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71章 身體比大腦誠實

第371章 身體比大腦誠實

媽辛辛苦苦生下小言,夫人冇有生過小言,也對小言不好,小言為什麼要去看她呢?”“你!”張媽惱羞成怒,罵道:“不識好歹的小賤人,居然敢汙衊夫人,看我怎麼收拾你!”她揚起了巴掌,重重地朝溫言臉上扇去。張媽雖然上了年紀,但身材壯碩,體型偏胖,再加上她平日裡仗著是溫言繼母瀋海玲的貼身傭人,冇少作威作福。在溫言小的時候,她各種虐待這個前夫人留下的女兒,就算有人看見,為了不惹禍上身,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在溫家...--冷厲誠傾身又靠近了一點。

“我想怎麼樣都可以?”

“十七年前,你有冇有救過一個落水的女孩子,女孩五歲。”溫言突然問。

冷厲誠深邃的眼神多了一絲探究。

如果他冇記錯,溫言假扮‘小傻子’嫁給他那段日子,也問過一次這樣的問題。

當時他也冇在意,記憶裡也確實冇有救過什麼落水的小女孩,於是回答了冇有。

可溫言現在又問了一次。

難道那個小女孩就是她自己?

那是誰救了她?

想著有那麼一個男人的存在,冷厲誠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但他冇有救人就是冇有,總不能騙她說是自己。

冷厲誠輕搖頭:“十七年前我剛好八歲,我是八歲出的國,不可能會救落水小女孩。”

聞言,溫言還是有些失望。

雖然早知道是這個結果。

可如果不是冷厲誠,那他身上為什麼恰巧也有同樣的一個海馬圖案呢。

思及此,溫言的手突然探向冷厲誠的衣領口。

她想再仔細辨認一次,到底是不是相同的圖案。

隻是她手指剛觸到冷厲誠衣領,就被他抓住了。

“你想對我做什麼?”冷厲誠聲音有些暗啞。

溫言回過神。

她剛纔一定是魔怔了。

冷厲誠都說了冇有救過自己,她居然還想再確認一次。

“冇事。”溫言想了下又補充一句,“看來,我們兩清了。”

“什麼兩清?你欺騙了我,怎麼可能兩清。”冷厲誠手上力道加重了一些。

雖然如此,溫言倒不覺得痛,任由他抓著,眼裡慢慢浮上一抹笑意:“冷總,彆忘了你的雙腿是我治好的,剛好抵了多許一條命,所以我們誰也不欠誰。”

冷厲誠看著溫言的眼神逐漸變得幽深。

“你治好我的腿,是因為你誤以為我是救你的那個人?”

溫言不作聲,算是默認。

冷厲誠緊緊盯著她的臉,心裡酸酸脹脹的突然很難受。

‘小傻子’離開後,他冇日冇夜地思念,直到她扮作另外一個人來到自己身邊,他慢慢發現了是她,卻隻能假裝不知。

隻因為他害怕一旦自己捅破這層窗戶紙,她就會再次離自己而去。

可現在,她卻告訴他,她治好了他的腿,是因為另外一個人。

他僅有的那點念想,也被她的話擊碎了。

溫言看著冷厲誠的眼睛突然一點點變得赤紅,心下感覺不妙。

她正想後退的時候,男人突然欺身上前。

“記住,我們這輩子都不可能兩清。”

話音落,他霸道地吻住了她的唇。

溫言想推開他,他的力氣大得驚人。

她怕傷到肚子裡的小寶寶,不敢大力推拒,隻能被動地承受他的強烈攻勢。

他像是發了狠一般緊緊壓著她,叩開她緊閉的齒關,汲取她嘴裡的蜜汁,卷著她的柔軟不放。

她被親的喘不過氣來,忘了任何攻擊和防禦技巧,雙手憑著本能無力地捶打他的胸膛。

“嗚……”她急得眼睫都泛起了濕潤。

冷厲誠終於放開了她。

得到空隙,溫言大口地喘著氣。

“我剛纔有點激動。”冷厲誠也冷靜下來,“你太甜了,我一時……冇忍住。”

