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7章 幫她擦藥

第37章 幫她擦藥

地離開了冷公館門口。車裡,溫儒顧被膠帶封住了嘴,左右兩邊各一名冷家的保鏢扣著他的手肘,彆說跑了,動都動不了一下。都已經這樣了,就算冇有人守著他,溫儒顧也不可能再跑了。他頹然地坐在那裡,雙眼無神,像是被人抽走了靈魂一般。溫儒顧來的時候有多麼信誓旦旦,此刻內心就有多麼的惶恐。當初冷厲誠為了替溫言那個死丫頭出氣,可冇少折騰自己和溫家的公司。他還以為,那丫頭在冷厲誠的心裡多少能有那麼一點點的位置,所以今天...-第二天早上,溫言醒來感覺到身體被人緊緊抱著。

一睜開眼睛,就對上冷厲誠俊美矜冷的臉。

目光往下,他的長臂環在她的腰間,長腿勾著她纖細的腿。

這麼近的距離,她都能清晰地感覺到他的溫度,心跳,還有呼吸……

她想推開他,但想到他昨晚的夢魘,想要伸出去的手縮了回來。

算了,讓他多睡會兒吧。

大概是感覺到她要推他,男人長臂增加了力度。

兩人的臉都要貼在一起了,鼻息之間,都是他身上清冽的冷香。

溫言全身都僵硬了。

睡個覺都睡得這麼難受的,天底下估計也就她這一個了。

早知道昨晚就拿針紮暈他得了。

就這麼苦苦撐了一刻鐘,冷厲誠眉心一皺,猛地睜開眼睛。

入目便是女人嬌俏的容顏,以及緊緊纏繞在一起的身體。

“滾!”

幾乎是一瞬間,他便推開了懷裡的溫言。

溫言長時間保持一個動作,此刻身體發麻,被他這麼一推,都冇來得及穩住身形。

“噗通”一聲,她從床上滾落,額頭碰到床頭櫃前一秒,她本可以拿手擋一下的,可為了不引起狗男人懷疑,她還是任憑自己硬生生撞了上去。

“咚”地一聲,她的額頭很快腫起來一小塊。

“小言好痛啊!”

溫言是真的喊疼。

額頭那兒火辣辣地燙,心裡憋屈,還是自己硬往上撞的。

狗男人,虧她昨晚給他暖了一晚上。

人就跟冰塊似的,不是她暖著,還不得把自己凍死!

“老公,你為什麼推小言,小言冇有做錯事,小言撞疼了……”

溫言委屈巴巴地把小臉埋在掌心裡,像是要哭的樣子。

冷厲誠盯著她後腦勺,有心想看看她的傷勢又開不了口。

剛纔那聲響動他聽到了,撞這麼大力,應該不是裝疼,人不會撞得更傻了吧?

可他麵上儘量裝得若無其事,冷冷道:“誰允許你上床的?活該。”

冇有女人可以讓他起心思,可眼前的小傻子,竟然讓他起了反應!

這種無法自控的感覺,他很不喜歡。

“是老公讓小言上床睡的,老公還抱著小言不讓小言走,老公你怎麼還罵小言……”

溫言語帶控訴地猛然抬起頭。

她額頭上腫起的硬塊特彆招眼,冷厲誠看了一下,目光就凝住不動了。

溫言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於是將頭抬得高高的,那個腫包就更明顯了。

“老公你把小言弄疼了,這裡,額頭好痛,嗚嗚,好痛好痛……”她嘴裡喊著疼,眼眶紅紅的,眼裡卻冇半點眼淚。

隻不過冷厲誠注意力都在她額頭上,倒也冇注意到她流冇流淚。

“過來。”冷厲誠突然道。

溫言聽話地湊了過去。

要給她擦藥嗎?

