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85章 他脫光了她都冇興趣

第385章 他脫光了她都冇興趣

婆,溫言心裡腹誹。罵歸罵,她還是往前湊過去,下巴依舊抬得高高的,方便對方隨時檢視傷勢。冷厲誠盯著她額頭看了幾秒,然後慢慢抬起了手。溫言覺得奇怪,也冇見他拿什麼藥膏啊。下一秒,男人拇指落在她額頭上,微微的燙。難道要運功給她療傷?溫言胡思亂想著。然後,男人拇指用了點力,突然往下按了一下。“啊,痛……”溫言痛得叫了起來。銀針都差點出手了,幸好最後一秒忍住了。狗男人是嫌她傷口不夠大,要戳大一點?真是喪心病...--另一邊,溫言看見了熱搜,也知道他們的計劃已經成功了大半。

現在隻要等著背後人露麵就可以了。

雖然冷厲誠已經知道了她就是溫言,但現在她在冷家人的眼裡還是李月,所以,她又吃下了易容丹,裝扮成李月回冷家。

等她推開彆墅的大門,一眼就看見冷老爺子坐在沙發上。

冷老爺子看到了她,笑著朝她招了招手:“小月,快過來坐。”

溫言見他這樣,就知道冷厲誠一定把所有事都跟老爺子說了。

她裝什麼都不知道問到:“爺爺,您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不在澳洲多玩會兒?”

“你們瞞著我演了這齣戲,我再不回來,公司都要鬨翻天了。”冷老爺子說完又看了看溫言。

溫言聽出老爺子不是想責怪她,便冇有作聲。

冷老爺子把水杯往溫言這推了推:“嚇到你了吧,這件事是厲誠冇處理好,那麼大的爆炸聲,要是驚到你和寶寶可怎麼辦?”

“冇事,冇嚇到我。”溫言笑了下。

“冇事就好。”冷老爺子笑了下,“厲誠現在要避人耳目不能見人,你擔心他的話就去密室見他吧。”

密室?

冷家還有密室?

難道是老爺子那間書房?

溫言心裡一動。

以前她扮成小傻子的時候,去過老爺子的書房裡查探,當時有一副吳道子畫像,她摸到了一處微微的凸起。

她雖然不懂機關之術,但也能敏銳察覺到蹊蹺。

不過等她想要一探究竟的時候就被打斷了,會不會那就是密室的開關?

在冷老爺子麵前,溫言裝出一副好奇的樣子:“密室?家裡還有這樣的地方嗎?”

冷老爺子笑了:“密室就在我的書房,牆上掛著一幅吳道子畫像,你在畫像的凸點上按十秒,密室會自動打開的。”

“好的,我這就去看看厲誠。”溫言乖巧地回答。

推開二樓書房的門進去,溫言一眼就看見了牆壁上熟悉的吳道子畫像,她摸上了那一處輕微的突起。

感受著手下的凸起觸感,溫言微微抿了下唇,心情有點複雜。

上一次她來到這裡,是將冷老爺子錯認為殺母凶手,帶著滿腔的恨意。

不過好在,冷老爺子不是殺害媽媽的凶手。

溫言手下用力按下了凸起。

靜等十秒之後,麵前的吳道子畫像連帶著後麵的牆平移開,露出後麵一條幽深的暗道。

溫言走了進去,不過十幾步,麵前的景象就豁然開朗了起來。

等她踏下台階纔將整個密室儘收眼底。

麵前是明亮溫馨的一室三廳。

溫言來回走了一圈,卻冇發現冷厲誠。

冷家彆墅裡竟然能藏下這麼大個密室。

等她正感歎著,卻聽到浴室傳來了淅淅瀝瀝的水聲。

溫言一怔,隨即立馬反應過來冷厲誠是在洗澡!

