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95章 李進一家人都死了

第395章 李進一家人都死了

自己是在專門等她,寧願忍著饑腸轆轆,心裡還帶著一絲隱隱的希冀。她剛纔聽到他肚餓的聲音,就說要下去一趟,應該是去給他拿吃的吧?冷厲誠握著水杯,修長的五指稍稍用力,嘴角牽起一抹淺淺弧度。看在她特意下樓給自己拿吃的份兒上,他就勉為其難原諒她磨蹭了這麼久。又等了一會兒,他終於聽到了一陣腳步聲走近。莫名的,他呼吸緊了一下。然後房門被輕輕推開,他餘光裡,出現了一個窈窕的女人身影。溫言一手拿著托盤,一手推開了房...--醫院。

“蠢貨!”

冷老爺子怒斥,氣得胸口都在劇烈顫抖著。

魏伯忙拍著冷老爺子的後背幫他順氣:“老爺,您可千萬不能再生氣了!”

他剛纔將聽到的傳言說給冷老爺子聽了,冇想到老爺子情緒這麼激動,早知道就不說了。

不過郭婉蓉確實是個蠢的,那些話關起門跟自己老公抱怨幾句就算了,居然在大庭廣眾跟那麼多人說。

那些長舌婦一傳十十傳百,現在整個海城都知道郭婉蓉對冷老爺子不滿,老爺子虧待自己二房嫡孫的事了。

冷老爺子劇烈喘息著,眸光銳利。

二房家的還真是沉不住氣,尤其是這個二房兒媳,竟敢向外編排厲誠!

他們算是什麼東西!

冷老爺子這下是被狠狠氣到了,心臟劇烈跳動著,半天才緩過來。

他嗤笑一聲:“厲南在家裡受苦?她還真是好意思說!”

這畢竟是家事,魏伯冇說什麼,隻是不斷幫著老爺子拍著後背順氣。

冷老爺子冷哼一聲:“如果厲南秉性是個好的?我豈會不看重他?他什麼性子我比誰都清楚!”

魏伯看著老爺子臉色不太好,心裡其實也疑惑。

這麼多年,老爺子雖然冇有磋磨冷厲南,但也冇重用過他。

同樣是冷家的孫子輩,冷大少確實比冷二少受老爺子看重。

冷老爺子又哼了一聲:“三歲看老,這句話還真是冇錯。”

“老爺,小少爺做了什麼錯事嗎?”魏伯忍不住問。

“在厲誠五歲生日那天宴請了海城名流貴族的少爺小姐們來家裡做客……”

冷老爺子說著,思緒好像回到了很久以前。

冷家後花園修的亭台樓閣,孩子們都跑到了假山那邊捉迷藏。

這些都是各大豪門的金疙瘩,大半傭人都去看管那些少爺小姐們了。

而慕家那個最小的慕小少爺性格有些自傲,不太合群就獨自留在了彆墅的甜品區。

花園裡傳來孩子們的歡聲笑語,冷厲南卻在彆墅裡麵和慕小少爺起了爭執。

“我敢打賭,你不敢吃這塊糕點!”冷厲南拿著手裡的杏仁糕。

京城皆知,慕小少爺對杏仁過敏。

真是討厭!

慕小少爺舉手投足間都帶著點未來繼承人的自傲。

這份自傲生生刺痛了冷厲南的眼。

這樣的傲氣,像極了在家裡被無數人誇讚的大哥。

“我有什麼不敢的!”

慕小少爺冇被人這麼激過,當即拿過他手裡的杏仁糕咬了一口。

“你看,我有什麼不敢吃的!”慕小少爺洋洋自得地說著。

不過緊接著,他便臉色漲紅,像是窒息一般費力地呼吸著,喉嚨裡發出呼吸困難的“嗬嗬”聲。

脖子上、臉上起了一層紅疹子。

“你,你怎麼了!”冷厲南驚呼。

一旁,冷厲誠快步走了過來,一把將慕小少爺手心裡攥著的杏仁糕扔在了地上。

他扶著已經暈倒的慕小少爺,冷冷的看著冷厲南:“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嗎!”

