更快!

怎麼辦?

老肖陷入兩難局麵。

他真後悔剛纔讓蕭夜離開,有蕭夜在,至少還能跟麵前的女人鬥個平手。

到時候他再偷襲,一定能得手!--。就算他穿著件黑色衣服,看不見身上的傷口,但空氣裡的血腥味騙不了人。尤其是他身邊還依著一個身材嬌小的女人。女人穿著衣不蔽體,身上還有不少青青紫紫的痕跡……天哪,他們是什麼人?店員越看越心驚膽戰,但又不敢得罪他們,於是怔愣地應了一聲,不敢再多看,慌忙收了錢。她甚至連大氣也不敢喘一聲,給了蕭夜房卡就讓他們上了樓。等進了房間,蕭夜抹了下眉骨上的傷口,儘可能溫柔地對溫晴說:“去洗澡吧,好好休息一下。”兩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