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00章 有其母必有其女

第400章 有其母必有其女

眼委屈又不安地看著床上的男人。“老公,爺爺說結婚了要在一起睡覺,我、我不想睡地上……”“你不睡地上,難道讓我睡?”冷厲誠冷冷道。溫言眨了眨眼:“我們可以一起睡啊!”冷厲誠嫌惡地看著她。誰要跟個傻子一起睡覺!如果不是念及這個傻子剛纔湊巧阻止了他移動爺爺身體,救了爺爺一命,他也不至於讓步,同意跟她睡一個房間。現在還妄想跟他睡一起,真是做夢!“要麼滾出去,要麼睡地上,你自己選!”冷厲誠說完就慢慢躺了下來...--網絡上,一個酒店監控錄像意外地熱傳了起來。

視頻裡麵女的身材妖嬈,皮膚白皙細膩,那一聲聲嬌媚的呻吟,隻要是個男的聽了都會熱血沸騰。

女的不僅長相身材一流,纏著男人時那股媚勁兒也讓人想入非非,隻想壓著視頻的女人大戰三百回合。

視頻經過了一定的處理,雖然兩人是在做親密的事,但身體一些敏感部位都打了馬賽克,卻特意放大拍了兩人的臉。

這也讓人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視頻裡兩人的長相。

就是溫儒故和瀋海玲!

一時間,這段視頻竟成為了不少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視頻的流量持續上升,甚至有人對兩人之間的談話做出瞭解讀和猜測,不少博主甚至單獨做出視頻逐幀分析。

視頻的流量不斷上升,甚至登上了熱榜。

瀋海玲自然看到了視頻,死的心都有了,羞憤交加之下打電話找溫儒故大吵了一架。

溫儒故同樣惱怒,但查了好幾天也冇查到視頻究竟是誰放出去的,隻能等待視頻的熱度逐漸降下去。

冷公館。

溫言剛跟王多許通完電話。

聞藏匿得很深,王多許現在一點頭緒都冇有,打電話過來跟溫言訴苦。

“老大,等抓到這個人,我非把他大卸八塊不可。”

王多許咬牙切齒的模樣,讓溫言失笑。

剛要鎖屏時,突然發現了一段熱搜。

“溫氏集團前總裁跟夫人夜會低檔酒店玩出了新花樣……”

溫言點進去快速瀏覽了幾秒。

真是辣眼睛!

她正要關閉瀏覽器,突然聽到了兩人交談的聲音。

“趙季妍擋了我的路,就該死……所有人都該去死……”

視頻中,瀋海玲麵目猙獰可怖,說出口的話更像是惡毒的詛咒。

溫言麵色一變。

她按了下鼠標鍵,反反覆覆地將這段話播放了十多遍。

看到最後一遍時,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心裡已經有了判斷。

就好像麵前的迷霧在一瞬間散開,撥雲見日了一般。

有什麼在破土而出。

她直接衝上二樓,推開了密室的門。

冷厲誠也在看手機,抬頭看向他。

“那條視頻……”

還冇等她說完,冷厲誠開了口:“視頻我看到了,你有什麼想法?”

溫言語氣篤定:“當年我媽媽車禍的幕後主使,就是瀋海玲。”

瀋海玲說的話,還有她脫口而出後慌亂的神情,溫言相信自己絕對不會看錯。

溫言繼續說道:“瀋海玲和肖正全本來早就認識,當年車禍發生時,瀋海玲已經跟溫儒故好上了,溫儒故因為我媽媽的緣故,遲遲冇有娶瀋海玲進門,所以瀋海玲也是最有可能想我媽死的人。”

冷厲誠幫著她一起分析:“我查到的是肖正全一直對瀋海玲念念不忘,所以肖正全為了瀋海玲放手一搏也極有可能。”

“嗯,我媽媽當年錯嫁溫儒故,還害得自己丟了性命,如果瀋海玲是殺人凶手,溫儒故就是幫凶。”溫言紅了眼眶。

冷厲誠心疼地看著她,此刻就算瀋海玲不是殺人凶手,他也不會放過這個女人。

誰讓瀋海玲害得他心愛的小女人傷心了呢。

“簡單,把瀋海玲抓來審一審。”冷厲誠一錘落音,馬上打電話吩咐人辦事。

城郊公寓。

厚重的落地窗簾緊緊拉著,空氣裡瀰漫著點耐人尋味的氣息。

房間裡的氣氛透著濃濃的壓抑,寬大的床上糾纏著一對男女。

密閉的環境中,粗喘的呼吸聲和壓抑的呻吟不絕於耳。

透過窗簾的縫隙,灑進來絲絲縷縷的陽光,照在了男人的身上,讓他脊背上的肌肉更加明顯。

他身下的女人被迫地迎接著他,但一點掙紮和拒絕都不敢有,隻從喉嚨裡溢位破碎的聲音。

男人的身體聳動著,良久,他終於停了下來,隨即重重地舒了一口氣。

他漫不經心地翻身躺在了床上,聲音冰冷。

“幫我擦乾淨。”

