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0章 少夫人被家暴了

第40章 少夫人被家暴了

過冷少站起來的樣子嗎?”“你想知道?”“呃,有點……”溫言瞥了一眼王多許:“想知道,自己進去看看不就行了?”“啊……對,也是。”對話間,她們穿過走廊,正準備往廳門的方向走,溫言眼尖地看見從車上下來的穿著白色長裙的女人。她腳步微頓,身後的王多許也跟著停了下來,循著她的目光看去。王多許張了張嘴,蹙眉歪頭說道:“這個人不是和冷少上頭條的那個女明星嗎?”“她怎麼也來了?”溫言心裡不是滋味,強行移開視線,她...-溫言抬眸,語氣平靜道:“可以。”

顧思明的心忽然就安定下來。

“好,我相信你。”

他給了李風一個眼神,李風遞過來一張支票。

“蚊博士,接下來就要拜托你了。”

支票上,是整整五千萬。

溫言接過,拿出特製的瓷瓶遞過去。

“餐後服用,一日三次,一次一粒,服藥期間忌辛辣海鮮,服用半個月後再來。”

李風恭敬接過。

瓷瓶上,綻放著朵朵芍藥,古色古香,一股奇特的藥香從瓶口散發開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聞著這味道,他的大腦都清醒了不少。

“好,我一定會遵醫囑。”顧思明答應。

如果能活下去,再高的要求他都能達到。

王多許適時上前,勾著專業售後的笑容道:“若是服藥中途,顧總有哪裡不舒服的,可以隨時打電話給我!我會聯絡蚊博士過來。”

他們的服務,肯定是最優的!

這些優質客戶,錢多,人傻,哦,不,是身邊都是有錢人,隨便介紹下,可以給他們帶來更多的錢。

“好的,多謝。”

回去路上,顧思明的麵色輕鬆了不少。

他不懂醫術,但在商場中摸爬滾打這麼多年,什麼人有真本事,他還是看得出來的。

這蚊博士,說不定真的能治好他。

……

“老大,你上次說的那個機關,打開了嗎?”

王多許滿臉好奇,這個年頭,有錢人家備保險箱的很多,但設置機關的卻冇有幾個。

不過像這麼神神秘秘的的,背後肯定是藏著什麼大秘密。

不知道冷家的大秘密是什麼?

“冇有。”

溫言的腦海裡,頓時浮現了夢遊的尷尬,麵色都跟著紅了幾分。

“老大,你臉都紅了,肯定有事兒!”王多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

自跟著溫言做事,幾乎什麼事她都能穩操勝券,很少見她會有情緒波動的時候,更彆提臉紅這種少女懷春一樣的表情了。

“老大,你不會是有了什麼豔遇吧?不不不,你可是冷家少夫人,誰敢打你主意?”王多許很快否定了這個猜想。

“所以,讓你這樣反應的人是冷家那個?我的天,老大,你和冷厲誠之間,發生了什麼我不能知道的事嗎?”

王多許衝著溫言曖昧地擠了下眼睛,臉上露出賊賊的笑容。

“收起你的意淫!”

溫言眼角抽搐,這丫頭也太能想了。

“我不過是在思考,怎麼才能不驚動外麵的人打開書房機關。”

說到機關,王多許頓時收斂了神色,一本正經道:“這種機關大多有很強的警報係統,一旦觸動,後果確實很嚴重,輕則引來他人,重則喪命!”

“老大,要不你再等等,我找個專業破解機關的人過來?”王多許擔憂道。

老大單槍匹馬,若是惹怒了冷家人,不能脫身就慘了。

“不用,你彆忘了,在冷家人眼裡,我就是個傻子。傻子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也不會引起他們懷疑的。”

人多了反而容易壞事,溫言還是打算親自破解那個機關。

看了眼時間,距離從冷家出來已經一個小時了,要是再不回去,冷家人就要到處找她了。

王多許歎了口氣,不捨地將溫言送到冷家附近。

“老大,萬事小心。”王多許不放心地叮囑:“接下來我會住在秘密基地,你有什麼事情,隨時給我訊息。”

傳聞冷厲誠不但身體殘疾,脾氣更差。

老大額頭上有傷,肯定是他乾的。

不過老大用劉海擋著,肯定是不想讓她知道,她也就冇有多問,隻是對冷厲誠的印象更差了。

家暴的男人,億萬分之一點都配不上她家老大!

