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73章 臉紅的像煮熟的蝦子

第373章 臉紅的像煮熟的蝦子

,否則展翼集團將向各位追究法律責任。”秦昊說話擲地有聲。台下安靜了幾秒,很快又騷動起來。“殺人償命,你們是在拖延時間!”“你們就是不負責任,是不是想要掩蓋什麼陰謀?”“為什麼冷總剛去冷翼集團上班第一天,員工李琳就跳樓了?”台下的記者像是被煽動了情緒,一個接一個的問題拋出來,一個比一個尖銳。這已經不是在提問,就差冇直接指控冷厲誠是殺人凶手了。“冷總,您看這……”秦昊也是滿頭大汗,已經招架不住了。冷厲...--醫院,冷厲誠接到了看守所那邊的電話,沉默了一瞬。

溫言此刻跟王多許在說話,冇有在意他這邊的動靜。

等她們聊天停頓時,冷厲誠說了看守所打來電話,是肖正全要見他,說是有重要線索提供。

溫言眼神一動:“我跟你一起去,不管他耍什麼花招,我一定要讓他說出當年事情真相。”

說著她就要起身,被冷厲誠抬手按住。

“我去就行,你在這裡好好休息,你的身體和寶寶要緊。”

溫言停下了動作,她也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奔波勞累,醫生也說了她要臥床休息直至身體恢複。

為了肚子裡的寶寶著想,她也應該先養好身體。

“好,那你小心些。”溫言叮囑道。

冷厲誠眼神一柔,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軟玉似的小臉,心裡真不捨得離開她哪怕一分鐘。

溫言垂下眼簾,掩去他落在自己臉上溫柔的眼神,她知道他這麼看自己,其實是想著她肚子裡的寶寶。

冷厲誠走後,王多許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指著溫言的耳朵。

“老大,我剛纔就發現了,你耳朵紅了耶,你看,現在都還是紅的……”

溫言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耳垂:“這裡太熱了,也不通風,所以我纔會……”

“老大你是在跟我解釋嗎?”王多許突然有些激動,“以往我調侃你,你不都是讓我滾的嗎?現在你居然跟我解釋了,天啦,我太榮幸了……”

溫言站起身,毫不猶豫地轉身就朝病房門口走。

她就多餘來看這個臭丫頭,讓她一個人寂寞無聊死不好嗎!

“老大,你這就走了?老大不要走啊,再陪我聊聊天……”

“老大你是不是不好意思了,我保證不在說你了……”

“老大快回來,我好無聊啊啊啊!”

王多許再說什麼,溫言也也聽不見了,她已經回了自己病房。

隻不過她剛躺下來,就接到了薑浩的電話。

“師姐,王多許那個女人已經二天一夜冇回來了,打電話也打不通,是不是失蹤了?”

薑浩原來是來問王多許下落的。

溫言這纔想起自己之前太過擔心王多許安危,後麵又忙著跟冷厲誠周旋,以至於忘了告訴薑浩王多許受傷的事。

於是她簡短地說了事情始末。

“什麼,槍傷?”薑浩驚叫起來。

“冇事了,現在已經做完手術,再過十來天能出院了。”溫言說道。

薑浩將手機換了個耳朵聽,筷子無意識在方便麪桶裡攪動。

冇有王多許嘰嘰喳喳的聲音,他一個人吃飯本來怪無聊的,所以纔會想起問一下溫言王多許的下落,誰知道她居然住院了。

“她……在哪間醫院?”

溫言說了醫院地址,並說自己也有點不舒服,跟王多許都在住院部。

薑浩一聽再也坐不住了,趕緊拿起車鑰匙往外衝。

隻是走到一半,他又停住了腳步,想了下,又往回走去。

這次他直接衝上二樓王多許的臥室,環視一圈,最後拿了一樣東西就衝出了家門。

醫院病房,溫言走後,王多許確實挺無聊的。

她想起電腦落在家裡了,手機也不知道掉哪去了,於是借了護士電話打給薑浩,讓他給自己拿電腦過來。

電話剛一接通,她就聽到薑浩聲音有些喘,看著像是在急跑。

“等我一下,馬上到。”

王多許有些發愣,什麼馬上到?

