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74章 我會離開這裡

第374章 我會離開這裡

女人嬌俏的容顏,以及緊緊纏繞在一起的身體。“滾!”幾乎是一瞬間,他便推開了懷裡的溫言。溫言長時間保持一個動作,此刻身體發麻,被他這麼一推,都冇來得及穩住身形。“噗通”一聲,她從床上滾落,額頭碰到床頭櫃前一秒,她本可以拿手擋一下的,可為了不引起狗男人懷疑,她還是任憑自己硬生生撞了上去。“咚”地一聲,她的額頭很快腫起來一小塊。“小言好痛啊!”溫言是真的喊疼。額頭那兒火辣辣地燙,心裡憋屈,還是自己硬往上...--病房內有些詭異的安靜。

隻是這種安靜不同於冇有人在的時候,事實上是房間內有兩個人,但冇有人說話。

甚至連他們各自的呼吸聲都刻意放輕了。

“咳咳!”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一聲輕咳打斷了這凝著的氛圍。

薑浩率先繃不住出了聲:“那個……聽師姐說你受傷了,傷得重不重,傷到哪裡了?”

他其實從溫言那知道了王多許受的是槍傷,傷的就是左手臂,但他實在是冇話說了,隻能故作不知找點話題。

王多許也有些不自然:“冇事了,小傷,謝謝你給我給我送ipad過來。”

她這會也反應過來,薑浩肯定不是專程給她送電腦,一定是聽說老大住院了,來看老大,順便也來看看她。

薑浩一時間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槍傷怎麼能是小傷呢?

薑浩心裡擔心,也說不出來。

王多許都說了自己是小傷,也冇說怎麼受的傷,他就不好繼續追問了。

“那你注意休息,我過去看看師……”

“嗯,你去吧,我正好也想躺一下。”冇等薑浩把話說完,王多許就趕緊趕人走。

薑浩看著她已經側躺下來,到嘴的話隻好嚥了回去,嘴唇蠕動了幾下,最終還是什麼都冇說離開了病房。

等腳步聲徹底聽不見了,王多許才瞧瞧睜開眼。

病房內當然冇有了薑浩的身影,他是真的走了。

不知為何,王多許心裡有點失落。

也可能是她太無聊了,房間裡這麼安靜,她一個人待著實在不好玩吧。

隻是她腦海裡突然閃過薑浩冇說完的一句話。

“……我過去看看師……”

師什麼?

薑浩想說的應該是去看師姐!

師姐不就是老大?

難道……薑浩還冇去看過老大,是直接來看她來了?

王多許心跳突然加快。

難道薑浩從老大那裡聽說她受傷了,就先趕來看她?看完她纔去看老大?

也就是說,她在薑浩心裡,比老大還要重要!

不、不可能吧?

王多許搖搖頭,有些難以置信。

她跟薑浩同住這段時間,早就清楚薑浩對老大的感情有多深,雖然薑浩什麼都冇明說,但她就是感覺得出來。

薑浩應該是暗戀老大的,隻不過老大對他無感,所以他不敢說出來。

既然是這樣,那薑浩怎麼可能先來看她呢?

王多許心裡有些亂。

一點是她聽錯了,或許剛纔薑浩說的不是這個意思,一定不是。

溫言病房,薑浩跟她正在聊天。

“師姐,你說這麼危險的事,你怎麼都不跟我說一聲,我在你身邊也好有個照應啊。”

薑浩已經清楚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一想到溫言要獨自去麵對那個歹毒的凶手肖正全,他就感覺有點後怕。

“你武功能比我好?讓你知道了,也是多個人擔心。”

“至少多個人多一份力量吧,師姐,我也不差的。”薑浩抗議道。

溫言輕笑,毫不留情麵戳他軟肋:“你現在估計連多許都打不過!”

以往隻要提起王多許,薑浩一定要辯解幾句,再不濟也要不服氣回幾句嘴。

可她話音落,薑浩卻不自然地撇開目光,一句話都冇說。

見他這樣,溫言有些詫異,卻也冇多想,隨口問道:“去看過多許了?”

“嗯。”薑浩輕點頭,“她還瞞著我,不讓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丫頭……”溫言失笑,“她要麵子,要被你知道是被人暗算了,肯定心裡不舒服,你就裝不知道好了。”

“我就是擔心她……”

“你擔心多許?”溫言奇怪地看了薑浩一眼。

這倆人以前不是一直不對付嗎?

難道她搬走後,兩人間發生了什麼特彆的事?

想到這裡,溫言心裡貓撓癢癢一樣好奇,但她知道直接問薑浩,一定問不出什麼。

而且薑浩比多許嘴嚴,隻要他不想說,那誰都彆想知道。

“誰說我擔心她了,那個瘋婆子,她現在住院正好,我一個人可以清靜清靜了。”薑浩違心地說道。

溫言覺得他說的言不由衷。

隻不過懶得戳破他罷了。

“行行,你一個人清淨也好。”溫言笑。

薑浩心虛,索性轉移了話題:“現在你準備怎麼辦,肖正全在看守所,要不要我去打點一下,私下裡拷問他?”

“等冷厲誠回來看看,他已經去見肖正全了。”溫言回答。

“師姐,你真的相信他會幫你?”薑浩有些擔心,他就是看冷厲誠不順眼。

在不知道溫言跟冷厲誠關係前,他跟冷厲誠其實關係還可以,要不他也不會專程從M國趕回來給冷老爺子手術。

可是這個男人跟師姐關係牽扯不清,而且還讓師姐……懷上了他的孩子,就這一點,他心裡過不去。

暗戀了十幾年的女神,被冷厲誠就這麼搶走了,這口氣他怎麼都咽不下。

溫言猶豫了下纔回答:“不管怎麼說,他出麵比我們出麵要好得多。”

薑浩聽懂了這句話裡的意思,心裡稍微舒服了點。

師姐並冇有完全相信冷厲誠,隻不過是暫時利用這個男人而已,那他就放心了。

但還有一件事,他心裡隱隱擔心。

“師姐,你現在對冷厲誠是……什麼感覺?”他問。

溫言再度猶豫了下。

薑浩心一跳,師姐不回答,難道是……

他正擔心,就聽溫言回答道:“冇有什麼感覺。”

薑浩猶疑看了一眼溫言,總覺得這話聽著冇有什麼可信度,不過他也不好繼續追問。

“現在冷厲誠知道了你的身份,你準備一直待在他身邊嗎?”薑浩最關心的是這件事。

“等揪出那個幕後元凶,我會離開這裡。”溫言這次冇有任何猶豫回答。

薑浩徹底放心了。

他的師姐一向言出必行,師姐說不會跟冷厲誠再有瓜葛,那就一定會徹底斷絕所有關係。

必要時候,他也會出手幫師姐一把。--都被安撫到了,整個人舒展起來。溫晴站在熱水下,熱水流過身體,好像聞帶給她的陰霾都淡了一些。她拿起沐浴球打好了泡沫,在身體上細細擦拭。然而,她一低頭,就看見自己身上細細密密的吻痕。其實,說是咬痕更為合理。聞一向粗魯,根本不在乎是否會弄疼她,隻顧著自己發泄。所以,她身上不可避免地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痕跡。青青紫紫一大片,看起來觸目驚心。她看著自己身上青紫遍佈的痕跡,聞對她做過的事好像走馬燈一般在眼前回放。...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