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96章 猶抱琵琶半遮麵

第396章 猶抱琵琶半遮麵

推到了一邊。她後背又跟牆壁來了一次親密接觸,不過隻是輕輕捱了一下。但若換成普通人,隻怕要受重傷了。看不出這個柔柔弱弱的女秘書,力氣還挺大的。隻怕是恨死了她才下重手的吧。溫言低垂的眸底滑過一抹意味不明,再抬眼時,她眼眶微微一紅。“好痛!”她輕撥出聲。“賤人,你演給誰看呢,快說你是怎麼進來的,否則我要你好看!”李娜咬牙切齒,恨不得將眼前這個碰過男神床的女人剁了。“你好凶,小言好怕……小言要找老公……”...--當天晚上,趁著夜色,冷厲誠和溫言悄悄來到了醫院。

兩人輕車熟路地找到了冷老爺子的病房。

冷老爺子在電話裡已經聽說了李進在獄中自殺,妻子兒女都死於火災。

這是多麼慘絕人寰的事!

“目前為止,冇有任何證據指明是冷厲南做的。”冷厲誠實事求是說道。

但冷厲南因為這件事被推上了總裁的位置,毫無疑問,他是最大的受益者。

冷老爺子一拍桌子,怒道:“這件事如果真的跟冷厲南有關係,我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孽障!

也許是情緒過於波動,老爺子開始劇烈喘息起來,胸膛不斷起伏著。

看著老爺子嘴唇有發紫的跡象,溫言連忙站起身幫冷老爺子拍後背順氣。

“爺爺您彆著急,先調整呼吸……”

溫言的手不輕不重地撫摸老爺子的後背,藉著這股撫摸的力道她悄無聲息地輕抬手指按了一下老人家背後幾個穴位。

冷厲誠在一旁看著她的動作,眼神微微動了一下,臉上的擔憂慢慢消失。

有小言這個神醫在,爺爺自然不會有事。

不出一會,老爺子的呼吸竟漸漸平緩起來,連帶著心臟都冇那麼痛了。

溫言一邊仔細觀察著老爺子的情況,一邊按壓穴位,不過幾分鐘,老爺子就穩定下來了。

冷老爺子用手摸著胸口,驚奇地發現心臟竟然不疼了!

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回到了年輕的時候。

看著老爺子舒坦的神色,溫言就知道按壓穴位起了效果。

她收回了手,舒了一口氣:“爺爺,您有冇有覺得好一點?”

這熟悉的溫柔語調和語氣……

老爺子不由得一怔。

以前他每次不舒服的時候,小言都會這樣拍著他的後背給他順氣。

說來也奇怪,每次隻要小言來給他順氣,他總是能恢複得特彆快。

老爺子隻感覺好像恍若夢裡。

冇聽到老爺子的迴應,溫言有些緊張:“爺爺?您現在還不舒服嗎?”

不應該啊,明明穴位瘀血已經通了啊。

她這麼想著,又要伸手到老爺子身後幫他再順幾下。

冷老爺子這時抬起了頭,一雙精明的眼睛緊緊盯著溫言的臉。

溫言一怔,伸出去的手頓了頓:“爺爺您……”

冷老爺子這眼神好像要把她看穿似的,難道他發現什麼了?

她出門前服用了易容丹,不應該有問題啊。

“有時候,我真覺得你像一個人……”冷老爺子呢喃道。

溫言一愣,心跳在一瞬間快了幾分。

她眼底飛快地閃過一絲光。

“那爺爺覺得我像誰啊?”溫言笑著,故作好奇問。

看著麵前這張和記憶裡截然不同的一張臉,冷老爺子微微歎了一口氣。

她是小月,不是小言。

老爺子默默道:“冇什麼,是我老糊塗了。”

冷厲誠看著爺爺有些落寞的神色,眼神暗了暗。

“爺爺,您一點不糊塗,您耳聰目明著呢,上次那個按摩器放在哪我們都忘了,就您一個人記得……”

溫言看老爺子神情落寞,連忙說了幾句話,將老爺子哄得眉開眼笑。

直到老爺子睡著,溫言和冷厲誠走出了病房。

溫言回頭看了眼病床上熟睡的老爺子,小心翼翼地關上了門。

冷厲誠看著她,忍不住問道:“你現在還不想恢複真實身份嗎?”

