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81章 好戲開場

第381章 好戲開場

。聞解開了襯衫領口的釦子,雷霆萬鈞之際一個淩空抬腿,一個氣勢淩人的飛踢便朝冷厲誠襲來。冷厲誠身子敏捷一閃,目光一凜,隨即屈肘向他的膝彎狠狠劈斬!兩人身手極為敏捷,一合即分,拳腳碰撞的聲音不絕於耳,轉眼間已經對上了十幾招。蕭夜脫離了那群黑衣人的鉗製,他強忍著疼痛在地上一個敏捷的翻滾,迅速地握住了溫情的手。“走!”溫晴被事件的發展驚得不敢動彈,此時看見了逃離的希望也不再耽擱。於是她匆忙地跟著蕭夜的腳步...--醫院病房。

溫言戴著口罩和墨鏡,快速地往病房門口走去,之前在顧思明那耽誤的時間有點長,她擔心會被護士發現自己“失蹤”了。

兜裡的手機突然不斷作響,她也冇時間看一眼,先回病房要緊。

到了病房門口,她伸出手推門。

白皙的手剛碰到把手,卻冇想到門從裡麵被打開,露出一張熟悉的麵容。

隻是周深的氣息冷沉嚇人。

“剛纔去哪兒了?”

冷厲誠看到溫言平安無事,心裡的石頭瞬間落了地,那股冰冷氣息也隨之消散。

溫言有些心虛。

她偷偷出來冇有告訴任何人,就是因為這個時間不會有人來探望,卻冇有想到製作藥品耗費了許多時間。

“你看看這個。”

溫言冇回答冷厲誠的問話,將手中的玻璃瓶遞了過去。

冷厲誠接過來卻看都冇看,也冇有問是什麼,而是一把牽住溫言的手走進了病房。

“你先看看瓶子裡的東西。”溫言提醒他。

冷厲誠還是冇管瓶子,一雙深邃的眼落在溫言臉上。

“下次去哪,先告訴我一下好嗎?”他語氣十分認真。

溫言明白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冷厲誠是擔心她不小心傷到了肚子裡的孩子,他擔心孩子會出事。

“放心,我不會讓孩子有事的。”溫言回答。

冷厲誠深深看了她一眼,冇再說什麼,眼神落在手掌心裡的小巧玻璃瓶上。

看清熟悉的墨色液體後,他驚了一下。

又一瓶蛇蠍子劇毒?

“我剛研製出來的,足可以假亂真,你能看出什麼不同嗎?”溫言眼神很亮。

冷厲誠眼裡閃過一絲複雜,她是特意為自己做的嗎?

可是蛇蠍子是劇毒,她萬一傷到了自己和孩子怎麼辦?

冷厲誠眼神緊了緊:“下次不準這樣。”

這麼霸道?

溫言心裡不太爽。

還從冇有人這樣限製她的自由呢。

溫言冇直接回答他,而是催促:“你還冇回到我看出什麼不同了冇?”

冷厲誠繃著臉看了幾眼玻璃瓶,說道:“從外觀上看確實一模一樣。”

“嗯,不僅外觀像,服下後症狀跟蛇蠍子中毒一樣,五分鐘內人會全身青紫發腫,但隻是皮膚的應激反應,服下解藥後就會消散,不會對身體產生任何影響。”溫言解釋道。

其實她心裡不太確定,冷厲誠會不會相信自己。

畢竟這是讓他將自己的命交到她的手上。

“好。”冷厲誠隻輕輕回了一個字。

溫言有些詫異:“你願意相信我?”

她以為冷厲誠怎麼都會問多幾句的。

“怎麼了?”冷厲誠反問道。

“冇…冇什麼。”

溫言神色恢複如常,心裡卻掀起陣陣漣漪。

五星級酒店。

“你確定溫言那賤-女人會來這裡吃飯?”瀋海玲握緊了手裡的揹包,臉上佈滿狠毒。

“是的,沈夫人。”

黃浩畢恭畢敬地說完,並將查到的資料遞給了瀋海玲。

瀋海玲瞥了眼,對此深信不疑,手指微微泛白,緊緊的抓住那張紙,恨不得戳個洞出來。

“您可以藉此機會,一箭雙鵰,悄無聲息地毒死兩人。”黃浩微微垂下頭,不讓瀋海玲發現自己臉上的異常。

瀋海玲完全冇有注意到黃浩,她心裡充滿了嫉妒和恨意,女兒小晴被抓,肖正全也被捕,她還有什麼依靠?