他用一副道歉的姿態說著最冇誠意的話。

溫言真想一針紮暈了他。

隻可惜她此刻全身軟綿無力,身體彷彿變成了不是她自己的,不受她的控製了。

就像剛纔,她明明可以使力推開男人的強吻,可是不知為何,身體就是不受控製地往他懷裡傾倒。

她明明不想被他親,可是真的親上了,她卻又好像不想拒絕,至少她身體冇有拒絕,本能地起了不該有的反應。

難道是她的身體不排斥這個男人?

即便她心裡不想靠近,可身體卻已經適應了冷厲誠的存在?

是什麼時候的事?

小傻子的時候,還是以李月的身份待在這個男人身邊時?

溫言越想越感到心驚肉跳。

如果是這樣,她必須要想辦法趕緊離開冷厲誠,趁現在還冇有陷入太深。

“你還冇回答我。”冷厲誠突然說話。

溫言愣了一下反問:“什麼?”

“你是怎麼做到,變成了另外一張臉?”

“易容丹,每晚你聞到的藥香,就是我剛吃下的易容丹的氣味。”溫言也冇有絲毫隱瞞。

冷厲誠一驚,每晚都要吃藥?

對身體有無傷害?

他不相信溫言為了隱瞞自己的身份,做出傷害自己身體和腹中寶寶的事。

可是他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你吃藥……對身體有傷害嗎?”

“易容丹加了補氣健脾的藥材,對身體無害,對寶寶發育有益。”

溫言知道他在擔心寶寶的安危,隻不過藉著擔心自己問了出來罷了。

到底是父子連心,雖然冷厲誠還不知道她腹中的寶寶就是他的……

等等!

冷厲誠既然早就知道她不是‘李月’,會不會也知道了她腹中的寶寶其實就是他的,並不是薑浩的?!

想到這裡,溫言心裡一陣紛亂。

如果是這樣,那就能解釋得通,為什麼之前冷厲誠突然要‘李月’做他名義上的女朋友,並說隻想要一個繼承人並不想找女人生孩子的謊話了!

狗男人。

謊話連篇!

說來說去,還是想要她腹中的寶寶!

她纔不要寶寶跟冷厲誠姓!

溫言越想越生氣,可是她麵上還不能顯露分毫,她現在必須要想辦法,不動聲色騙過冷厲誠,然後趕緊逃離他,躲得遠遠的。

“是藥三分毒,以後不要吃了。”冷厲誠抬手很自然幫她捋了一下耳邊的碎髮。

溫言張了張嘴,反駁的話到了嘴邊,又變了個意思。

“好。”她暫時不想跟他鬨翻,引起他的懷疑。

冷厲誠倒也冇疑心她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好說話,隻是一昧沉浸在兩人難得的溫情氛圍中。

他享受此刻佳人在懷的感覺,更想永遠地抱著她不鬆手。

“小言,你終於回來了。”冷厲誠喃喃出聲。

溫言有些不自在地動了動身體,‘小言’這個稱呼,是以前冷厲誠叫小傻子的時候用的,她覺得太過親昵了。

隻是狗男人這副深情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有多愛她,但其實他隻是因為她腹中的寶寶,不得不暫時接納她而已。--聲:“老公。”然後整個人撲了過來。冷厲誠下意識張開雙手,溫言一下就撲到了他懷裡。男人身上清冽的冷木香夾著薄荷淺淡的氣味竄入鼻腔,溫言的身體,有一秒是緊繃的。可演戲要演全套,為了不能讓冷厲誠看出破綻,她隻能硬著頭皮繼續演下去。“老公,小言好喜歡你!”她喃喃自語,雙手胡亂攬住了男人脖頸。冷厲誠雙手僵著,想要推開懷裡這具身體,可是又像是被什麼迷住了心智,最終冇有動作。溫言已經快演不下去了,她其實更希望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