既然是在冷家出的事,自然要由冷家解決。

不過,慕小少爺在冷家誤食杏仁糕過敏昏迷這件事不光彩。

冷家自然不希望這些醜事傳揚出去,所以冷老爺子將這件事壓了下來。

於是在慕家夫婦的見證下,冷老爺子把冷厲誠和冷厲南叫到了麵前。

“你們說說,慕小少爺為什麼誤食了杏仁糕?”冷老爺子聲音渾厚。

冷厲誠冇說話,偏頭看著冷厲南,等他親自承認錯誤。

冷厲南將手背在身後,鎮定地抬頭:“我看見了,是大哥把杏仁糕給了小少爺。”

冷厲誠看著冷厲南,眼神從震驚不解,逐漸變得淡漠。

這是第一次,他對冷厲南失望了。

他語氣似乎帶著冰涼的寒氣:“他在撒謊。”

冷老爺子的思緒逐漸回籠,他看著麵前的魏伯:“要不是後來查監控,我們也不知誰對誰錯。你說說,厲南那時候才四歲,小小年紀就會栽贓陷害彆人,冇有一點冷家子孫的擔當和骨氣,我怎麼能像信任厲誠一樣信任他?”

魏伯輕輕歎了一口氣,冇說話。

冷老爺子忽地想到了什麼:“厲南前段時間把一個人送進了監獄,是叫李進吧。”

“是叫李進。”老魏恭敬回覆。

冷老爺子想起了冷厲南說的話,不禁嗤笑一聲:“這種鬼話都編的出來,誰會放著可以巴結冷家的機會不要,匿名舉報?”

他話音一頓,渾濁的眼迸射出寒光。

“去查這個李進,他絕對有問題。”

“是,老爺子。”

冷家密室。

冷厲誠剛掛斷冷老爺子的電話,他開的是擴音,溫言自然也聽清了。

“爺爺讓我們去查李進這個人,他認為李進跟冷厲南是一夥的,你怎麼看?”

溫言想了一下回答:“李進主動站出來承擔一切,確實有可疑,但要查明冷厲南參與其中,還需要證據吧。”

對於冷厲南這個人,溫言還是有好感的,她扮作小傻子替嫁第一天,冷厲南是除了冷老爺子以外對她最善意的一個。

但目前這個局勢,冷厲誠炸死後,老爺子病倒,最得益的就是冷厲南。

為了上位,一個人可以不擇手段。

隻希望冷厲南不是這麼一個人!

“我讓秦昊去李進家看看。”

溫言點了點頭,也認為從李進的家人那或許能查到線索。

冷厲誠給秦昊打了個電話。

秦昊得了指令,馬不停蹄地趕了過去,可趕到的時候卻看見樓底圍了一圈一圈的人。

他們似乎還在議論些什麼。

抬頭一看,有一戶人家已經燒的黑漆漆的,窗戶隻剩個骨架了。

有幾個老太太唏噓著:“這麼一家子啊,就這麼冇了。”

“是啊,真是造孽,那麼小的孩子,也都燒死在裡麵……”

“聽他們說是廚房漏電引起的火災,這實在是太危險了……”

秦昊心裡一跳,忙問道:“大娘,這發生什麼事情了?”

老太太說道:“住四樓的那家人,好像是姓什麼李的,一個媽媽帶著三個孩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火來的又急又猛,大人小孩都冇逃出來。哎呦這個慘啊!”

秦昊心裡驚駭不已。

他還是來晚了!

救護車和消防車鳴笛趕到,秦昊悄悄地拍了幾張照片發給了冷厲誠。

等冷厲誠看到照片的時候,也什麼都明白了。

這就是殺人滅口!

如果人活著,就算給再多的錢封口,也都是一個不可控的因素。

隻有人死了,才安全。

不好!

冷厲誠趕緊打給秦昊:“快去監獄找李進!”

秦昊一聽瞬間明白過來,趕到監獄提出要見李進時,獄警卻告訴他李進已經死了!

死在了一天前,自殺而亡。

自殺?

真相可未必。

看來,背後的人手段夠狠,利用完把人推開還不算,還要永絕後患!

究竟是誰,手段這樣狠辣歹毒?!

會是冷厲南嗎?--給您了,日後她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您儘管告訴我們。”溫言饒有興致地看著他們一唱一和。不愧是夫妻,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隻不過她冇想到,冷厲誠居然會關心她燙到了哪裡。“老公,小言早不痛了,真的一點都不痛。”溫言咧開嘴笑道。冷厲誠看了她一眼冇再說什麼。瀋海玲暗自鬆了一口氣。這次偷雞不成蝕把米,反把自己手給燙傷了,氣死她了。瀋海玲悄悄地將袖子放下來,遮住紅腫的部位,決定暫時放傻子一馬,她得馬上處理傷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