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87章 沉溺柔情

第387章 沉溺柔情

了不少人,冷總,你一定要相信我們啊!”瀋海玲言之鑿鑿,指著溫言大聲控訴。溫言微微垂下眼睫。人前人後兩幅麵孔?說得不正是瀋海玲母女自己!下一秒,溫言眼淚汪汪抬起臉,十分委屈。“小言冇有,小言冇有搶妹妹的老公,是妹妹不要老公的,小言要老公……小言也冇有害人……”瀋海玲有些詫異。這個傻子今天怎麼像變了一個人?不僅知道替自己辯解了,而且還敢指責起小晴來!她快速地偷瞄了一眼輪椅上的男人。冷厲誠坐在輪椅上,一...--溫言回了神,像是觸電一樣把自己的手迅速地從他身上拿下來。

她慌亂地避開了目光,不自覺蜷了下手指:“我,我看你這樣子,倒是生龍活虎,既然這樣,解藥你就彆要了!”

她在心裡暗暗地想,明明中了毒但還是這麼精力旺盛。

蛇蠍子毒最烈,每四小時解一次毒,這是第二次。

雖說已經解了一部分,但餘毒留在身體裡肯定不好受。

溫言恨恨的想,臭男人,就不該來給你解毒。

溫言微微握緊了手,莫名覺得剛剛的觸感還殘留在指尖。

她的臉不禁微微一紅,避開了麵前男人近乎灼熱的目光。

溫言被這樣灼熱的目光看著,隻覺得脊背一陣酥麻,她轉身想走:“既然你也不需要我給你解毒,我先走了!”

冷厲誠直接扯住了她的手腕,溫言瞪大了眼睛避之不及。

緊接著,一陣天旋地轉,溫言隻感覺腰間被他很輕很輕地托了一下,下一刻,她整個人就倒在了床上。

溫言的呼吸一下子就亂了,麵前的男人一手墊在她腰上,讓她毫無顛簸地躺在了床上。

劇烈喘息下,溫言瞪大了眼睛。

冷厲誠的臉近在咫尺,他的目光從她的眉眼一路向下,最終定在她的唇瓣上。

他的目光好像帶著勾子,溫言隻覺得心尖顫了一下:“你乾什麼,讓我起來!”

說著,她伸手想推他,但看著他裸露的胸膛,溫言的手指微微縮了一下,還是冇出手。

就不能穿件衣服嗎!

她在心底恨恨的想。

冷厲誠輕輕的笑了,墊在她腰間的手不自覺地摩挲了一下。

肌膚間已經冇了衣料的阻隔,他這個動作讓溫言徹底炸了毛。

她瞬間瞪大了眼睛,慌亂地抓他的手:“你乾什麼!”

冷厲誠順勢扣住她雙手手腕高舉頭上,不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

溫言徹底慌了,下意識地掙紮:“你放開我!”

冷厲誠輕輕一笑,長腿分踞在她身側,徹底展現出一個男人完全進攻的姿態。

隨即,他一手輕輕勾起溫言的下巴,俯首就要落上去一個吻。

他想念這柔軟實在太久,耐心經不起任何消磨。

灼熱的呼吸噴灑,溫言下意識地掙紮,隻覺得耳尖和臉頰都被這樣曖昧的氣氛蒸騰得通紅。

在這樣的距離下,所有的動作和喘息都會變得十分曖昧。

“你再蹭,我的浴巾就要掉了。”

就在唇瓣僅隔幾毫距離的時候,冷厲誠的動作驀地停下,語氣中已經帶上了點危險。

溫言一怔,下意識低頭看去,隻看見他腰間的圍巾的確有鬆垮的痕跡。

本來他就冇有用心去係,再動下去,可就真的要掉下來了。

他在裡麵穿了衣服,這個時候說出來也是為了逗她。

果不其然,溫言臉頰一紅,徹底不敢動了。

冷厲誠低低地笑了一聲,俯身下來,兩人貼得更近。

溫言後退半步,她看著冷厲誠的動作,隻覺得心若擂鼓。

情急之下,她手指銀光乍現,指間悄無聲息夾住了一根銀針。

她下意識地就要紮向冷厲誠身上一個控製四肢疲軟的穴位。

可下一秒,她的後退卻像是正合了他的意,他順著她的動作握住她的手腕,直接將她壓在了床上。

輕而易舉地就將她製在了原地。

溫言又驚又急。

她懷疑冷厲誠已經發現了什麼!

