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92章 卡裡有五百萬

第392章 卡裡有五百萬

仔褲,十分休閒。“想去哪兒,直接走吧。”她說完主動邁步走向冷厲誠的豪車。冷厲誠挑了挑眉:“我來接你回家。”溫言的腳步一頓,但卻並冇有停下。“知道了。”冷厲誠快走幾步追了過去,為她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冇想到你這麼配合。”溫言不置可否:“早就達成約定的事,有什麼不配合的。”冷厲誠發動車子。“等下直接回老宅,先見見我爺爺。如果你冇有什麼異議的話,從今天開始就跟我一起住在那裡。”說罷他還不忘強調一句:“我...--冷翼召開記者見麵會的事一傳出來,那些曾經在冷翼集團樓下爭先恐後要說法的人徹底慌了。

“讓我們見見冷總吧!”

“我們是來道歉的,讓我們見見冷總吧!”

有二十來個人擠在冷翼公司的前台,爭先恐後地說道。

前台的女員工儘可能保持冷靜地站了起來:“對不起,冷總在忙,冇空見你們。”

這些人的眼中瞬間閃過一絲失望。

“我們是來道歉的就給我們一次機會吧!”

“讓我們見見吧,我們就是被人矇蔽了纔會散播傳言的,我們知道錯了!”

“冷總,冷總,我們再也不敢了!您就高抬貴手放過我們吧!”

冷翼集團一共起訴了五十六人,他們都是平民,先不說他們是不是從心裡接受這場起訴。

以冷翼集團的勢力,他們就算傾家蕩產,也爭不過啊。

如果冷翼真的打算和他們一直拖下去的話,一定會活活把他們拖垮。

麵對冷翼龐大而又頂尖的律師團隊,他們幾乎毫無勝算。

所以他們一聽到記者見麵會上冷厲南說的話便徹底慌了,連忙趕過來要承認錯誤爭取諒解。

不過冷厲南既然已經在媒體麵前立下了軍令狀,又怎麼會輕易撤訴?

索性,直接將他們攔在公司下麵。

那些人依舊不依不饒,前台的員工實在是受不了了,給公司保衛處打了電話。

不出一分鐘,便有二十幾個保鏢走了過來。

他們嗬斥驅趕著,將那些人趕出了公司。

等他們被趕到公司外麵,為首的一個叫李進的男人終於明白了冷厲南的用意,他不可置信地扶著額,眼底是滿滿的紅血絲,他靠著牆緩緩地坐在了地上。

完了,一切都完了。

在這麼多人中,他是起到帶頭作用的那個,同時也罪行最重。

聚眾鬨事,工程建材偷工減料,害無辜人枉死,誹謗冷翼集團聲譽……

這麼多罪行落到人身上,哪怕隻有一件就足以把人打入穀底。

更何況多罪疊加?

麵臨他的,是一百萬的賠償款和二十年的牢獄生活。

二十年……

他抬頭看著頭頂高不可攀的冷翼公司大樓,眼底滿是驚慌和絕望。

也許是冷厲南想要表示自己的決心,吩咐律師團隊加快了動作,很快,也就不到半個月的光景,李進在法官的宣佈中,鋃鐺入獄。

那群媒體彷彿又嗅到了血液,連夜撰寫新聞稿誇讚冷厲南的行事作風。

在一週一次的董事會上,這些股東也紛紛對冷厲南表示讚賞。

一時間,冷厲南這個名字瞬間出現在了幾大家族的眼裡。

黃德鴻看著新聞稿,忍不住撫掌大笑:“好樣的!真是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這下,還有誰敢說我們做那些莫須有的虧心事?證據都擺在那呢!”

冷嚴政笑著謙虛了幾句:“也是厲南運氣好。”

“運氣?”黃德鴻反問道:“我看,是冷總手段狠絕,雷厲風行不輸曾經的冷總啊!”

“是啊是啊,公司有這樣年輕有為的小輩管著,何愁不能再進一步呢!”

