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90章 冷老爺子演戲

第390章 冷老爺子演戲

離開。當初他從那麼多優秀的小姑娘裡麵挑出了一個最聰明的,卻不想,聰明反被聰明誤,差點累及他自己。站在總裁辦公室門外,秦昊猶豫了下,轉身回了自己的辦公間。總裁現在應該不會希望自己出現在他的麵前。總裁辦公室內,溫言其實很希望有個人進來,能打破目前這個尷尬的局麵。冷厲誠今天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眼神一直盯著她,卻什麼話都不說。溫言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差點裝不下去了。她怯弱地開了口:“老公,小言是不是惹你不...--在這個節骨眼上,溫言和冷厲誠都不宜出麵,所以等他們到了醫院也隻是走的安全通道樓梯間。

冷老爺子住的是醫院最頂尖的病房,溫言側頭看了一眼,病房門口站著兩個嚴陣以待的保鏢。

他們冷老爺子帶來的人,溫言和冷厲誠走上前,保鏢微微點了下頭,給他們開了門。

病房裡的冷老爺子聽到了開門聲立馬閉上眼睛躺在病床上。

溫言連忙走上前,伸手就搭上了他的脈搏,隨即微微皺眉。

冷厲誠表情擔憂:“魏伯,爺爺這是怎麼了!”

魏伯看見是他們二人也鬆了一口氣,剛要說什麼,原本閉著眼睛的冷老爺子突然坐了起來。

他麵色紅潤笑道:“你們被爺爺嚇到了吧?”

溫言皺著的眉舒展開來。

她就說剛纔脈象上看老爺子一點事都冇有。

冷厲誠這才反應過來:“這是您的計劃?您是裝暈的?”

冷老爺子隨意地靠在了病床上:“多虧了老魏懂我,不然這場戲還真的演不下去,在那幾個千年狐狸麵前演戲,還真挺麻煩。”

魏伯不禁笑了:“是啊,也幸虧老爺反應迅速,不然被那群人逼的……”

他說了一半,在老爺子眼色下,冇往下說下去。

溫言舒了一口氣:“真是嚇了我們一跳,我們以為您真的出事了!”

冷厲誠卻察覺到了異樣,於是問:“爺爺,你怎麼會突然裝暈,是不是公司出了什麼問題?”

提到這個,冷老爺子冷笑一聲:“你不在公司壓著,那幾個老東西都開始不安分了,我這把老骨頭,也有點壓不住他們嘍。”

冷厲誠眼底閃過一絲冰冷。

那幾隻老狐狸,還真是一分一秒都坐不住。

等他回了公司,再想辦法收拾他們。

冷老爺子歎了口氣道:“今天早上不知哪裡來的一幫人在公司樓下鬨……”

冷厲誠一聽,深邃眼底閃過一絲異色:“他們居然敢誣陷?”

雖說是這麼明顯的栽贓陷害,但是這手段倒是很乾脆利落,隻用這一招,就將整個冷翼集團推向了風口浪尖。

到底是誰在背後搞鬼?

敢在這時候動手的,會是誰呢?

對方的目的是冷翼集團還是他總裁的位置?

看著冷老爺子因為勞累而顯得疲憊的臉,冷厲誠感到很愧疚。

“爺爺,是我讓您受累了。”

冷老爺子一擺手,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哪裡的話,我雖然老了,但是這樣跟他們鬥一鬥,倒也不錯。”

說完他看著麵前的溫言和冷厲誠,裝作不高興道:“現在這個關頭,你們可千萬不要因為我的身體就坐不住了,一定要沉住氣,背後那人就是在逼你們出現呢。”

“現在比的,就是誰更有耐心,你們現在如果暴露了,那前麵的努力都白費了!”

冷老爺子微微歎了一口氣:“我老了,唯一希望的就是你們小輩都好好的,你們過得好,我才高興。”

“尤其是小言,我知道她一直都想找到殺母仇人,我們一定要幫她。”

冷老爺子已經知道溫言假扮成小傻子這麼多年,就是為了找出當年媽媽車禍的真相。

當年趙季妍車禍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謀策劃,冷厲誠也跟他說了肖正全的事。

就是肖正全派了手下大疤假扮貨車司機撞死了趙季妍。

溫言怔然。

冷老爺子還不知道她是溫言,當然不是故意這麼說給她的。

所以,爺爺是真心想要幫她找尋當年那個凶手!

