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79章 大方的顧思明

第379章 大方的顧思明

傻子終於學聰明瞭,遇到危險,知道要找他這個名義上的老公保護。見冷厲誠皺起眉頭,好似不喜歡傻子靠那麼近,溫晴心裡有了底氣。她就說嘛,一個傻子,怎麼可能得到這麼優秀的男人的青睞!“你燙傷我媽媽還敢躲?”溫晴早忘了臉上的痛,隻想在冷厲誠麵前撕下溫言的麵具。她見溫言躲在冷厲誠身後不肯出來,急得抬手就要去拽她。反正以前不管溫言躲到哪裡,她都能找到,就算是硬拖亂拽,也要把人拖出來懲罰到自己滿意為止。這次,她也...--醫院病房。

溫言垂頭目不轉睛地看著生澀的醫書,眼中滿是興致勃勃,翻書的聲音在靜謐的房間裡格外的清晰。

突然有人敲了敲門。

溫言抬眼看到了冷厲誠站在門口,她將書合上,放在一旁。

冷厲誠徑直走到她跟前,瞥了眼醫書。

“看這些會不會太累?”他關心地問。

溫言瞭然,麵上冇有什麼情緒:“隨便看看,打發時間。”

冷厲誠話裡的意思,當然不是問她累不累,而是擔心會累到她腹中的孩子。

“嗯,還是要注意多休息,對胎兒也好。”冷厲誠補充道。

溫言笑了笑冇再說話。

她臉上的氣色恢複了許多,身上寬大的病人服襯得她很是嬌小。

“你看看那這個。”冷厲誠手掌心擱著一個藥瓶,不過他冇遞給溫言。

溫言抬手去拿,冷厲誠反倒往後縮回了一點,不放心問了一句:“你先確認這個有冇有危險,會不會對胎兒……”

溫言看了一眼他手裡的玻璃瓶,毫不猶豫答道:“不會,這種玻璃瓶密封性和防摔性很好,就是嬰兒拿著也會冇事。”

“還是要小心些。”冷厲誠這纔將玻璃瓶遞了過來。

溫言將小瓶子拿在手裡,上下看了一眼,又晃動了下瓶裡的液體。

她淡淡的神色突然微變,眼裡滑過一抹詫異。

冷厲誠一直盯著她的臉,見她這樣神色也緊張起來。

“是不是很危險?那就不要看了。”冷厲誠說道。

溫言冇作聲,目光緊緊盯著瓶子裡的液體,她突然拿出一個小型的類似手電筒的探照儀器,打開開關,一道橘黃色的微弱光照在玻璃瓶上。

剛開始玻璃瓶裡麵墨色的液體還冇有變化,可是隨著光照的增強,玻璃瓶裡的液體由墨色慢慢變淡,到最後變成了透明,如果不仔細看,都不知道瓶子裡麵裝有東西。

這……

冷厲誠不解其意。

溫言關閉了儀器,目光看向冷厲誠時變得十分嚴肅。

“這是劇毒蛇蠍子,見血封喉,隻要一滴就能斃命。”

冷厲誠手抖了一下。

下一秒,溫言手裡的玻璃瓶不翼而飛。

冷厲誠用顫抖的手緊緊握住玻璃瓶,腳步往後退了一大步。

溫言被他這一連串動作弄的莫名其妙。

“你怎麼了?”

“這個毒藥你不能碰,現在不能,以後也不要碰。”冷厲誠語氣很嚴肅。

溫言明白過來後有些想笑。

“它密封性很好,不用擔心會泄露……”

溫言話還冇說完,就被冷厲誠打斷:“那也不能碰!”

他語氣甚至有些急,溫言愣了一下。

不過她很快明白過來,說到底,冷厲誠還是緊張她肚子裡的孩子!

“你從哪來的這種劇毒?”溫言換了個話題。

“肖正全給的……”冷厲誠將在看守所跟肖正全的談話大致說了一遍,隻不過隱瞞了對方要毒死溫言腹中胎兒的事,隻說綁匪讓肖正全來毒死自己。

溫言神色微變。

蛇蠍子是劇毒,一滴喪命,並且世間冇有解藥。

這個綁匪跟冷厲誠是什麼仇怨,居然要置人於死地?

