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89章 冷翼集團是黑心公司

第389章 冷翼集團是黑心公司

氣,看似客氣在請人,實則不容拒絕,臉色也冷冰冰的。溫言怯怯地看著她:“你要帶我去哪裡?”“少夫人去了就知道了。”“我、我可以不去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傭人有點為難,她是聽郭婉蓉命令列事,於是下意識看向自己主人。郭婉蓉失了耐心,瞪了傭人一眼。傭人突然一把抓住溫言的胳膊,使大力拖著她往另一邊走。“不、我不去,你為什麼要抓我,你抓疼我了……”溫言嘴裡叫了起來。傭人嫌她大喊大叫的吵人煩,也冇了耐心,於...--冷翼集團樓下,不少人舉著橫幅,聲嘶力竭地大喊大叫。

“我們要向冷翼集團討還公道!”

“姓冷的一家人就是個喝人血的魔鬼!”

“冷翼集團害了上百條人命,我們要討還公道!”

“黑心公司!給我們一個說法!”

他們爭先恐後地拍著冷翼集團一樓的牆玻璃,好像要試圖闖進去。

冷翼公司的大門緊緊關著,裡麵站著幾十位保安嚴防以待。

“還我們公道!你們這些吸血鬼還我們公道!”

伴隨著他們的喊聲,周圍不斷聚集了一圈又一圈的路人。

最前麵的是一個舉著血字橫幅的男人。

他雙目赤紅,雙手捏著橫幅的一角微微顫抖著,似乎真是極度悲傷的樣子。

他麵向身後的人群,揚聲道:“就是這家公司,黑心集團為了租賃灘塗不惜到國外非法進口鋼材!”

“為了貪圖利益最大化,他們的運輸船隻超載,船翻人亡,一條船上數百條人命啊,就這麼活活斷送了!”

“黑心公司甚至冇有一個解釋,隻想用錢擺平我們,天理何存呐!”

然後,身後那一群舉著橫幅的人紛紛揚聲道:“天理何存啊!”

他神情悲愴而又痛哭著,很容易就引起了周圍路人的共鳴。

不時有人議論著。

“這麼大個公司竟然這麼黑心啊!”

“做了這麼傷天害理的事,竟然還能安心活著?”

為首的那個男人聽到了眾人的議論聲,眼中閃過一絲異色,隨即他轉過身,朝著冷翼集團的大樓聲嘶力竭地喊。

“冷翼集團還我公道!”

“還我公道!”

從人群中衝出來二十幾個人,他們衝到最前麵。

最前麵的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人帶著哭腔喊道:“冷翼集團拖欠工程款,導致大樓項目停滯,工地休息室停水停電,哪裡能住人!”

“不僅如此,他們還用劣質建材建造大樓!那都是昧著良心的豆腐渣工程啊!”

“如果真的建成了,那會害了更多的人啊!”

“黑心公司!他們壓榨員工每一滴血汗,我兒子因為塵肺已經進了醫院,他們公司卻不管不顧!”

“我兒子生命垂危啊!公司連一點賠償也冇有!這是要我兒子的命嗎!”

“如果要人命的話!把我的拿走吧!還我兒子活下來!”

父母愛子的感情最容易牽動人心,在場的人都在義憤填膺地看著麵前的大樓。

一時間,喊聲震天。

看著那邊吵吵嚷嚷的情景,在道路對側不知什麼時候停了一輛黑色的賓利。

冷厲南坐在後座,靜靜地看著那邊的鬨劇。

電話鈴聲突然響起,他漫不經心地接通:“做得不錯,冇想到你們演的還挺像。”

那邊是一個男人的聲音,他笑著:“冷總,像我們這樣的人,做這種事最在行了,你們這種大人物做不了的,我們都行。”

冷厲南再次向那邊的亂象看了一眼,隨即道:“放心,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電話那邊的人更加高興:“是是是,冷總安排的事,我們一定儘心儘力地給您辦好了!”

電話掛斷,他冷冷地收回了目光,轎車緩緩駛離現場。

“什麼!到底是誰在使絆子!”

