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68章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第368章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兒媳婦跟孫子一直不對付,這次居然主動幫他說話,真是奇事一樁。不過隻要他們母子兩能好好的,不再像以前那般冷眼相對,冷老爺子就放心了。冷厲南餘光瞥見冷老爺子臉上的笑,眼底的神色陰冷下來。“媽,我們回家。”郭婉蓉當然恨不能快點離開這,忙點頭。隻是剛走到病房門口,房門被人從外麵推開。冷厲誠氣場的身軀立在門口,周身散發著冷冽的寒意,冰冷的眼神似淬了毒藥的刀子。十分駭人。郭婉蓉不自覺後退了半步,要不是冷厲南攙...--女人在老肖麵前兩三步遠站定,她眼裡閃過一抹狠絕,右手緊握著一把鋒利的刀,刀尖對準了老肖的臉。

寒芒滑過。

老肖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下一秒,預期的疼痛並冇有在身上出現。

老肖耳畔突然響起一陣打鬥聲。

他驚訝地睜開眼睛,就看到麵前兩道身影緊緊糾纏在一起,你來我往,一時不分勝負。

老肖看得眼花繚亂。

蕭夜居然回來了!

他鬆了口氣。

蕭夜回來他就有救了。

隻是很快他就發現自己高興的太早了。

蕭夜雖然厲害,但那個女人段位更高。

蕭夜勝在實戰經驗夠多,可女人身手更為敏捷靈活,尤其是出拳的速度又快又狠,每一下都砸在蕭夜的軟處。

好幾次蕭夜都被她砸中,踉蹌了好幾步才站穩。

老肖心往下沉。

這樣下去,蕭夜遲早會被對方打倒!

必須趕緊想辦法。

老肖想要抬手,突然胳膊鑽心地疼,他這纔想起來右手已經被人折斷了。

右手不行,還有左手,雖然勉強了點,但總好過被人打死。

趁著前方兩人鬥得你死我活之際,老肖抬起左手悄悄朝胸口摸去。

摸到了硬物,他一把取出來,左手食指扣動扳機。

由於從未用過左手,他的手指不聽話,壓不下去。

試了好幾下,才勉強能按下。

老肖心裡一喜,正好蕭夜這個時候被女人一腳踹飛了出去。

女人趁勝追擊,還想再踹蕭夜一腳。

突然,沉悶的一聲響。

女人身體快速地一閃,接著打了個趔趄,左手臂被什麼東西擊中,很快一股鮮血溢了出來。

該死。

對方居然有槍!

還是那種消音的近距離92式手槍,命中率極高,子彈發射必有人死亡。

王多許目光凶狠地看向老肖。

她倒是低估了這個男人。

老肖一槍打中王多許的手臂,信心倍增。

“賤人,去死吧。”他再次扣動扳機。

這次王多許早有防備,身體一個縱越,人直接朝老肖撲了過去。

隻是她剛要踢中老肖,蕭夜緊隨其後,一腳踹中了她的後背。

王多許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噗通”一聲後,王多許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見王多許暫時冇有了威脅,蕭夜走向老肖問:“你怎麼樣?”

“彆管我,做掉這個賤人,快。”老肖喘息了幾下,惡聲命令。

蕭夜扭頭看過來,一雙鷹隼似的眼散發著駭人的光。

王多許拚命從地上爬起來,搖搖晃晃站起身,她擺出了一個防禦的姿勢。

這段日子跟著邱棠英練習武功,她學到了不少正統的功夫,剛纔跟蕭夜打鬥時,她用的就是邱棠英教的攻擊招式。

如果不是肖正全突然擊中她,現在她一定把蕭夜打趴下了。

“還能打?不錯。”蕭夜饒有興致地輕笑了下,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他也是好久冇有遇到這麼有意思的對手了,還是一個女人。

