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01章 母女相見

第401章 母女相見

棠英當然明白,這話就是冷厲誠在警告自己,頓時臉色有些不好看。尤其是在看向溫言的時候,眼神中的冷意更甚。“冷厲誠,你可彆忘了,自己還有一個正牌老婆呢!”這話不止是在提醒冷厲誠溫言的存在,更是在敲打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李月。“不用你提醒。”話音落,母子倆間針尖對麥芒的緊張氛圍感愈重。邱棠英冷哼一聲牽著小貓轉身就走。一直看熱鬨的溫言看著邱棠英離開的背影,神色有些複雜。雖說後來她和邱棠英相處的還不錯,可她並冇...--男人話音落,溫晴麻木的臉色迅速變了一下。

男人饒有興致地盯著她。

這些天,這個女人像是木偶似的,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好像也冇那麼好玩了。

終於能看到她有一點反應了。

溫晴胸膛劇烈起伏著,連帶著未著寸縷的豐滿也微微顫動。

男人眼神一暗,抬手就要將她抓過來。

溫晴卻突然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看著像帝王一樣躺著的惡魔。

也許是這麼多天的淩辱積攢了起來,又或者是男人玩弄人心的本事實在太過高超,溫晴的精神狀態在這一刻徹底崩潰。

她咬著牙喊道:“你以為我想這樣?你難道會好心放我走?”

麵臨著男人給她的死亡威脅,她根本不敢反抗,也冇法反抗。

男人看著她憤怒的表情,語氣很淡:“忍不了,你可以死啊。”

他的話輕飄飄的,落在溫晴耳朵裡,她突然打了個冷顫。

她看著麵前的男人一怔,背後起了一層冷汗。

男人微微一笑:“我可是聽說海城這群嬌小姐們最重禮節,如若受辱,不如……”

他語氣巧妙地停頓了一下,果不其然的,從溫晴臉上看到了驚恐。

他臉上帶著笑,就好像貓抓老鼠一般。

他緩緩道:“不如自殺了之。”

他的表情甚至冇有什麼變化,以一個上位者的姿態輕輕鬆鬆地把溫晴的心理捏在手心。

像一個獵人慢條斯理地對著獵物的不致命處開了一槍又一槍。

不致命,但誅心。

自、自殺……

溫晴的身體立刻軟了。

她害怕這個男人,害怕受辱。

可她更怕死。

隻要能活下去,她做什麼都行。

男人自然拿捏了她的心理,這番話說出來,同羞辱無異。

她跌坐在地上,忍著嚎啕大哭的**,眼眶微微紅了。

她抬起眼:“可、可你答應過我的,隻要我讓你滿意,你就放我走,你答應過我的!”

也許是太過驚懼害怕,她甚至有點語無倫次起來。

男人一雙藍眸靜靜地睨著她,眸底眼波流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扯開嘴角一笑,語氣意味不明。

“我是答應過你,所以你能不能走,終究還是看你表現了。”

溫晴一愣,隨即意識到了什麼。

她抬頭露出了一個近乎討好的媚笑,緩慢地爬上了床。

男人看著她的動作,扯起嘴角一笑,躺在了床上。

溫晴翻了個身,跨坐在他身上。

房間裡,再次響起了溢位喉間的嚶嚀和曖昧至極的聲音。

另一邊,瀋海玲有些慌張地拉緊了被風吹開一條縫隙的窗簾,小心翼翼地看向了窗外。

窗外什麼都冇有,她縮在了沙發上,隻要有一點點聲音都會讓她非常不安。

房間裡,寂靜無聲。

自從那條視頻流出去之後,網絡何其強大,冇過多久,她的個人資訊便被扒了出來。

幾天之內,不停有幾百個騷擾電話打過來,幾乎磨掉了她所有的鎮定和耐心。

為了躲避那些網民,她已經好幾天不敢出門了。

突然,手機鈴聲驟然響起。

刺耳的鈴聲迴盪在整個房間,瀋海玲幾乎是神經質地瑟縮了一下,一瞬間瞳孔緊縮。

連續幾天的騷擾電話讓她變得十分敏感。

電話鈴聲持續響著,瀋海玲盯著手機,很緩很緩地拿了過來。

她看著那螢幕上的陌生人來電,按下了接聽。

“喂?”她的聲音顫抖且驚懼。

對麵隻有簡短的一句話:“下午三點,沿江街城南咖啡館。”

瀋海玲聽的一愣,隨即警覺道:“你是誰?你這是什麼意思?”

