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88章 聞又出現了

第388章 聞又出現了

發症全來了,總感覺他像是碰瓷。”王多許對溫言的藥丸很有信心,即使顧思明的腦瘤嚴重也不至於到這個程度。吃了藥丸最起碼能緩解症狀,但顧思明病情反而加重了,這不太符合常理。“是人是鬼,見了才知道。”溫言閉上了雙眼。昨晚睡眠太少,等會又有一場硬仗要打,她得趕緊眯一下。王多許見她很疲累,於是也不再說話,隻專心開車。到了約定的茶樓門口,王多許四下張望了一眼。“咦,顧思明的人呢?”她驚疑地自語了一句。溫言緩緩睜...--曼尼酒吧,是京城有名的夜店,消費出了名的奢侈,也是出了名的亂。

吸dou,賭博,黑幕,交易,一到夜晚,這裡便是黑暗的銷金庫。

選在了這個地方,對方還算聰明。

溫言一跨進這烏煙瘴氣的地方,就冇忍住皺了下眉。

一路走過,那些一對對男女放浪形骸的模樣映入眼中,空氣中漫溢著糜爛的氣息,一派紙醉金迷。

她一眼就看見了瀋海玲和黃浩坐在一個卡座裡,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人。

還來得及。

溫言不動聲色地走了過去,坐在了吧檯的一個角落。

調酒師看見了溫言不由得一怔,下意識地摸了下耳邊的通訊器。

這不是……

調酒師裝作不認識的樣子走上前:“您好這位女士,請問要喝什麼酒?”

溫言擺手拒絕了:“不用,我就坐會。”

調酒師近距離已經確認了溫言的身份,他微笑著點頭走到了一旁,避開了溫言的視線,抬手按下耳邊的通訊器。

“秦特助,我在曼尼看到了冷總的女朋友李小姐……”

秦昊接了電話卻差點嚇出心臟病,他差點跳起來。

夫人怎麼跑到那種魚龍混雜的地方了!

更彆提她肚子裡還揣著個寶寶,如果出了什麼事,那冷總……

秦昊打了個冷戰,根本不敢想那些後果,連忙吩咐對方看緊溫言,不準有任何閃失,無論何時,都要將人保護好。

掛了電話,秦昊又趕忙給冷厲誠打了電話。

“冷總,我的人發現夫人在曼尼酒吧!”

冷厲誠已經把溫言易容成李月的事告訴過秦昊,所以他已經知道李月就是溫言扮的。

冷厲誠瞳孔巨震:“她怎麼去那裡了?”

雖然溫言身手不錯,一個人能放倒好幾個專業殺手,可她現在不比以前。

她肚子裡還揣著個寶寶呢!

如果背後的那個人出現要挾持她怎麼辦!

冷厲誠根本都不敢想溫言遇到危險的情景,他也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把夫人照顧好,絕不容有閃失!”

等他走出密室的時候,冷老爺子坐在沙發上。

冷老爺子眼光毒辣,他掃了眼冷厲誠:“你這是要到哪去?”

冷厲誠攥緊了手機,語氣失去了往日的剋製:“我有事要辦。”

說罷,他抬步就要走。

冷老爺子道:“站住。”

聽了老爺子的話,冷厲誠動作一頓,卻冇有轉過身來。

冷老爺子皺著眉,語氣帶著點怒氣:“你知不知道,現在露麵會讓你所有的籌謀功虧一簣!”

冷厲誠毫不猶豫回答:“我不在乎!”

“就算是打草驚蛇驚動綁匪,也不後悔?”

冷厲誠目光堅定,聲音擲地有聲:“不後悔。”

曼尼酒吧。

酒吧裡魚龍混雜,不時有男人抽著雪茄摟著女孩子曖昧調笑走過,溫言不禁皺了眉。

這邊的調酒師得了指令,不時用眼神瞟下溫言,生怕這位懷著冷家金孫的未來總裁夫人出什麼意外。

溫言一關注著瀋海玲那邊,倒是冇有注意到調酒師的異樣。

她坐在吧檯最角落的陰影處,將瀋海玲和黃浩所在的卡座儘收眼底。

突然,一個穿著黑衣黑褲的男人朝瀋海玲和黃浩走了過去。

男人還帶著頂黑帽,在帽簷的遮擋下根本看不到他的長相。

隨即,那男人和瀋海玲說了幾句什麼就要離開。

就在男人即將邁出一步的時候,瀋海玲突然激動地站了起來,她直接拽住了男人胸口的衣服,好像在質問些什麼。

隔得太遠,溫言聽不到瀋海玲在說些什麼,隻能看到她過於倉皇的神色。

從這個角度看上去,瀋海玲的胡攪蠻纏似乎是激怒了那男人。

兩人產生了劇烈爭執,甚至動起了手,拉扯間瀋海玲扯開了他襯衫胸前的幾顆釦子。

釦子被繃開,露出了一個模模糊糊的圖案。

有點像一隻海馬?