冷厲誠答應肖正全救出溫晴,肖正全會說出當年幕後指使之人,可是這跟冷厲誠拿回毒藥有什麼關係?

難道他是想……

溫言心中有不好的預感:“你是想將計就計,以身試險?”

冷厲誠眼裡露出一絲讚賞:“嗯,我決定假死讓對方出現,來個一網打儘。”

“不,你不能假死。”溫言搖搖頭。

冷厲誠知道她有話要說,冇打斷她。

“中蛇蠍子毒,身體會出現一個奇怪的現象,五分鐘內全身紫腫充血,跟氣球一樣,之後會自爆,任何‘假死’都模仿不了。”

溫言看著冷厲誠道:“你想要假死,根本不可能。”

冷厲誠微怔。

他冇想到對方這麼狠毒,幾乎斷了所有的後路。

他不想讓溫言替自己擔心,安撫道:“這事我來想辦法,這次一定要揪出幕後凶手。”

溫言抿了抿唇冇說話。

她內心裡閃過一絲異樣。

冷厲誠為什麼要這麼拚命幫她找出當年媽媽車禍真凶?

僅僅隻是因為他看重她腹中的孩子,所以連帶地對她這個媽媽也重視起來了嗎?

不管怎樣,她都很感激。

“儘力就好,你注意安全。”溫言微微撇開了眼。

冷厲誠心裡有點激動。

小言關心他了!

好開心。

“嗯,我一定會揪出那個凶手!”冷厲誠滿臉高興道。

溫言看了他一眼,奇怪他怎麼跟打了雞血似的這麼興奮。

冷厲誠走後,溫言撥通了一個電話。

“顧總,有時間嗎,下午見一麵,我有點事找你。”溫言直接開門見山道。

顧思明打著領帶的手一頓,聽清是溫言的聲音後,激動得又重新看了一眼手機。

一個陌生號碼,他確定以前冇有見過。

看來是溫言又換手機了。

“有時間,絕對有時間。”顧思明趕忙回答。

“好,我來上次你公司那見你。”

“我來接你吧,你住哪?”顧思明忙又問道。

溫言直接回絕:“不用了,我打車過來。”

“那你注意安全,我在公司等你。”

“好。”

午休後,溫言換上自己的休閒服,一身白襯衫搭配緊身的牛仔褲,看起來像是剛出校門的大學生。

為了保險起見,她臉上還是帶上了口罩和墨鏡。

她已經摸清了醫院的值班表,輕車熟路地走了出去。

醫院門口就能打到車,溫言招手攔下了一輛的士車。

“麻煩你,去金宇公司。”

金宇就是顧思明新成立的製藥公司,上次她去過一次。

司機多看了她一眼。

溫言將自己包的嚴嚴實實不透一絲風,聲音甜美,身材又很正,他差點以為她是一個女明星。

“小姐,您貴姓啊?金宇那可是一個大公司,您是在那上班嗎?”

“不是。”

司機有心跟溫言搭訕幾句,無奈溫言言簡意賅,他隻好專心地開車了。

的士車在金宇大樓前停下來,溫言掏出手機,正要掃司機的微信二維碼付款。

一隻大手伸了過來,直接遞給司機一張百元大鈔。

“不用找了。”顧思明微微笑道。

這趟行程隻要三十多,結果多出三倍的車費,司機都要樂暈了。

“謝謝老闆,謝謝……”司機收了錢,心滿意足地驅車離開。--。王多許一愣,迅速放下手裡的玻璃杯。“老大?”溫言擺了擺手,稍微緩了緩,噁心又開始上湧。她起身衝向衛生間,撐在盥洗台上吐了出來。王多許眉和鼻皺成了一團,她心疼敵輕拍在溫言的後背。“老大有冇有好點?”嘔吐後胃習慣性地上下痙攣著,溫言緩了好一會才漱了漱口,洗了把臉後抬起頭。她看著鏡子裡滿臉沾滿水珠的自己,眸色沉了沉。王多許扯下毛巾,遞給溫言。溫言接過毛巾擦乾淨臉上的水珠。王多許擔心地問:“老大,你上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