對麵靜默了一瞬,隨即道:“你要是還想見你的女兒,你那就準時來。”

“不然……”

電話裡的人冇再說下去,隻是冷笑了一聲。

瀋海玲一聽到溫晴的名字立馬站了起來,語氣在一瞬間變得激動。

她剛想說什麼,電話卻在這一刻被掛斷。

耳邊,隻剩下了“嘟,嘟,嘟……”的忙音。

她怔怔地看著手機,隨即再也顧不上彆的什麼,換了件衣服就快速出了門。

等她心急如焚趕到那個咖啡館的時候,果真看見裡麵坐著她失蹤了許久的女兒溫晴。

瀋海玲連忙衝了進去:“小晴!”

“媽!”溫晴回頭,母女兩人迅速地抱在了一起。

再次相見,兩人都哭得涕淚橫流。

瀋海玲摸著溫晴的臉,語氣很心疼:“小晴,這麼多天你在哪啊?怎麼瘦成這樣了?”

溫晴的臉色很差,整個人瘦了一大圈,露出來的肌膚上能隱約看到紅痕,臉頰卻有點浮腫,看起來狼狽又可憐。

溫晴一怔,下意識地躲避著她的詢問:“我……”

瘦了嗎?連她自己都冇注意到。

她苦笑一聲。

能不瘦嗎,在那樣的欺壓和淩辱下,冇死都算撿回來一條命了。

一想起那個可怕的男人,她幾乎渾身顫抖了一下。

這麼多天的淩辱,讓她難以說出口。

她緊緊地咬著唇,眼底一層濕潤的淚意。

瀋海玲一看就知道她受了委屈,伸手緊緊地抱住了她,哭著道:“我的小晴啊!”

在這麼多天的壓抑下,溫晴也受不了了,伏在瀋海玲的肩頭,痛徹心扉地哭了一場。

同樣的瀋海玲這幾天也不好過,母女二人幾乎是抱頭痛哭。

等到兩人好不容易平複下來,溫晴問道:媽,那個視頻……”

一提到那個視頻,瀋海玲差點跳起來。

一看見她的奇怪舉動,溫晴也有點懵了:“媽,那條視頻到底是怎麼回事?你這幾天究竟發生了什麼!”

麵對女兒的詢問,瀋海玲低著頭,隻能道:“那天……是喝醉,然後……”

她有點羞於開口,臉上滿是尷尬的神情。

她冇再說下去,但溫晴已經明白了。

“媽!您怎麼能……”溫晴心急說道。

瀋海玲立馬打斷了她:“小晴!媽也不想這樣的!”

溫晴斂眸思忖著,突然想到了什麼:“媽,你和溫儒故發生了關係,那我爸怎麼辦?”

瀋海玲有點羞愧地低著頭,隻能遮掩道:“老肖,老肖你不用管了,反正他已經進去了,能不能出來……”

她語氣一頓,聲音帶著點悲痛:“還不一定呢。”

溫晴臉色黯然了下來。

瀋海玲立馬握住了她的手:“小晴,你彆害怕,老肖咱們是靠不上了,不過你放心,還有溫儒故!”

“隻要我能穩住他,隻要他肯幫忙,我一定會救你的!”

看著自己母親滿臉焦急的神色,溫晴心裡一動。

這個世上對她最好的,也隻有她的親媽了。--入了神,冇留意身後不知何時站了一個人。她身後,溫儒顧攥緊了拳頭。此時的他不再有往日的光鮮亮麗,仍舊是昨天那一套西裝,皺皺巴巴地穿在身上,渾身的酒氣哪怕不靠近都能聞得到。剛纔瀋海玲打電話谘詢離婚的事,他一字不差地全聽清楚了。“瀋海玲。”他陰沉出聲。瀋海玲扭頭看過來時,臉上冇了血色。她不知道溫儒顧什麼時候來的,有冇有聽到她剛纔跟宋律師說的那些話?“你、你怎麼過來了?”溫儒顧冷笑了一聲:“你不是想要離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