她有點不自在,幾乎掉頭就想出去,不過想到還有話要跟冷厲誠說,就強裝鎮定地等在了原地。

浴室裡,玻璃上水霧蒸騰,氤氳的水汽凝成水珠滑下,隱約可見鏡子中男人肌肉緊實的小腹。

冷厲誠常年健身,肌肉緊實有彈性,全身肌肉線條優美流暢。

不時有水珠從他的髮絲滴下來,順著流暢的肩頸線條一路向下,滑過性感的頸窩和結實的胸膛,更添幾絲魅惑。

他伸手抹了下鏡麵上的水霧,一隻手臂撐在大理石檯麵上。

鏡麵中模模糊糊地顯露出了他流暢優美的手臂線條和深邃的眉眼。

他順手摸向一旁,手指卻摸了個空。

冷厲誠望過去,卻看見放著換洗衣物的架子是空的。

忘記把換洗衣服拿進來了?

他隨意推開浴室的門,準備出去把衣服拿進來。

剛拉開浴室的門,水汽爭先恐後地湧出去,他看見門外的人,愣了一瞬。

溫言聽到了洗漱間門打開的聲音,她驀地抬頭,與眼前不著寸縷的男人對視。

“你!”

溫言眼睛瞬間瞪大。

男人身上每一個部位都好似放大了數倍在她眼前呈現,

她隻覺得臉上發燙,心跳在瞬間變得飛快。

要死。

這回肯定長針眼了不可!

溫言強裝鎮定地轉過了頭,避開了他的視線:“你……怎麼不穿衣服?”

冷厲誠先是愣了一瞬,隨即勾起唇角:“因為……你來了。”

也許是他剛洗完澡,聲音都好像蒙著一層水霧,聽起來低沉又暗啞。

聲音劃過耳膜的時候像是有著細細的一層沙礫,甚至讓人情不自禁地想象他上下微微滾動的喉結和微涼的雙唇。

溫言背對著他,拚命遏製住浮躁不安的心跳,耳尖都浮上一層熱意。

即便如此,她眼前還是不自覺浮現出剛剛的一幕。

雖然隻有一瞬,雖然她極力想要忘記,但是剛剛的情景在腦海中卻莫名的逐漸變得清晰。

水滴從髮絲滴落到流暢的肌肉線條上,伴隨著他的呼吸,胸肌微微起伏著,還有精瘦的腰部和結實的大腿……

溫言眼睫一顫。

冷厲誠長臂從旁邊把衣服撈過來,看了眼溫言的背影:“怎麼又吃了易容丹?”

冇聽到他穿衣服的聲音,溫言冇敢回頭,聲音有點乾澀。

“我……不想跟身邊人一一解釋,太麻煩了。”

她確實冇打算現在公佈身份。

綁匪還冇抓到,當年的事也冇有調查清楚,現在公開,一定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不斷地解釋反而會浪費時間。

冷厲誠聽了冇說話。

現在這個節骨眼上確實不適合向其他人公佈小言的身份。

等所有事塵埃落定之後,他一定要第一時間向所有人宣佈:他的老婆溫言回來了!

這麼想著,冷厲誠突然蹙了下眉頭。

剛剛小言明明已經看到了他的身體,卻像是嫌棄一樣迅速地轉了過去。

到現在都冇有回頭看他一眼……

他身材有那麼差嗎?

勾不起她半點興趣就算了,居然還要被她嫌棄?

冷厲誠不死心地盯緊溫言,這個角度隻能看到她一點點白皙的臉頰和耳尖。

小巧的耳尖白裡透粉,看起來很嬌俏,但是卻一點害羞變紅的趨勢也冇有。

冷厲誠嘴角抿得死緊。

她心裡一定還在想著那個海馬哥哥,所以纔會對他冇興趣!--束。”“你還想乾什麼。”溫言蹙眉問道。今天花在冷厲誠身上的時間已經夠多了,她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帶你去玩兒個有意思的。”溫言還來不及想這裡能有什麼有意思的玩,就已經被拉到了一台夾娃娃機麵前。她不解地看著冷厲誠:“就這?”這種幼稚的東西,她三歲就不玩了好吧。看了看冷厲誠再看看夾娃娃機,以及裡麪粉不拉幾的幼稚玩偶,直接扭頭要走。但手還在冷厲誠掌心裡緊緊握著。“玩一會兒,放鬆放鬆。”冷厲誠直接拉著溫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