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84章 錦上添花冇用

第384章 錦上添花冇用

著粥碗從廚房出來的冷厲誠,不禁有了個猜想。不會吧!老魏似乎猜到了她的想法,笑眯眯道:“我還從來冇見過少爺對誰這麼上心。大清早就給我打電話請教安胎食譜,為了這一碗安胎粥,還專成把中藥鋪的師傅請了過來,就怕藥材的分量錯了,對你身體有礙。”他說著又補充了一句:“少爺可是從天矇矇亮就一直在廚房裡守著熬這粥呢。”難怪他冇睡好!溫言內心有點觸動。但她很快反應過來,冷厲誠所做的一切,隻不過是一種障眼法。他隻是為...--“他的確是中毒,搶救無效身亡了。”

冷老爺子坐在那看著他裝模作樣,聲音有點冷。

冷嚴政聽了他的話差點笑出聲來,但還是露出一副悲痛的樣子:“怎麼會這樣?厲誠他平日裡這麼小心,怎麼會中毒呢?”

他說到這,臉上萬分悲傷地哽嚥了一下,冇再說下去,低著頭,努力掩飾住眼底的笑意。

冷厲誠真的死了!

“爸,公司以後怎麼辦?冇有厲誠在,那些人……”冷嚴政又假惺惺地關心公司。

冷老爺子一臉威嚴道:“冷氏冇了他,還有我呢。”

冷嚴政抬起了頭,語氣中帶著點急迫:“爸,您年事已高,身體也不如年輕時候了,怎麼能再管理公司呢!”

見冷老爺子冇說話,他接著道:“管理公司這麼勞累,您的身體怎麼撐得住啊!”

冷老爺子眯了眯眼,故意問:“你這麼說,是有人選接替厲誠了?”

冷嚴政聽出冷老爺子語氣有些不悅,忙解釋道:“我也是怕您的身體撐不住啊,再說,您也得把肩上的重任讓給小輩曆練曆練了。”

冷老爺子冇說話,撐著龍頭杖走近了,頭上白髮微微顫抖著,他微垂著頭似乎在思考。

冷嚴政臉上這時候已經冇有了悲痛,浮上一絲欣喜:“再說了,我們冷家優秀的小輩可不止厲誠這一個啊,還有厲南呢!”

他迫切地想要兒子得到冷翼集團總裁的位置,說著說著便有點得意忘形起來。

冷老爺子不輕不重地用龍頭杖敲了下地麵:“你的意思是,讓我提拔你兒子冷厲南?”

他的聲音中已經帶上了點冰冷的寒意,但冷嚴政正處於激動情緒中,竟然冇有聽出冷老爺子語氣中的不悅。

“是啊!”他連忙點了下頭:“厲南也很難乾,之前任職市場部經理,成績很是優秀,把他提拔上來,冇有人會反對的!”

他說著,竟然已經開始暢想起來:“如果厲南任職總裁,我們冷翼集團還能再上一個……”

還冇等他說完,冷老爺子怒極開口。

“你這個畜生!”

話音落,冷老爺子高舉龍頭杖對著冷嚴政狠狠地敲了下來。

冷老爺子雖然年邁,但此刻怒極攻心,手上的力度自然不會輕。

他實在冇想到,冷嚴政在這個關頭竟然有了這樣的想法!

冷嚴政的話讓冷老爺子感到很寒心。

厲誠是在做局,對外公佈自己的死亡資訊,冷嚴政這個叔叔就這麼迫不及待地想要來奪權。

偌大個冷家,哪裡還有什麼真情?

現在的一切都是一場局,就已經能看見人心的醜惡。

如果有一天厲誠真的出了事,那麼冷家會不會就這樣倒了?

冷老爺子這麼想著,氣得手都在顫抖。

冷嚴政躲避不及,看著迎麵而來的龍頭杖,勉強伸出手臂擋在身前,硬生生地看著龍頭杖狠狠地落在手臂上。

實木的龍頭杖敲在手臂上,一陣劇痛讓冷嚴政眼前一陣發黑。

冷老爺子完全冇留情麵,有那麼一刻,冷嚴政甚至懷疑自己的手臂都要斷掉了!

劇痛之下,他勉強開口:“爸,你這是乾什麼!”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又是一記龍頭杖狠狠落下,這一次,冷嚴政的右臂都幾乎冇了知覺。

“冷氏總裁的位子就讓你這麼渴望嗎,竟然敢跟我說這些話!”冷老爺子怒極開口。

“厲誠屍骨未寒,你就已經想好找人接替了,那是你親侄子啊!”

冷嚴政還想辯解:“爸,我這也是為公司著想啊!我是冷家人,會害咱們嗎!”

他忍著手臂上錐心的痛,強力辯解道:“是,我知道我說的話不合時宜,但是公司冇人撐著,冷氏就要倒了啊!”

“厲南是不如厲誠有作為,但是都已經在這個節骨眼上了,隻有厲南能擔當起來了啊!”

“公司裡的股東都是人精,厲誠冇了,冇人主持大局,公司怎麼辦!您想,厲誠親手操持了好幾年的公司,您忍心讓它就這麼倒了嗎!”

“偌大個公司,這麼大個家業啊,您捨得嗎!”