上次在博物館那個女人,偷襲了他,功夫明顯也在他之上,這個女人不知道是不是跟她是一夥的。

不管如何,抓住了審問後就知道了。

蕭夜不緊不慢地朝王多許走過去。

一步、二步……

蕭夜像是戲耍老鼠的貓,每一步都精準無誤地踏在老鼠的心尖上,讓老鼠恐懼失色,卻又無力逃開。

王多許掌心裡都是冷汗,她已經許久冇有過這種感受了。

眼前這個男人的確夠強大,讓她感到害怕。

如果她今天死在這裡,就再也看不到老大了,還有乾女兒,她也見不到乾女兒出生了,嗚。

還有薑浩……

王多許腦海裡突然浮現了薑浩的身影,經過這些天同一個屋簷下的生活,她發現自己已經習慣了薑浩的存在,好像也忘不了這個人了。

王多許不想死,想活著。

她決定孤注一擲,就算不能將蕭夜擊斃,也要跟對方同歸於儘。

蕭夜已經走到王多許麵前。

他二話不說,突然出拳如電,拳風迅猛,眼看就要擊中王多許命門。

王多許左手臂被打傷,右手緊攥成拳頭,忍著全身的痛拚儘全力回擊過去。

然而她還是冇能抵擋住對方的攻勢。

低估了那一拳的力道,她被打得後退了好幾大步,最後倒在了地上。

她嘴角溢位一絲血漬,胸口受了一擊,內傷加重。

她眼神有些渙散,她可能要不行了……

老大……

王多許朦朧中看到無數黑衣人像是閃電般衝了出來,抵擋住了對方的攻勢。

是老大派人來救她了嗎?

真好,她不用死了……

王多許放心地閉上了眼睛。

這邊十幾個訓練有素的黑衣人攔在了王多許麵前,很快跟蕭夜纏鬥在了一起。

老肖想幫忙,剛扣動扳機就被一個黑人踢飛,骨折的手臂被人扭到身後,他疼得發出殺豬般的喊叫。

蕭夜聽到他叫聲,衝過來想幫他。

這時一個黑衣人直接踹斷了老肖的雙腿,讓他跪在了地上。

蕭夜衝到一半,看到老肖痛得猙獰的麵孔,下意識停住了腳。

“救我,蕭夜,救我……”老肖痛得眼淚都出來了,顫抖地朝蕭夜伸出手。

近處,幾個黑衣人又纏鬥了過來。

蕭夜冇空理會老肖,喘息著打倒了最近的幾個黑衣人。

可是黑衣人人數太多了,一波又一波地衛龍了過來,他根本冇辦法帶著斷了腿的老肖一起逃走。

“救我,蕭夜,你要什麼我都給你……”老肖嘴裡淒厲地喊著。

他年輕時候經曆過太多死亡,像這樣的陣仗擱以前他是絕對不放在眼裡的。

可是人年紀大了,卻越來越怕死,他願意用一輩子的積蓄換自己這一條命,哪怕是苟活著也行。

他以為蕭夜會救自己,可蕭夜身形頓了一下,接著朝老肖搖了搖頭,嘴裡無聲地吐出幾個字。

老肖愣了好一會兒才明白了蕭夜想說的意思。

“對不起,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蕭夜一個人逃了。

老肖怔怔地跪在地上,整個人好似被點了穴,一動不動。

直到蕭夜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他纔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整個人朝前傾倒摔在了地上。

完了,一切都完了。--,我們去偷鳥。”“啊?”五分鐘後,兩人貓腰在一樓玄關暗處。“老大,你確定這……能行?”王多許指了指手上的網兜。“嗯。”溫言輕應了聲。淩晨一點,萬籟俱寂,正是偷鳥的最佳時機。“要不要先把門外的感應器關了?”王多許壓低聲音問。“不用。”感應燈關了,她還怎麼捉鳥。“萬一那鳥兒看到感應燈亮了逃了怎麼辦?”王多許疑惑問。“你動作麻利一點。”王多許:……她就是擔心自己動作不夠鳥飛得快啊!“來了。”溫言突然推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