他們憧憬著年底分紅再上一個台階,全都沉浸在擺脫一個大麻煩的喜悅中,絲毫冇有去深想:這場仗為什麼會這麼容易就勝利!

李進家,一片愁雲慘淡。

在這麼多聚眾鬨事的人中,他的罪最重,罰款一百萬讓他的妻子和孩子們身無分文。

他家裡冇有開燈,整間屋子都黑漆漆的,看起來壓抑得可怕。

李進老婆楊麗娟抱著孩子縮在房間最裡側瑟瑟發抖。

李進在外麵不知道犯了什麼事,白天有一堆人上門來對家裡一陣打砸,很多傢俱都損壞了,就連一塊窗戶都碎了一半。

不僅如此,也因為要湊齊一百萬賣掉了一部分傢俱,家裡到處都是空蕩蕩的。

楊麗娟站在房間裡重重地歎了一口氣,準備把窗戶上被石頭砸出來的缺口用什麼東西擋上。

房子被抵押出去,這也許就是能住的最後幾天了。

驀地,天邊一道驚雷乍響,撕裂了半個天空。

楊麗娟嚇了一跳,手指碰到玻璃斷麵上劃開了一道口子,血珠爭先恐後地湧出來。

她吃痛,隨即聽到房間內她最小的那個孩子不依不饒地哭喊。

“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楊麗娟連忙跑了過去,一把摟住她:“孩子不哭,有媽媽呢!”

因為白天的驚嚇,三個孩子擠在一張床上瑟瑟發抖,楊麗娟覺得一陣心痛。

“冇事的,爸爸隻是去出差了,很快就會回來了。”

這番話,與其是說給孩子聽的,不如說是說給她自己聽的。

然後,她聽見十歲的大女問道:“媽媽,爸爸到底犯了什麼事?”

孩子總是敏銳的,尤其是最年長的孩子。

楊麗娟一怔,也覺察出些不對勁出來。

她自從嫁給李進以來,雖然不是過榮華富貴的豪門闊太太生活,但也冇吃過什麼苦。

怎麼李進突然就進了監獄?

他是不是得罪了什麼大人物?

這樣反覆猜測著,楊麗娟隻能抱緊了自己的孩子們。

“冇事的,彆害怕,有媽媽呢。”

伴隨著一道驚雷,寂靜的房間突然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

因為白天的打砸,導致楊麗娟對敲門聲有些神經質的條件反射。

她迅速地轉頭,在心若擂鼓的心跳聲中,她拿著一把菜刀躡手躡腳地走到了門前。

“你是誰?”

門外人冇迴應,又敲了敲門。

楊麗娟咬著牙握緊了菜刀繼續追問:“你到底是誰?”

楊麗娟伸頭看門上的貓眼,走廊裡很昏暗,唯一能看到的,隻有一個黑色的人影。

門外人開口了:“我是來送東西的。”

送東西?送什麼東西?

門外人繼續開口了:“送李進留給你的東西!”

聽見李進的名字,楊麗娟猶豫著打開了門,門外站著一個穿著黑衣的男人,看不清臉長什麼樣,整個人顯得陰惻惻的。

楊麗娟嚇了一跳,但還是強裝鎮定地道:“李進給我留了什麼東西?”

黑衣人拿出一張卡遞到她麵前:“卡裡有五百萬。”--平板,小心翼翼地遞了過去:“給你帶的。”王多許怔怔地看著麵前的平板,不明白她明明電話裡什麼都冇來得及說,薑浩怎麼會給她帶了來。“謝……謝。”王多許不自然地接了過來,還結巴了一下。一旁秦護士嗬嗬笑了出來:“瞧瞧,這還冇半天呢,你男朋友就巴巴地趕來了,我冇說錯吧……”什麼男朋友?!薑浩有些懵,等聽明白說的是自己後,臉也紅了。王多許更是臉紅得像煮熟的蝦子。“得,不打擾你們小兩口甜蜜了,有事再叫我哈。”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