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78章 拿到了毒藥

第378章 拿到了毒藥

:“小言想吃什麼都可以嗎老公?”“嗯。”“小言想吃烤蚱蜢,雖然蚱蜢小,但肉很香很香的……”溫言說得口水似乎都要流下來了。前排保鏢和司機,聽著她說的這些,身上禁不住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冷厲誠臉上緩緩露出笑:“好,我們去吃烤蚱蜢。”司機和保鏢:……冷總,您是認真的嗎?半小時後,黑色轎車停在一傢俬人農莊。冷厲誠跟這家農莊主人相熟,簡短幾句寒暄後,主人就把兩人帶到了一處草地上。草地十分空曠,而且一應烤具應...--肖正全家。

“今日肖某已被警方成功逮捕……”

看著電視中漂亮精緻的女主持人,瀋海玲忍不住將手中的遙控器扔了出去,電視螢幕瞬間出現幾道裂痕,畫麵已經消失。

瀋海玲喘著粗氣,緊握起拳頭,長長的指甲陷入血肉中而不知,一雙眼睛怒瞪著電視螢幕裡播放的新聞。

她剛纔正在敷麵膜,此時臉上的麵膜也被狠狠地扔在一旁。

瀋海玲猛地伸手將桌上的水果沙拉全掃到地上。

“可惡,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瀋海玲做夢也冇想到肖正全居然會被抓住,心裡瞬間很是慌亂。

如果肖正全說出什麼自己怎麼辦?雖然倆人是老情人的關係,可是她深知肖正全這個人是靠不住的。

她該怎麼辦?她還有什麼可依靠?

一切都完了,瀋海玲有些氣餒地癱坐在沙發上,身上整潔的真絲睡衣也變得淩亂不堪。

對!珠寶!

瀋海玲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朝著二樓奔去,慌亂之中被絆了一跤摔在地上,也顧不上身上的淤青和疼痛。

“這些…還有…”

看著琳琅滿目的珠寶,瀋海玲的臉上滿是貪婪,特意找了個最大的包包,想要將這些全部帶走。

在肖正全告發自己之前,她要抓緊時間變賣一切,想儘一切辦法救出自己的女兒。

揹著沉重的包袱,瀋海玲白嫩的手上出現了幾道紅痕,她自從嫁入豪門,從冇有受過這種苦。

如今要變得和以前一樣,她不甘心。

咬碎了牙,瀋海玲最後看了一眼身後的豪宅,不帶一絲留戀轉身離開。

將手中的珠寶變賣了一些後,瀋海玲買了一棟小公寓,雖然小但好在五臟六腑齊全,應有儘有。

隻是件件事情需要自己親力親為,瀋海玲看著臟亂的公寓,心裡有些崩潰,她實在忍受不了這樣東躲西藏的日子。

瀋海玲摸著鏡子中的自己,她光潔白嫩的臉上浮現了幾絲皺紋,剛纔還平靜的臉瞬間變得猙獰無比。

她猛地拿起旁邊的梳子朝鏡子丟過去。

鏡子玻璃應聲而碎,幾道裂痕顯現,將她化著精緻妝容的臉割的四分五裂。

都怪溫言那個賤-人!

如果不是因為溫言,她不可能會經曆這些。

突然,一陣敲門聲傳來。

“誰?”

瀋海玲警惕地看著門口,轉身急步走向廚房,握住一把菜刀,膽戰心驚地走向門口。

“夫人,是我,老大臨走前有交代,特意派我來接您。”

門外一年輕小夥包裹嚴實,隻露出一雙毫無波瀾的眼睛。

瀋海玲眼神微變。

肖正全被捕前還會為她考慮?

她有點兒感動,可為了以防萬一,她還是又多問了幾句。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夫人,我找了你好久,是一個弟兄無意間發現您住在這條街,我又問了好多人才找到的。”

“夫人你放心吧,老大讓我們護你周全,他人雖然進去了,但我們所有弟兄都在想辦法營救他。還有小姐,我們也一定會救出來。”

瀋海玲逐漸放下了警惕心,但手中依舊拿著菜刀,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門。

“你有點眼生,我怎麼冇見過你?”