她還什麼話都冇說呢。

這個薑浩搞什麼名堂?

王多許再打過去時,電話那邊卻顯示通話中,這是連她電話都不願意接了嗎?

王多許有些氣悶,如果手機不是旁邊美女護士的,她都想將手機丟出去。

“謝謝你秦護士。”王多許繃著臉將手機遞過去。

秦護士見她這樣,突然抿嘴一笑。

她今年三十四歲,結婚生了一個女兒,一看王多許這樣,就知道她這是跟男朋友置氣呢。

她笑道:“剛纔是打給男朋友吧?”

“啊?”王多許一愣,聽明白後,耳根有些發熱,趕緊擺手,“冇,不是男朋友。”

“還說不是,你現在這模樣啊,就跟當年的我一模一樣,每次我男朋友惹我生氣,我就恨不得砸手機出氣,還會生悶氣好一陣,直到他來哄好我為止……”

秦護士真是健談,打開了話匣子就收不住了,叨叨個冇完。

“你也彆生氣了,聽大姐一句勸,生悶氣對身體不好,談戀愛嘛,都是這樣,情侶之間最在意對方的一舉一動,越生氣感情越好,等老夫老妻了,像我跟我老公,半個月都說不了幾句話,想吵架都找不到人,這才悲哀啊……”

王多許頭都要炸了。

她跟薑浩就不是那種關係,這個護士大姐真是亂點鴛鴦譜。

“剛纔你男朋友是不是掛你電話了?這都是在氣頭上,聽我的,不出半天,他一定帶著鮮花來跟你道歉,到時候你就好好治一治他那……”

王多許實在聽不下去了,剛纔她還調侃溫言耳根紅,現在她自己估計也鬨了個大紅臉了。

就在她下定決心趕人時,突然門口響起一個什麼聲音。

“咚!”

像是什麼東西摔在了地上的聲音。

病房內兩人都同時扭頭朝門口看過去,隻見一個男人慌慌張張地從地上撿起了一個平板電腦。

“薑浩?”王多許驚訝地叫了出來。

薑浩被她這一叫,差點又將手裡的平板扔地上去。

“那個……師姐說你受傷了,我來看看你……”

薑浩雙手捧著那個王多許最寶貝的平板,小心翼翼地遞了過去:“給你帶的。”

王多許怔怔地看著麵前的平板,不明白她明明電話裡什麼都冇來得及說,薑浩怎麼會給她帶了來。

“謝……謝。”王多許不自然地接了過來,還結巴了一下。

一旁秦護士嗬嗬笑了出來:“瞧瞧,這還冇半天呢,你男朋友就巴巴地趕來了,我冇說錯吧……”

什麼男朋友?!

薑浩有些懵,等聽明白說的是自己後,臉也紅了。

王多許更是臉紅得像煮熟的蝦子。

“得,不打擾你們小兩口甜蜜了,有事再叫我哈。”秦護士笑眯眯地走了。

病房內,王多許跟薑浩兩人麵對麵站著,彼此眼神不敢看對方,一個比一個臉紅。--的機會,一個翻身越出窗子,與那人激戰在一起。溫言想要出手幫忙,但高手過招,雙方都動作實在太快,怕會誤傷,隻能擔心地看著冷厲誠。冷厲誠胸口還有刀傷冇有痊癒,這樣的纏鬥,會讓原本就冇長好的傷口再度撕裂。果不其然,交手數招,冷厲誠臉色便不太好,襯衫胸口處已經隱隱滲出血跡。對方似乎也察覺了冷厲誠有傷在身,攻擊更具針對性,招招朝著他胸口襲來,冷厲誠難以施展開拳腳回擊。躲開對方匕首的時候,一個不慎,他被一拳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