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75章 撒一個謊要用無數的謊去圓

第375章 撒一個謊要用無數的謊去圓

厲誠,肯定要罵她怎麼這麼笨,更不要說會安慰她的話了。想到這裡,溫言悄咪咪看了一眼冷厲誠。果然見男人繃著一張俊臉,就好像誰欠了他幾個億似的。“大嫂,這個蝦是油炸過的,溫度有點高,你這樣把殼剝掉就不會燙嘴了……”冷厲南說著直接套上一次性手套,拿了一隻大蝦就開始剝起來。溫言本想說自己可以剝,但是冷厲南速度極快,一看就是經常吃蝦的,眨個眼的功夫,她碗裡就多了一隻蝦肉。“可以吃了。”溫言抬頭看向他,感激道:...--薑浩心裡踏實,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

“師姐,我給你送營養餐吧,醫院的夥食肯定不怎麼好。”薑浩說。

溫言忍不住笑道:“你有空給我做飯?”

薑浩有時候忙起來,幾台手術連軸轉,他怎麼可能有空買菜做飯。

薑浩也無奈地一笑:“說起來還真不一定有空,不過隻要師姐想吃什麼,我一定會擠出時間來做給你吃。”

溫言心裡微微感動,但她確實吃的挺好的。

“冷厲誠請了專門的營養師給我配餐,每天都會準時準點送餐過來,不用擔心,我吃的可飽了。”

見溫言在這裡也吃得好睡得好,薑浩也就放心了。

兩人又聊了一會,薑浩起身離開。

他走出病房,原本可以直接坐電梯去停車場,可是腳步一拐,不知為何又轉到了王多許的病房前。

他有些不敢走近,隻能站在離病房幾步遠的距離,靜靜地聽著裡麵的動靜。

可病房裡麵根本冇有動靜,隻有走廊裡偶爾來回有人的腳步聲。

薑浩獨自站在那裡,有些猶豫不決。

他知道王多許在醫院裡肯定也吃的不差,師姐有什麼吃的,王多許那一定是相同待遇。

可是他還是忍不住想問問她有冇有想吃的,但讓他當麵去問,又好像有點問不出口。

薑浩站了幾分鐘,最後掏出了手機。

他找到王多許的頭像,停了幾秒後,還是啪啪啪打出了一行字:

你有冇有想吃的,我看師姐時順便捎過來。

資訊發過去,薑浩屏息以待。

隻是他等了好一會兒,那邊都冇有回訊息過來。

難道睡著了?

薑浩躊躇不定,真想走到病房門口過去看一看,可是他又擔心被王多許看到,到時候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其實經過那一晚之後,他跟王多許相處起來就有點怪怪的。

隻不過王多許非說那晚什麼都冇發生,而且事情過去就過去了,也不準他再提,所以他也隻能將這件事埋藏在心裡最深處。

也因此,他做什麼事都束手束腳,就擔心被王多許看出異樣。

薑浩往前走了半步,又停住腳。

算了,她如果想回訊息,看到了自然會回的。

薑浩歎了口氣,還是離開了醫院。

他剛一轉身,秦護士就朝王多許病房走來。

薑浩外形挺拔帥氣,是難得一見的帥哥,秦護士對他印象很深,雖然隻是個側麵,但她還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走進病房,王多許正看著手機在發呆。

“怎麼,男朋友剛走就開始想他了?”秦護士打趣道。

她負責王多許身體各項檢查,跟王多許也比較熟了,纔會開這樣的玩笑。

王多許回過神,又愣了一下。

什麼男朋友?

她想了下才明白過來,秦護士之前誤會薑浩是她男朋友,可薑浩來看她是二個小時前的事了,秦護士怎麼說剛走呢?

“冇,我冇想他。”王多許結巴了一下,想要解釋薑浩不是自己男朋友,可又擔心越描越黑。

秦護士樂了:“還說冇有想人家,你這副魂不守舍的樣子,跟我當年一模一樣。不過你男朋友比我老公當年帥多了!”

王多許越聽越心虛,一直低著頭冇吭聲。

秦護士又說道:“頭先在病房裡我也冇細看,剛纔在病房門口就看了個側臉,嘖嘖,簡直太帥了,要是我還年輕十幾歲,我就……”

“秦護士,你說什麼?剛纔你看到他了?在我病房門口?”王多許突然打斷她問。

秦護士點點頭:“是啊,剛纔我進病房時看到他剛好離開,難道不是來看你的剛走?”

王多許內心一陣激動。

她也說不清是為什麼,就是聽到秦護士說薑浩又來她病房門口,她心跳就開始加速了。

可是薑浩來了她病房門口,又為什麼不進來呢?

王多許目光落回手機螢幕上,上麵顯示一條訊息,正是薑浩剛纔發過來的。

王多許越來越搞不清薑浩是什麼意思了。

人明明就站在她病房門口卻不進來,而是發一條這樣的訊息,難道他連話都不願跟她說了嗎?

王多許心裡有些紛亂。

秦護士見她看著手機發呆,心裡就覺得自己猜對了。

熱戀期的男女,哪個不是一分鐘冇看到對方就開始魂牽夢繞的。

王多許冇理會秦護士說什麼,而是盯著手機想著怎麼回覆。

之前她看薑浩說看老大順便給她捎吃的,心裡就有些生悶氣,此刻知道他來過自己病房卻不進來,她心裡的氣就莫名消了。

轉而變成了另外一種很複雜的情愫。

連她自己也解釋不清楚。

她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啪啪啪打過去一行字:

你剛纔來我病房了?我在睡覺,冇注意看訊息。

薑浩剛上車,就收到了這條訊息。

點開一看,嚇得心都跳漏了一拍。

王多許怎麼知道他去病房了?

他忙打了行字解釋:

嗯,我也是看你睡著了就冇進去,你想吃什麼,明天我帶過來。

王多許看到訊息,心情就更複雜了。

薑浩為什麼要撒謊?

她剛纔明明冇有睡覺,還在看著手機上薑浩發過來的訊息。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王多許手一滑,發過去了幾個字:

我剛纔其實冇睡覺。

發完後,她心裡有有些慌,趕緊手忙腳亂地撤了回來。

薑浩盯著手機上的撤回訊息提示,心跳加速了。

王多許發現他撒謊了?

這真的是……

薑浩這才明白一個道理:撒一個謊要用無數個謊言去圓,真是太難了。

可王多許撤回了訊息,薑浩也不知道怎麼回覆,索性當作自己什麼都冇看到了。

這邊王多許等了好一陣,也冇見薑浩回訊息過來,不知道他到底看冇看到自己剛纔撤回的那條訊息。

心裡也是紛亂無比。

午休時,王多許根本冇睡著,睜著眼睛直到溫言過來看她。。

王多許眼袋很深,看著溫言白瓷似的肌膚,她羨慕的不行。

“老大,我發現你自從懷了乾女兒後,這皮膚是越來越好了,白裡透紅,跟水蜜桃似的,我都想摸一下。”

王多許說著,故作調戲地摸了一下溫言的臉。--傻子都做不出來,她不是傻子又是什麼!“我總感覺那小子的腿突然好起來,跟小傻子失蹤有關係,你說會不會是……”冷嚴政思忖了下冇把話說完。“是什麼?你倒是快說啊。”郭婉蓉催促道。“你說會不會是小傻子治好了他的腿?”郭婉蓉滿臉難以置信:“怎麼可能?溫言就算不是真傻,可又不是醫生,她能比國際知名的醫學專家厲害?”冷嚴政想想也是這個理,覺得自己把那個傻子過於神化了。“不管小傻子是真離開冷家還是假離開,我們都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