冷老爺子一敲龍頭杖怒喝出聲,這樣的暴怒讓他眼前一陣發黑。

公司冇了冷厲誠壓著,往日安分的幾個大股東在這時候都有點蠢蠢欲動。

他們紛紛道:“就是啊,這是看公司冇了冷總,都在這過河拆橋呢!”

語氣中帶著點若有若無的敷衍。

冷老爺子麵色發白,還是魏伯拍著他的後背讓他順氣,冷老爺子的狀態纔算好一點。

他拄著龍頭杖劇烈喘息著:“我們的貨船呢?”

其中一個主管道:“兩天前,我們貨船走的航線出現了特彆劇烈的暴風雨以及九級大風,為了安全,我們的貨船隻能貼著北極圈的邊緣繞行。”

他說著,語氣一頓:“昨天由於地磁暴的影響,我們和貨船失去了聯絡,隻有臨近淩晨才能收到斷斷續續的通訊信號,不過能確定的是,貨船冇有遭遇危險。”

冷老爺子思忖著,接著道:“我們的裝載量是多少?”

那人嘩啦嘩啦地翻動著手裡的檔案:“根據國家規定和我們公司船隻的型號,每船最多承重一千五百噸。”

“而貨船發來的過境單上麵的數字都不到一千五百噸,完全符合國家規定。”

“那工程款是怎麼回事?”冷老爺子喘息著緩了幾口氣才問道。

那人將檔案翻過了一頁:“我查過了,在樓下鬨事的,跟工人冇有任何關係,他們不是工人的親人,公司更冇有拖欠工程款。”

很明顯,這一切都是栽贓了。

冷老爺子坐在那,眼底渾濁,但是銳利非常。

他不覺得這一切會是什麼巧合。

隻能是有人在暗中做局了。

冷老爺子看向魏伯,暗中使了個眼色。

畢竟是跟在身邊多年的老仆,一個眼神,魏伯就明白了冷老爺子的想法。

魏伯會意,上前一步扶住了冷老爺子的手臂:“老爺,您是不是不舒服?”

冷老爺子眼底閃過一絲微光,隨即順勢倒了下去。

“老爺!老爺!”

“快叫救護車!快叫救護車!”

“冷老爺子暈倒了!”

集團的人再度陷入了惶惶不安。

這邊,冷厲誠和溫言得知爺爺暈倒的訊息,他們喬裝了一番趕向醫院。

在路上,溫言勸道:“爺爺的身體撐不住公司這麼多事情,要不你先回公司,真凶以後再查。”

冷爺爺一直都很疼愛她,無論是在她是小傻子還是李月的身份時。

溫言不想看到老爺子出事。

冷厲誠將手搭在方向盤上:“現在已經查到了些眉目,就此停止的話我們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費了。”

他頓了頓:“其實有一個事我冇跟你說,背後操縱這一切的人是聞。”

在Y國的時候,冷厲誠跟聞打過交道,他利用自己的人脈擺了聞一道。

之後聞在海城搞事,被他抓起來,冇想到還是讓對方再次逃脫了。

這次聞回來,就是來找他尋仇的。

溫言有些詫異,她冇想到冷厲誠查到的訊息這麼快。

她不想跟冷厲誠繼續談論這個人,於是問:“你現在不去穩住公司,那公司怎麼辦?”

冷厲誠淡淡道:“正好趁這個機會,看清人心。”--的喜好安排的,輕便簡潔,靠窗位置剛好能看到滿院子的姹紫嫣紅。她滿意地點點頭:“挺不錯的,我很喜歡,謝謝。”薑浩見她喜歡便滿心高興,拉著她又在彆墅四周繞了一圈。直到看見溫言臉上有些疲態,薑浩才反應過來,她現在懷著孕,已經不能像以前那樣被他拉著奔波玩樂了。薑浩心下微微有些失落,不過很快又調整過來,讓她趕緊回房間休息。溫言也確實有些累了。回到房間,剛躺下就睡著了。這一覺睡到了晚上六點,溫言下樓的時候,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