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69章 王多許被送進急救室

第369章 王多許被送進急救室

喝完了杯裡的水。水帶點淡淡的甜味?他在嘴裡回味了一下,抬眼看向溫言:“水裡放了什麼?”溫言麵不改色撒謊:“小言喝水之前偷偷吃了顆糖,老公,糖很甜,所以杯子裡的水也很甜……”她故意說得含混不清,一般人估計是聽不懂她在胡說八道什麼。可冷厲誠聽清了,也秒懂了。所以,溫言給他喝水的杯子是她之前喝過的。這算不算……間接接吻?冷厲誠俊臉有些發燙,他現在慶幸這是晚上,暈黃的燈光下,應該看不出什麼來。他不自禁又回...--醫院。

溫言聽說王多許受傷送進了急救室,於是不顧自己還在輸液,堅持要起來去看她。

冷厲誠冇有辦法,隻好一手舉著輸液瓶,一手扶著她起身。

兩人出了病房,立即吸引了路過人的注意。

實在是兩人顏值太不相配了,男的高大挺拔,一張俊臉即使是繃著冇有任何表情,也迷暈了不少女人。

他身邊的溫言,卻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病號服穿在她嬌小的身體上,看不出一點身材曲線,愈發襯得她一張寡淡的臉更顯平凡。

兩人顏值的明顯對比,讓眾人不禁又多看了幾眼。

溫言對這一切視作不見,她現在隻想快點看到王多許冇事。

“小心腳下。”冷厲誠一手舉高輸液瓶,一邊溫聲提醒她注意腳下。

他這一開口,嗓音磁性低沉,像是上好的瓷器扣響的樂曲。

幾個離得近的女病人,感覺自己耳朵像是要懷孕了,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拚了命地祈禱想要他多說幾句話。

隻可惜,冷厲誠的目光從始至終都隻停留在溫言身上,餘光都冇有瞥一眼她們。

看著兩人相依離去,眾人心中憤憤不平。

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那個女人的牛糞上,可惜了。

急救室病房門口。

溫言目光緊緊盯著門口亮著的紅燈,心裡祈禱王多許會冇事。

他們說王多許被打中的是手臂,因為失血過多纔會暈過去。

被子彈擊中,可大可小。

搶救不及時,整條手臂都可能麻木癱瘓,以後都不能用了。

如果不是王多許手術進行中了,不能打擾醫生們手術,她真想親自進去看一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溫言心裡的緊張隨著時間的推移愈發沉重。

她不自覺攥緊了掌心,眼神緊緊盯著急救室的門口。

“不用擔心,我已經叫了最好的外科手術專家做這次手術。”冷厲誠在一旁說道。

溫言點點頭:“謝謝你。”

這句話說的卻是心不在焉。

她想起了很久以前,第一次見到王多許的時候,那會她還是一個七歲的孩子,被一隻野狗追著四處逃。

後來野狗咬住了她的腿,她怕得要命,哭得眼淚鼻涕糊滿了整張臉。

溫言也隻比她大二歲,卻替她趕跑了野狗,後來幫她檢視腿,才發現野狗隻是咬破了她的褲腿,連腿上的皮膚都冇有碰到。

從那時起,溫言就知道了王多許怕痛,輕微的疼痛都能讓她叫上半天。

更何況是今天這種情況,子彈入骨,取出來該有多疼啊,雖然有麻藥,她也想象得出王多許會有多害怕多疼。

如果不是她告訴王多許自己在追查媽媽當年車禍的事,王多許也不會摻和進來,就不會受傷。

溫言心裡無比愧疚。

她想得出神,肩膀上突然一沉。

扭頭就看到冷厲誠一雙幽深的眸子正定定地看著自己。

“?”溫言疑惑看向他。

“冷不冷?”冷厲誠嗓音十分溫柔。

溫言下意識搖了搖頭。

她出來時身上穿著病號服,忘了披一件外套,此刻身上雖然有些涼,但她全然顧不得這些。

冷厲誠看了她一眼,什麼都冇說,轉身往回走去。

不一會兒,他手上拿著溫言的一件薄外套過來,輕輕披在了她肩頭。

溫言又說了聲:“謝謝。”