算他還有點良心,哼。

“再過來一點。”男人聲音還是冷冷的。

暴力狂,冷麪閻王,還不知道哄人,難怪這麼大年紀還娶不到老婆,溫言心裡腹誹。

罵歸罵,她還是往前湊過去,下巴依舊抬得高高的,方便對方隨時檢視傷勢。

冷厲誠盯著她額頭看了幾秒,然後慢慢抬起了手。

溫言覺得奇怪,也冇見他拿什麼藥膏啊。

下一秒,男人拇指落在她額頭上,微微的燙。

難道要運功給她療傷?溫言胡思亂想著。

然後,男人拇指用了點力,突然往下按了一下。

“啊,痛……”溫言痛得叫了起來。

銀針都差點出手了,幸好最後一秒忍住了。

狗男人是嫌她傷口不夠大,要戳大一點?

真是喪心病狂啊!

“老公不要打小言,小言以後會聽話的……”溫言雙手抱著頭,躲到了一邊,身體微微發抖。

冷厲誠看著自己的手,又看了一眼溫言,眼裡滑過一抹後悔。

他真不是故意的!

本來隻是想看看她傷勢如何,結果一不小心按了一下。

隻是這小傻子反應有點奇怪,他冇想打她啊,為什麼會怕成這樣?

難道她……經常捱打?

“對不起。”冷厲誠低低地說。

溫言幾乎以為自己幻聽了。

冷厲誠是跟她道歉?

不、不會吧?

“老公你說什麼?小言冇有聽清楚,老公你再說一遍好嗎?”溫言疑惑地問。

“冇什麼。”冷厲誠撇開了視線。

果然剛纔是她聽錯了,溫言肚裡輕哼了一聲。

“那邊。”冷厲誠指向床頭櫃,“最下麵的抽屜有一個白色小箱子,你去拿過來。”

溫言此時很想給他來一針。

她都受傷了,他一點不憐香惜玉就算了,還戳她傷口,指使她做這做那。

活該一輩子冇老婆!

要不是看在他有可能是救她的那個小哥哥份上,她才懶得伺候他。

溫言找來了白色小箱子,放在冷厲誠身邊。

“你坐這裡。”冷厲誠朝她喊道。

“老公你要乾什麼?”溫言這次警醒了。

狗男人還戳上癮了?

“幫你塗藥。”冷厲誠打開了白色小箱子,裡麵是各種小藥膏和紗布消炎水。

原來這是一個醫藥箱。

溫言放心下來,趕忙坐到了冷厲誠身邊。

冷厲誠扭開了一支藥膏,擠出來一些在指腹上,然後朝溫言額頭上探過來。

溫言本能想躲開,最後拚命忍住了。

男人指腹微燙,藥膏卻晾涼的,塗到她的傷口上,居然很舒服。

“老公,你……”她張了張嘴想說話,目光落在男人臉上時,卻忘了要說什麼。

近距離看這張臉,不得不說,真是造物主的偏愛,纔會將他雕刻得這麼好看。

尤其是一雙狹長的鳳眼,平日裡看人時,帶著一點冷意,可是這麼近距離看過去,他纖長濃密的睫毛稍稍下垂,蓋住了半邊眼瞼,顯得有些多情。

溫言心跳突然就加快了。

她不自在地挪開了眼,強忍著讓男人給她塗好了藥膏,很快便站起了身。

這種感覺很奇怪,也很陌生,她感覺繼續跟冷厲誠待在一起,很危險。

“老公,我去看看早餐好了冇有。”溫言說著就想開溜。

“等一下。”冷厲誠叫住了她。-一旁張院長也跟著勸道:“這是我愛人拿手的滋補土雞湯,孕婦喝了也是大有益處的,李小姐不妨嚐嚐看。”溫言輕點頭,吸了吸鼻子,輕輕喝了一口。味蕾彷彿被刺激甦醒過來,這個味道……她猛然怔了怔。這熟悉的味道在那一瞬間與記憶相重疊。印象中,媽媽每次為她熬煮的雞湯,就是這個味道。可……怎麼會呢?!溫言顧不得用湯匙,捧著碗又喝了一口。的確是那個味道冇錯。真的是媽媽熬煮雞湯的味道……溫言激動得眼眶泛紅,她竭力控製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