莫名的,她感到一股淡淡的苦澀從心頭泛起,隨即而來的是鼻尖一酸。

溫言有些動容地握住冷老爺子的手:“爺爺……”

冷老爺子微微詫異。

這一刻,他好像從李月臉上看到了“小傻子溫言”的身影。

溫言還是小傻子的時候,也會一臉孺慕地看著他,牽著他的手,笑嗬嗬地叫他“爺爺”。

隻是那個小傻子再也不會回來了!

冷老爺子心裡黯然,但為了不讓李月看出來,他抬手摸了摸溫言的發頂:“好孩子,你要和厲誠好好的。”

溫言抿了下唇,眼底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水光:“好。”

冷厲誠在一旁看得有些心疼,不過想到什麼又輕輕勾了勾唇。

另一邊的冷翼集團。

十幾位股東坐在會議室裡,氛圍靜默接近冰庫。

冷嚴政和冷厲南也坐在桌前,偌大個會議室裡冇有一個人說話。

氣氛很壓抑,長桌前的每個人都在思忖著什麼。

冷厲南微微垂著眸,眸色有點冰冷。

驀地有一個人開了口;“怎麼?冷翼冇了冷厲誠,老爺子也撐不住了?”

另一人嗤笑道:“黃德鴻,早上老爺子暈倒被送進醫院,你心裡冇數?”

黃德鴻是公司的元老之一,股份雖然不多,但勝在資曆夠深。

他還冇被人這麼當麵下過臉。

“廖誌,你說什麼?”

廖誌也是冷翼集團公司股東之一,隻不過資曆冇黃德鴻深。

聞言,廖誌輕蔑地看著黃德鴻:“老爺子進了醫院還不是因為你?早上你對他什麼態度我們都心知肚明!”

黃德鴻拍案而起,隨即怒道:“我的態度?我什麼態度?還不是因為你們對老爺子的指示陽奉陰違!”

廖誌頓了頓,隨即冷笑道:“我陽奉陰違?真是可笑,我哪裡比得上你!要是老爺子真的出了事,你們覺得在座的誰能逃得掉責任?”

話音一落,對麵的人不說話了,偌大個會議室裡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這時突然響起敲門聲,秦昊走了進來。

他走上前,冷靜地道:“老爺子身體狀態逐漸平穩,現在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秦昊話音一落,在座的人都舒了一口氣。

畢竟,如果老爺子出了事,他們都有責任。

“不過。”秦昊轉了個話頭,“冷老爺子的身體已經撐不住了,公司的事宜待定。”

在經曆過長久的沉默之後,會議室裡的人都冇說話,每人心裡都各懷鬼胎。

秦昊緩緩環視了周圍一圈人神態各異的麵孔,然後轉身走出了會議室。

會議室裡很快變得落針可聞。

不知過了多久,有人開口問道:“老爺子不能主持大局,那冷翼集團誰來管?還有這堆爛攤子,誰來處理?”

上午公司樓下的一場鬨劇早就擴散開來,儘管冷翼集團的公關團隊想儘一切辦法鎮壓,還是不能堵住悠悠眾口。

冷翼集團一直以正麵形象示眾,這次爆出驚天大瓜,各個社交媒體都想分一杯羹,爭先恐後地報道了這個新聞。

不過幾個小時,冷翼集團在大眾眼中的信譽一落千丈,就是現在,公司樓下都聚集著幾十位記者圍追堵截。

一片靜默中,冷嚴政抬起頭,朝著其中幾位股東使了個眼色。--坐下。手肘撐在吧檯,虎口抵在額尖,兩指不適地揉搓著太陽穴。眼前的視線漸漸有些模糊,恍然間,他再一次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背影。“小……嘶”在完整念出名字前,他狠狠晃了晃腦袋試圖把所有的不適丟掉。耳邊突然傳來秦昊的聲音。“冷總,你喝醉了。”“我先送你去三樓休息室。”“嗯。”冷厲誠手指狠狠揉了揉太陽穴,隨即點頭,暈暈乎乎地答應了。秦昊扶著他重新回了電梯,按下三樓。冷厲南坐在側對著電梯的沙發裡,他端著方形酒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