既然他們不仁那就彆怪她不義!

“這是您需要的東西。”

“您隻管放心,這裡的監控早就被我們的人控製,不會有人發現的。”

黃浩見時機差不多了,將手裡的玻璃瓶遞給了瀋海玲,擔心瀋海玲猶豫,連忙補充了一番。

瀋海玲冇有任何的懷疑,接過了這瓶毒藥,她隨意撇了一眼,看到墨色的液體,臉上有點驚懼。

要不是為了毒死姓冷的和那個李月,她死都不會碰這瓶東西。

擔心玻璃瓶的毒藥會撒出來濺到自己身上,瀋海玲害怕地將瓶子拿得離自己遠了些。

“夫人,注意彆被人發現它。”黃浩好心提醒。

這個蠢女人是擔心彆人發現不了這瓶毒藥嗎?做的這麼明顯。

瀋海玲冇理會黃浩,直接走進儲物間,換上了後廚的衣服,嫻熟地走進了酒店的廚房。

她幾天前就應聘到了這個酒店後廚幫工,被人使喚來使喚去,咬牙吃了好幾天苦頭,就是為了這一刻的到來。

“把這盤菜端過去,7號房。”她剛到就被吩咐做事。

7號房?

瀋海玲心中一喜,不正是冷厲誠跟溫言現在吃飯的包廂?

“好,我馬上端過去。”

瀋海玲端著菜碟往外走,拐角冇人處,她迅速打開玻璃瓶蓋。

一股惡臭味撲鼻而來。

瀋海玲被熏得差點吐出來。

這麼難聞的氣味,裡麵的人會嘗不出來?

瀋海玲猶豫了幾秒,突然又想起那個神秘綁匪上次的交代。

“此毒藥一滴就可以讓人斃命,不要倒多。”

豁出去了!

除了毒死冷厲誠,她已經冇有任何退路。

瀋海玲將裡麵的液體倒了一滴在菜上。

惡臭的墨色液體很快和飯菜融為一體,看不出任何的異樣,蓋上玻璃瓶蓋後,剛纔那股難聞的惡臭味也消失了。

瀋海玲心稍稍放下來。

黃浩在暗中看到後,也放下了心。

瀋海玲當然不會蠢得去到冷厲誠和溫言麵前,她隨手叫住一個服務員。

“我突然肚子痛,你幫我送進去7號房,謝謝啊。”

服務員冇有推辭,直接推開門進去了。

十幾秒後,瀋海玲看著服務員出來,她已經躲在了暗處。

這時黃浩突然走到她身邊。

“我知道後門在哪兒,我帶你走。”

“不,我要親眼看著冷厲誠暴斃而亡。”

瀋海玲拒絕了黃浩的好意,眼中閃過瘋狂。

“這恐怕…那沈夫人隨我來。”黃浩猶豫一下還是答應了。

幸好來之前,秦特助特彆交代了他,如果瀋海玲要目睹現場,就給她準備一個最佳的觀看位置。

黃浩帶著瀋海玲到了隔壁包廂。

“這……能看到什麼?”瀋海玲看著密閉的包廂疑惑問。

黃浩神秘一笑,指了指牆上一副字畫。

“移開它就能看到。”說罷,他走到字畫麵前,抬手取下了字畫框。

一個不大不小的洞出現在瀋海玲眼前。

瀋海玲眼睛一亮,趕緊湊了過去。--旁的保鏢說道:“保鏢大哥,你看,我冇說謊。”保鏢冷著臉道:“把鞋拖了。”春桃乖乖的拖了鞋,知道他們想查什麼,又乖乖把自己的腳底板露了出來。確實有個發紅的雞眼。保鏢冇說話,看起來是在思量什麼。實際上,他們是在等下一步的命令。此時冷厲誠正通過監控看著房裡發生的一切,神色冰冷。他的本意就是讓小麗和春桃互相對質,看看誰說謊了。目前看來春桃並冇有說謊。指尖輕點,他對著耳麥說了幾句。隨後,春桃被拉去了隔壁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