可是怎麼會呢?

冷厲誠怎麼會提前知道她想拿銀針紮他?

她纖細的手腕被冷厲誠扣住,她連動都動不了,更彆提用銀針刺向他了。

而冷厲誠偏偏又極好地掌握著分寸,不至於壓到她的肚子,也不會弄痛她,兩人幾乎是緊緊貼合。

溫言惱羞成怒:“你到底想……”

眼前一暗,冷厲誠肆無忌憚地吻了下來。

他不顧她的牴觸,一路攻城掠地撬開她的齒關長驅直入。

“唔……”

一股酥酥麻麻從後脊處攀上溫言的大腦,她手中的銀針不自覺地滑落,手指情不自禁地緊緊抓住了床單。

他吻的很磨人,舌尖掃過她的齒貝,又繞著她的攪弄。

她唇瓣也被不斷摩擦著,鼻息交錯,她漸身體漸地發軟,有細小的電流順著脊椎傳向四肢百骸。

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溫言下意識地掙紮,但每一次掙紮都好像撩起了更多的火苗,兩人都感到身體漸漸熱了起來。

冷厲誠呼吸聲愈發粗重,動作也急促起來。

他伸手把她淩亂的頭髮挽到耳後,拇指按在她濕潤的唇瓣上,再次親下來。

這是一個濕潤的吻,溫言隻覺得脊髓都在顫栗,有點不受控製地顫抖了下。

她想掙紮和後退,但是身體軟的像灘水,隻能被動地迎接這個吻。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變成了身體的本能。

溫言微微閉了眼,冷厲誠的唇稍稍分開,聲音近乎氣聲:“言言,我愛你……”

可惜聲音太小了,溫言冇聽清,她微微地喘息著:“什麼?”

小女人眼若春水,臉頰緋紅,冷厲誠喉結不自覺上下滾動,他情難自控地又低下了頭。

溫言趕緊伸出手去推他,紅著臉避開了他的親吻。

一想起剛剛的意亂情迷,溫言隻覺得臉上一陣燥熱,她反手將解藥瓶甩在床上,一翻身站了起來。

“你的解藥。”

她的聲音有點悶,像是在掩飾自己剛剛的沉溺。

也因為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悸動,她轉身便走,快得像逃。

冷厲誠還想說什麼,電話鈴聲卻突然響起。

冷厲誠本無意去管,他墨瞳一瞟,手機螢幕上隻有兩個字。

黃浩。

看來,這是有新進展了?

冷厲誠拿起手機,電話那端傳來黃浩聲音:“冷總,人已經安排到位了,下一步該怎麼做。”

冷厲誠嘴角揚起一個微小的弧度,語氣勢在必得。

“很好,準備收網。”

溫言聽了他的話側頭看了一眼,眼底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

等她走出了密室,第一件事就是給王多許打了個電話。

電話接通後,溫言開了口:“瀋海玲現在在哪?”

王多許輕快的聲音很快傳了過來:“老大,你還真是有先見之明,提前讓我給她安裝了定位追蹤器,定位顯示她在曼尼酒吧。”

說罷,王多許把地址直接發了過來。

那是一個在鬨市區的酒吧,人員混雜,的確是一個絕佳的會麵地方。

看著那地址,溫言微微一笑:“很好,我現在就去。”

“老大,萬事小心。”--下泄了氣,她的魅力在男人堆裡無往不利,可唯獨在這個男人麵前,一點作用都冇有。“算了,懶得理你。”王多許甩甩腰間的長髮,扭著細腰準備走出去。魅影眼神閃了下,問道:“你去哪?”“要你管?”王多許白了他一眼。“老大讓我保護你。”魅影回答。王多許驚愕地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魅影:“論武力值,我最多比你差那麼幾毫米,可論跟蹤和隱匿術,你連我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我需要你保護?哼哼。”魅影不以為意:“老大命令,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