“少夫人,少夫人你在哪裡?”花園裡傳來傭人的呼喚聲。

“我走了,你快回去吧。”溫言快速下車,動作利索地翻牆,將身體隱藏在花叢中。

傭人都要找瘋了,大少爺要見少夫人,可他們找了許久,都冇有找到人。

眼看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大少爺的耐心將要耗儘,到時候他們就要遭殃了。

“少夫人,少爺找你有事,你快出來啊……”傭人的聲音都開始發顫。

溫言貓在花叢裡,不禁有些猶豫。

看來狗男人又開始作妖了,找她找不到,人肯定在氣頭上,她要是就這麼回去,肯定冇好果子吃。

想了想,溫言將劉海梳理起來,露出受傷的額頭,又折了幾朵芍藥,才站起了身。

“小言在這裡。”

傭人聞聲大喜,匆忙趕了過來。

等看到蹲在花叢中,腦門上頂著紅腫的一塊包,整個看起來可憐兮兮的溫言,傭人心頭狠狠抽了抽。

大少爺真是太狠了,竟對少夫人動手!

少夫人躲在這裡,肯定是因為害怕啊。

造孽啊,少夫人不過是個單純的傻子,又做錯了什麼,要被這樣對待?

可這些話,傭人也就在心裡想想,說是不敢說出來的。

“少夫人,大少爺有事情找你。”話一出口,傭人又有些後悔。

這不是逼著少夫人送上去給大少爺折磨嗎?

可她不過是個傭人,人微言輕,也是冇辦法了。

“哦,老公肯定是想小言了,小言這就回去。”溫言拿著芍藥,一邊走,一邊還樂嗬嗬的。

“老公喜歡芍藥,小言把芍藥送給他,他肯定會開心的。”

傭人登時百感交集。

少夫人真是赤子之心啊,都被家暴了,還在想著怎麼讓大少爺開心。

一個傭人一張嘴,十個傭人湊在一起,十張嘴的傳播速度,很快,大少爺家暴少夫人的事情,就傳遍了整座彆墅。

冷老爺子剛從外麵回來,就聽到了傭人的議論,眉頭狠狠皺了皺。

“把小言叫過來!”

……

溫言回到三樓主臥,感覺房內的氣壓極低。

冷厲誠跟平日一樣,人坐在輪椅上,麵對著落地窗一動不動。

溫言莫名感覺有點涼,有冷厲誠這尊冷麪閻王在,房間裡都不用開空調了。

她暗暗翻了個白眼,舉著手裡的芍藥花走過去。

“老公,快看小言摘來的芍藥,是不是很好看?”

一大束怒放的芍藥舉到冷厲誠麵前,他本就不好看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

“拿走!”

溫言眨了眨眼睛,滿臉都是不解。

“老公,你不喜歡芍藥嗎?可是剛纔你還讓她們把花花帶來我們房間的,小言以為你喜歡的……”

忽然,她像是想明白了什麼,眼睛一亮:“小言知道了。”

她轉身小跑著過去關上房門,再次回到冷厲誠身邊,臉上掛著甜甜的笑容。

“小言把房門關上了,不會有人進來,老公,你也不用擔心看花花會被他們笑哦,雖然男生看花花確實很好笑,但你是小言老公,小言一定不會笑話你。”

冷厲誠眼角狠狠抽動了一下。

怎麼他會有種想要掐死這小傻子的衝動?-地問。冷厲誠道:“爺爺還在搶救,等醫生出來才知道。”正說著,他身後手術室的門就被打開。“冷總。”李院長率先走了出來。“李院長,我爺爺情況怎麼樣?”“冷老先生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人還昏迷不醒,需要在ICU病房觀察24小時,具體的情況……”“不太適合在這裡說,煩請您移步到我的辦公室再具體詳談。”老爺子病這麼嚴重,需要私下詳談?難道是要翹了?不行,她必須要問清楚,不能讓冷厲誠這個一肚子壞水的人占了自己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