“夫人,我是黃浩,一直在暗中幫老大做事。不到萬不得已,不會輕易露麵。”

黃浩脫下了自己的口罩和帽子,露出一張平平無奇的臉,讓人轉頭就忘的那種。

“還有這封信,是老大寫給您的,您看看。”黃浩掏出一封信。

瀋海玲連忙奪了過來,迫不及待地打開信封,看著熟悉的字體,心裡踏實許多。

隨後碰到一個硬邦邦的東西,瀋海玲拿在手中,看著晶瑩剔透的玉佩,眼眶有些濕潤。

“這玉佩是老大讓我給您的。”

黃浩連忙解釋一番,這含義他倒是不知道。

“你怎麼現在纔來?”瀋海玲擦了把眼淚,心裡徹底冇有了防備,張口埋怨道。

這塊玉佩是前幾天肖正全說彌補女兒而準備的,隻是還冇給小晴,她就出了事。

“夫人,抱歉,最近這幾天老大的事情……”

“好了好了,這都不重要,你們找到我後準備做什麼?”瀋海玲冇有功夫聽這些廢話。

最近這幾天她天天夜不能寐,一閉眼都是肖正全將自己出賣了。

雖說肖正全對女兒小晴好,但難保不對她生出異心,畢竟兩人纔剛相遇不久。

瀋海玲眼中顯出幾分毒辣,她甚至想著肖正全直接死在裡麵,這樣她就不用擔驚受怕了。

“我和外麵的弟兄要配合你一起去毒殺冷厲誠,救出小姐。”

黃浩眼中閃過一絲精明,暗暗觀察瀋海玲。

“真的嗎?太好了。”

瀋海玲聽後,心裡的石頭瞬間落地,麵露喜色看著黃浩,上前緊緊抓住眼前人的衣袖。

“當然,老大還特意叮囑要保護您和小姐的安全。夫人,您手中的毒藥先交給我保管,毒藥太危險了,對您身體也不好。”

黃浩一副替瀋海玲著想的模樣。

瀋海玲聽了瞬間一驚,她以為是什麼普通毒藥,冇想到威力這麼大,連忙轉身翻找起來。

“給。”

瀋海玲滿不在乎堵將手中的毒藥扔給了黃浩,臉上滿是嫌棄,好似這毒藥是什麼垃圾一般。

看著手中白色的玻璃瓶,黃浩唇角不動聲色的勾了勾,又恢複正常,衝著瀋海玲點了點頭,隨後想要離開。

“等等,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動手?”

瀋海玲突然叫住眼前的男人,麵容有些急切問道。

“還請夫人您放心,會有人來通知您,這幾日,我會安排人照顧您。”

不得不說,黃浩很會拿捏瀋海玲,果不其然瀋海玲的麵色緩和,鬆開了手臂,不耐煩地擺了擺手。

“去忙吧。”

黃浩心裡一鬆,轉過身時緩緩地吐出口氣。

黃浩離開公寓後直接去見了秦昊。

“秦特助,這是您要的東西。”黃浩語氣恭敬。

“乾的不錯。”秦昊給了黃浩一個信封。

厚厚的一個信封,裡麵至少六位數。

“不,不用這麼多……”黃浩有些受寵若驚,他隻是幫秦特助演了一場戲,哪裡值這麼多錢。

“給你就拿著,之後怎麼做知道?”

黃浩捧著信封忙點頭:“知道,知道,我一定會閉緊嘴巴,一個字都不會吐露。”

秦昊蹙眉看著手中的玻璃瓶,墨色的液體微微晃盪,他嫌棄地用密封袋裝好,收了起來。--完,嘴唇卻在不經意間親上了冷厲誠的下巴。突然之間的親密,讓兩人之間的氣氛驀地變得曖昧起來。溫言也冇想到會這樣,整個人愣了一下,男人皮膚的觸感彷彿還殘留在唇邊。冷厲誠剛剛隻是想逗逗溫言,此刻卻被這不經意間的一個吻刺激得想要更多。骨骼分明的大掌撫上溫言纖細的腰肢,微微一用力,就讓兩人之間的距離更加貼近。一瞬間,彼此的呼吸,心跳彷彿都交融在了一起。溫言意識到這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想要躲閃,卻被男人霸道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