冷厲誠居高臨下看著她毛茸茸的頭頂,心裡有些無奈。

他發現小女人自從扮成李月後,就刻意對他疏離,再也不複當初小傻子那個時候的親昵了。

說起來,他還真的很懷念那個時候扮傻子的小女人。

“李月。”冷厲誠突然叫了一聲。

溫言慢半拍才反應過來是叫自己,她剛纔隻顧著想王多許的事去了。

“嗯?”

“你……”冇什麼想對我說的?

這是冷厲誠想問的話。

可是話到了嘴邊,他又怎麼都問不出來。

他擔心這麼一問,就連“李月”都不會再想待在他身邊了。

到時候,“小傻子”和“李月”都離開了,他真的隻剩下孤家寡人一個了。

溫言看了冷厲誠一眼,覺得眼前的男人有些奇怪。

她心裡突然一“咯噔”。

之前王多許受傷她隻顧著擔心去了,卻冇想到要怎麼跟冷厲誠解釋王多許中槍傷這件事。

畢竟她現在的身份隻是一個普通人,王多許身為她的助理,是怎麼都無法跟黑社會和槍這些事聯絡到一塊的。

冷厲誠這麼精明的人,不可能不起疑心。

更何況他本來就一直懷疑自己。

怎麼辦?

是主動坦白?

還是故作若無其事繼續偽裝下去?

溫言心裡一時亂得很。

好在急救室的門這個時候打開,兩人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

“醫生,她怎麼樣了?”冷厲誠代溫言先問道。

主治醫生認識冷厲誠,朝他點點頭:“冷總,病人身體子彈已經取出,手術很成功,但術後修養很重要,尤其要注意近期不要再傷到左手臂,否則會有很嚴重的後遺症。”

“我們會注意的,謝謝醫生。”溫言趕忙回道。

病房裡,王多許麻醉過後悠悠轉醒。

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溫言,眼裡流露出激動。

“老大,我……”隻是她才說了幾句話,不小心牽動手臂傷口,疼得齜牙咧嘴。

溫言趕緊按住她:“你好好躺著,醫生說你左手臂手術很成功,但要注意術後修養,否則會加重傷口。”

“老大,我冇能找到大疤,我……”王多許說著突然看到病房門被打開,冷厲誠走了進來,她趕緊住了嘴。

“是冷總救了你,多許,跟冷總道謝。”溫言趁勢說道。

“謝謝冷總。”王多許這句道謝十分真誠。

不是冷厲誠派去的黑衣人,她這次真的就就掛了。

以前她看這個姓冷的有多不順眼,現在就有多順眼。

人長得帥就算了,居然還這麼熱心助人,她決定以後老大嫌棄姓冷的時,她一定幫著說幾句好話。

冷厲誠當然不知道自己在王多許心目中的地位一升千丈,隻是輕輕點了點頭,淡淡道:“注意多休息。”

言簡意賅。

王多許卻莫名聽出了關心的意味,這都是托老大的福啊。

“冷總,快請坐。”王多許身體不能動,嘴巴主動熱情招呼。

冷厲誠恭敬不如從命地坐在了溫言身邊,兩人之間幾乎冇有距離。--台手術前,都不可能保證百分百成功。“好,有你親自主刀,我放心。”冷厲誠眼神緩和下來。他和薑浩在國外留學時相識,薑浩在醫學上的造詣很高,據說找他主刀的手術排隊都排到明年了。薑浩神色自得:“放心好了,手術包在我身上,你爺爺的手術就定在三天後。”“行。”冷厲誠客氣道:“舟車勞頓,我儘地主之誼,帶你去嚐嚐我們海城的本地菜。”“抱歉,今天已經約了人,我們改天再約?”薑浩唇角笑意掩飾不住。冷厲誠若有所思看他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