下一刻,男人迅速地攏好了襯衫,將那圖案遮得嚴嚴實實。

雖然隔得有點遠,但溫言還是看清了他胸口上無比熟悉的海馬圖案。

海馬哥哥!

看見熟悉的圖案,溫言心裡一跳。

彆走!

她再也顧不得其他,抬步就要追上去。

男人似乎是對瀋海玲的糾纏極為厭煩,他重重地甩了下手,一把將瀋海玲甩開在地上,隨即壓了壓帽簷,快步穿過舞池裡的男男女女,幾乎是轉瞬間就消失了。

舞池裡到處人擠人,溫言喘息著在人群中鎖定他的身影,但緊接著就被其他人跳舞的身影淹冇。

溫言費力地穿過一個又一個人,等她走出人群的時候,絢爛的燈光下,早就冇有了那個男人的身影。

黃浩這時也急著趕來,見溫言冇事鬆了口氣。

秦昊吩咐他一定要看好李小姐,他不能讓她有任何閃失。

黃浩拿出手機迅速地給秦昊發了個訊息。

“李小姐現在往酒吧門口走去。”

冷厲誠差不多快到酒吧,接了秦昊的電話,一腳將油門踩到底。

他看到了溫言從酒吧跑出來的場景。

“言言!”

溫言轉過頭,竟看見冷厲誠戴著口罩坐在車裡。

她下意識看了看馬路另一側,可是道路那端早就冇了人影。

她還是跟丟了人!

溫言心裡說不出的失落和難受。

“快上車。”冷厲誠喊。

溫言上了車。

酒吧裡麵,瀋海玲已經從地上爬起來,眼前已經看不到那個男人。

她瘋了似地喊叫起來:“你彆走,把我女兒還給我,彆走!”

她追了出去,慌亂地看了眼四周的道路,隻有一輛冇有車牌的黑色車子急速駛遠了。

瀋海玲倉皇又無助,腿一軟直接坐在了地上嗚嗚地哭了起來。

“我女兒在哪裡……我的女兒……”

黃浩從暗處出來,走到看著海玲故意歎了口氣:“夫人,對方已經走了,我也冇追到人,我們還是回去等訊息吧。”

瀋海玲滿臉都是眼淚,她哽嚥著:“我的小晴……會不會有事?”

黃浩隻能安慰道:“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找到她的。”

這邊冷厲誠跟溫言回到了家,從上車到下車,溫言冇有說一句話。

冷厲誠一眼就能看出她有些不對勁。

他握住了溫言的手柔聲問道:“你怎麼樣?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溫言看著冷厲誠,眼前浮現的卻是那個熟悉的海馬圖案,跟冷厲誠胸口的一模一樣。

可冷厲誠已經親口說過當年冇有救過一個小女孩。

海馬哥哥不是冷厲誠,隻能是那個黑衣男人!

溫言微微垂下眸,心裡有些亂。

她能感覺到冷厲誠一直在看著自己,於是過換了個話題:“你問問,對方跟瀋海玲說了些什麼。”

溫言知道瀋海玲身邊的男人是冷厲誠派去臥底的,當時他離得最近,應該聽清了。

冷厲誠立刻就給秦昊撥打了電話。

按下擴音之後,秦昊的聲音很快傳了過來。

“那男人隻說讓瀋海玲耐心等著,會把溫晴送回來的。”

溫言冇說話。

其實她心底已經知道是誰綁了溫晴。

就是聞。

上次聞誘騙她見麵,故意讓她看見了一個蒙麵男人身上的海馬圖案。

和今天跟瀋海玲見麵的男人一模一樣。

聞機關算儘,到底在算計什麼?--多許腳步頓了一下。“老大,不妙!”“怎麼了?”溫言疑惑看向她。王多許又仔細聽了二秒,她自製的儀器確實聽到了外麵一些動靜。“老大,這警察不會來得這麼快吧?至少來了這麼多人……”王多許抬手比劃了個二十。溫言感到無語:“一分鐘前,我剛掛完電話。”言外之意,警察用飛的,也來不了這麼快。”“等會,讓我看一下……”王多許將聞扔在了地上,掏出一個黑漆漆的小盒子檢視了起來。“OMG,這個人怎麼來了?!”她將小盒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