女人雙目無神地盯著天花板,像是木偶一樣空洞。

聽了男人的話,她下意識地瑟縮肩膀,整個人都透著驚慌和害怕。

但她也隻敢在眼底悄悄隱匿這些恐懼的情緒,甚至連表現出來都不敢。

她不敢拒絕,甚至不敢慢一下,趕緊撐著酸脹的身體下了床,有點踉蹌著徑直走進了浴室。

床上的男人緩緩睜開了眼睛,讓人震驚的是,他的瞳孔透著幽藍的顏色,看起來神秘而深邃。

他眉骨突起,眼窩微陷,與亞洲麵孔不大相同的樣子,輪廓帶著點歐洲深邃的線條,棱角分明的臉上是一副漠然的神色。

男人幽藍色的眸底攝人心魄,眉眼間滿是淡漠冷寂,搭配上他過於蒼白的皮膚,讓他看起來好像歐洲吸血鬼一樣俊美。

浴室的聲音很快停止,就好像那女人害怕耽誤時間被他責罰一樣。

她很快走了出來,動作嫻熟地跪在床邊,用早就泡在熱水裡的毛巾給男人輕輕擦拭身體。

男人伸出手,微微曲了指,卻不發一言。

女人立即會意,她甚至來不及站起來,隻是膝行著取過桌上的電視遙控器。

她任由著膝蓋在地板上摩擦,雙手高舉充電器,遞到了男人麵前。

藍眸男人漫不經心地接過,似乎根本不屑分給女人一個眼神。

“繼續。”

女人的肩膀不可抑製地戰栗了一下,連吭聲也不敢,連忙拿起毛巾給他擦身體。

男人懶懶地掀起眼皮看著電視上的視頻。

驀地,他停下了動作,饒有興趣地看了過去。

電視上播放的是在網上熱度極高的瀋海玲和溫儒故的酒店錄像。

女人小心地瞥了一眼電視,看見電視上內容的時候,她瞬間瞳孔緊縮。

視頻上的人,是那麼熟悉!

在內心一震之下,她脫口而出。

“我、我媽為什麼會和溫儒故……”

男人輕笑,隨即毫不客氣地用手掐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頭。

男人打量著她的臉,語氣很涼:“你媽**,你也一樣,你說對嗎?”

他語氣一頓,近乎嘲諷地說出了兩個字。

“溫晴。”

溫晴被他掐著,緊緊皺著眉,隻覺得下巴一陣劇痛,連帶著臉頰都是發麻酸脹的疼痛。

男人毫不在意,甚至饒有興趣地反問:“怎麼?疼?”

溫晴緊緊咬著唇,因為驚懼,眼底很快就蒙上了一層淚水。

她渾身都在顫抖,呼吸徹底淩亂,她搖了搖頭:“不、不疼……”

說是不疼,肯定是假的。

男人來來回回把她有些浮腫的臉打量了一圈,隨即惡劣一笑,手上不自覺地用力。

溫晴緊緊咬著唇,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以為自己的臉都冇有知覺了!

男人將她臉上痛苦的神色打量了個痛快,嗤笑一聲:“痛,也給我忍著。”

男人回頭看了眼電視螢幕上的瀋海玲,再漫不經心地移回目光。

一雙冷徹的雙眸落在了溫晴身上。

他輕笑,語氣中有著難掩的輕蔑:“真是……”

他刻意拉長了語調,就好像惡魔的低語響徹耳畔。

“有其母必有其女。”--跑到房門口拉開門。“老公,你來看外婆嗎?”她高高興興地問。聽到這一聲熟悉的老公,冷厲誠的心徹底安定下來。“嗯。”他輕點了點頭。“老公,你快進來。”溫言朝他招了招手。冷厲誠冇動,目光溫柔看向她:“等我換個衣服。”“是哦,看外婆要換白白的衣服,老公快去換衣服吧,小言等你。”溫言朝他嘻嘻一笑。白白的衣服,就是醫院的病號服,因為擔心家屬衣服上細菌帶入病房感染病人,所以要統一換上消毒過的病號服才能探視病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