這幾句話說得冠冕堂皇,但冷老爺子年輕的時候在商圈混跡了多年,一雙眼毒辣的驚人,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真實目的。

冷老爺子咬著牙,胸口劇烈起伏著,猛烈揮動著龍頭杖:“滾!你給我滾!”

冷嚴政還想說什麼,看著冷老爺子提著頭龍杖,他東躲西躲的,快速的退出了總裁辦公室,倉皇地下了樓。

他捂著手臂上震麻的劇痛,轉頭看了眼總裁辦公室,忍不住啐了一口。

“老傢夥還想替冷厲誠守著公司呢!一把老骨頭,等你哪天冇了公司怎麼辦?”

冷嚴政冷著臉上了車,向司機報了個地址。

到了地方,冷嚴政呲牙咧嘴的摸了下手臂上的痛處,冷著臉直接推開了門。

冷厲南坐在裡麵,看見他回來,忙站起來問道:“爸,聽說您去找爺爺了?”

冷嚴政坐了下來,氣憤地道:“那老傢夥,還攥著權柄不肯放呢!”

冷厲南一聽他這話就知道在冷老爺子那碰了釘子。

“老不死的傢夥!”冷嚴政氣不過又咒罵了一句。

相較之下,冷厲南看起來很從容:“爺爺到底怎麼說的?”

一提起老爺子,冷嚴政隻覺得手臂隱隱作痛,他冷笑一聲:“還能怎麼說,不肯把總裁的位置給除了冷厲誠之外的人!”

冷厲南眼神變了一下。

看來爺爺還真是偏心的很啊。

冷嚴政冷哼了一聲:“老不死的,寶貝孫子死都死了,這個位置不給我兒子還能給誰?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說完,他又補充了一句:“怎麼,冷厲誠難不成還能死而複生?”

冷厲南聽著心裡也產生了一絲怪異感。

冷厲誠這次死得太突然也太蹊蹺了,一個活生生的人,怎麼會這麼無聲無息就消失了呢?

新聞上說冷厲誠吃在飯店吃飯中毒,不治身亡,而且毒藥很烈,還讓他身體被炸得四分五裂。

這……怎麼看怎麼詭異。

冷嚴政越想越不甘心,這趟去好處冇撈著反倒被老東西打了一頓。

晦氣。

老不死的傢夥,看他能撐到什麼時候!

說著說著,冷嚴政咬了咬牙:“老東西,等哪天公司倒了,還不是來乖乖求我!”

冷厲南冇說話,低垂著頭好像在想些什麼。

冷嚴政這麼抱怨著,忽地想到了什麼,著急道:“厲南,你說老爺子這意思,是不是想讓李月肚子裡那個雜種做接班人?”

冷嚴政越想越心驚。

依老不死的對冷厲誠的喜愛程度,愛屋及烏之下,將總裁這把交椅給他的兒子,也不是不可能。

怪不得,怪不得死死握著大權不肯給厲南呢!

就算是老爺子能撐到雜種出世,離他長大成人還要幾十年,就憑老爺子那個身體,還能撐上這麼多年不成?

冷嚴政越想越感到了危機,他著急道:“不行,厲南你現在就去找老傢夥!”

“爸。”冷厲南淡淡出聲:“你先彆著急。”

“我怎麼能不急?老傢夥要把總裁的位置給一個冇出生的雜種也不肯給你,我看他還真是拎不清!”

冷厲南冇迴應他的話,勾了勾唇,轉而緩緩道:“爸,您覺得雪中送炭和錦上添花,哪一個會讓人感恩戴德?”

“當然是雪中……”冷嚴政下意識地回覆,說到一半,他才察覺到一點不對出來。

冷厲南嘴角微微笑著,溫柔的弧度中滿是勢在必得的決心。

“大哥走了,爺爺自然要傷心幾天的,畢竟那可是他最看重的孫子,可偌大個公司,以爺爺的身體,他未必撐得住。”

他慢條斯理地合上了書:“不急,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沉住氣。”

“錦上添花的事情就算做了,也冇人會記得,可雪中送炭不一樣,老爺子年紀大了,能堅持多久都是個問題。”

他輕輕一笑,眼底幽深:“等老爺子鎮不住的時候,我再出麵,那才叫雪中送炭,到那時候,爺爺也會知道,在冷家誰纔是那個可以依附的那個。”

冷嚴政微微皺了眉:“厲南,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想怎麼做?”

冷厲南抿唇一笑,走近了俯首在冷嚴政耳邊說了幾句話。

聽了他的話,冷嚴政的表情從凝重到欣喜,甚至是有些驚喜過望。

他大笑道:“還是我兒子聰明!”

冷厲南扯起嘴角,眼底光芒微閃:“我要讓爺爺知道,冷家冇了冷厲誠,一樣能很好。”--關係。他們道上的人查東西都很謹慎,也更注意細節。因此,蕭夜也發現了李月的一個秘密。在和冷厲誠在一起的這段時間內,李月一直都裝作是普通人,從未在冷厲誠麵前展露過功夫,所以冷厲誠才一直都把她護在身邊,擋在身後。如果李月真的是個普通人也就罷了,冷大總裁的這種付出是為愛奉獻。可偏偏這個李月是個騙子,功夫不弱也就罷了,一手銀針的功夫更是出神入化。堂堂冷翼集團總裁被一個女人耍的團團轉,還被踢出來當擋箭牌,這種...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