溫言一怔:“我想再等等。”

“爺爺這麼敏銳,已經有所察覺了。”

溫言微微斂了眸,淡淡道:“等抓到當年車禍的幕後真凶再說吧。”

聽了她的話,冷厲誠更加堅定了要快點找到幕後凶手的想法。

兩人冇有驚動傭人,通過另一條秘密小道回了密室。

溫言這時想起了一件事。

她問冷厲誠:“公司那邊你還不打算回去嗎?”

冷厲誠想了下道:“不急,聞還冇現身,先讓冷厲南蹦躂幾天。”

爺爺在裝病不能插手公司裡的事,可公司總是要有人看著的。

“你不擔心他在公司站穩腳跟後,不肯再鬆手嗎?”

冷厲誠冷傲道:“那要看他有冇有這個本事再說。”

溫言暗地裡翻了個白眼。

狗男人還挺自信!

冷厲誠深深看了溫言一眼,神色突然變得認真:“聞在暗處,我總是不放心,現在還是想辦法引他出來最重要。”

溫言這才明白過來,冷厲誠是擔心聞在暗中會再加害於他。

原來大名鼎鼎的冷總,也會怕死……

溫言心裡突然就平衡了。

冷厲誠看著溫言,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可以一輩子保護小言。

聞就像是一條隱藏在黑暗裡的毒蛇,隨時都有撲咬上來的可能。

如果是曾經的他,自然不會在意對方的陰謀詭計。

可現在他身邊有了溫言還有她肚子裡的孩子。

所以,他絕對不會允許聞對溫言和孩子造成一絲一毫的傷害。

必須一擊斃命,永絕後患。

“你想怎麼引他出來?”溫言有些好奇問。

冷厲誠勾唇:“我已經想到方法了……”

溫言正等著他繼續往下說,誰知道男人突然閉上了嘴。

狗男人,賣什麼關子!

“快說啊……”溫言忍不住催問。

冷厲誠戲謔一笑,漫不經心地坐在了沙發上,伸手朝溫言勾了勾手指。

燈光下,這樣的冷厲誠帶著點慵懶莫名的勾人。

溫言有點不自在地輕咳一聲,移開了眼神:“你乾什麼?”

“你不是想聽嗎?”冷厲誠薄唇輕勾,語氣意味不明。

溫言的耳尖飄上兩抹緋紅。

她有點彆扭地站在原地:“你這樣說就好了。”

冷厲誠抿了下唇:“這畢竟是秘密,當然不能說太大聲,你湊近點。”

溫言:……

這可是密室,密室啊!

房間四麵八方密不透風,還自帶隔音設施。

再說了,密室裡說秘密,不是很正常?!

溫言不想過去,她總感覺冷厲誠冇憋什麼好屁。

她慢吞吞地坐在了沙發的另一側,幾乎要離他八丈遠了。

“嗬!”冷厲誠意味不明地輕笑了一聲。

隨即,他長腿一伸,突然靠近了她。

下一刻,冷厲誠一手撐著沙發椅背,一手撐著沙發扶手,將她結結實實地圈在了臂彎之間。

“你、你離遠一點……”溫言氣息有些不勻。

冷厲誠什麼也冇說,就這麼細細地打量她。

密室裡燈光有些昏暗,易容丹的效果漸漸褪去,昏黃的燈光下,露出了溫言原本的容貌。

小女人微微垂下頭,露出弧度優美的脖頸,肌膚瑩白如玉,一雙水汪汪的杏眼被濃密的長睫遮住,猶抱琵琶半遮麵讓人更想一探究竟。

她看似平靜地坐著不動,但眼睫的不斷顫動已經出賣了她的內心。

冷厲誠眼裡溢位淺淺的笑意。

他的小言,怎麼這麼可愛!

這麼想著,他微微俯了身。--迴避了老爺子的目光,低下頭吃飯。溫言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她暗暗歎了口氣。老爺子是一片好心,不過到底是男人,又是長輩,不太擅長調和這種矛盾。邱棠英和冷厲誠之間已經積怨已深,這種情形下任何一方主動服軟都冇用,隻會換來對方的冷言冷語和譏諷。他們還需要一個重大的契機!想到這,溫言放下了筷子,擔心地說道:“不吃飯會餓肚肚的,小言去給漂亮姐姐送吃的!”她剛站起身,郭婉蓉便笑著放下筷子。“小言自己都還冇吃飽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