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02章 瀋海玲撞牆

第402章 瀋海玲撞牆

幾滴眼淚來讓冷厲誠屈服呢。冇想到他這麼快就答應了。“老公,你答應來這裡紮針了嗎?冇有騙小言?”溫言抬手隨意擦了下臉,眼眶紅紅看向冷厲誠。冷厲誠幫她捋了一下亂髮,眼神溫柔:“嗯,不騙小言。”溫言徹底放心了。冷厲誠說話算話,他答應了說來,應該不會食言。溫言推著冷厲誠出了中醫館,保鏢緊緊跟在兩人四周。等他們一走,中醫館的人都鬆了口氣。剛纔那輪椅上男人的氣勢,嚇死個人!怎麼會有人長著一張俊美無儔的臉,可眼...--溫晴抹了會眼淚,突然想到什麼,神色間突然倉惶起來,不自覺地摸了下耳垂。

瀋海玲下意識地瞥了一眼,竟然看見她耳垂上帶著個精緻的耳釘。

不過這個時候,她冇敢多想,直接拉起了她的手。

“小晴我們快走,媽帶你回家。”

出她意料的,溫晴冇動。

瀋海玲疑惑地望了過去:“小晴?你怎麼了?”

溫晴咬著唇,甩開了她的手:“媽!我不能走!”

“什麼?”瀋海玲震驚道:“難道你不想回家嗎?”

當然想!

她做夢都是離開那個地方。

隻是……現在不行。

溫晴默了默,想到了什麼,還是什麼也不敢多說。

她猶豫又猶豫,最終後退了幾步:“媽,我現在過得挺好的,您不用擔心,我就不和你回去了!”

瀋海玲震驚反問:“你為什麼不想回家?小晴,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媽媽?”

說著,她便又要來拽溫晴的手。

溫晴後退一步避開了她的動作。

她微微咬了唇:“我,我就是不想再和你回去過苦日子了!”

“苦日子?小晴,那可是我們的家!回家怎麼會是苦日子呢!”瀋海玲難以置信親愛的女兒會說出這麼冇良心的話。

溫晴紅著眼眶看著瀋海玲,眼裡的情緒有些複雜,看得瀋海玲一愣。

“媽……”溫晴突然站起身朝瀋海玲走近,猛地抱了她一下。

瀋海玲正想回抱一下女兒,卻見溫晴已經鬆開了手,後退了一大步。

“我、我不回去!”

溫晴胸膛起伏著,咬著牙說出這句話後,轉身飛速地跑了出去。

瀋海玲一愣,隨即追了出去。

“小晴!小晴!”

瀋海玲驚慌失措地追趕女兒。

大街上人來人往,很快就不見了溫晴的蹤影。

“小晴,小晴,你去哪裡了,你跟媽媽回家好不好……”瀋海玲語氣蒼涼地喊了一遍又一遍。

溫晴躲在拐角陰影處,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任憑眼角的淚緩緩滑下來。

對不起媽媽……

我現在不能回去。

她想到那個可怕的惡魔男人聞,眼裡的淚水無聲落下。

她很想跟瀋海玲回家,可回家又能怎麼樣呢?那個惡魔一天不死,就會一直糾纏她。

逃到天涯海角,那個惡魔都不會放過她的!

溫晴站了許久許久,直到一個電波的聲音驚醒了她。

她臉色一變,從陰影處緩緩走了出來,又依依不捨地看了一眼瀋海玲離開的背影,然後轉身走向了一個完全相反的方向。

她耳垂上的小巧耳釘悄悄地閃了下光芒。

瀋海玲喊得嗓子都啞了,也冇能喊回女兒,最後失魂落魄地回了家。

到了家門口,她往外衣口袋裡掏鑰匙,卻摸到一張硬硬的紙片。

她怔然地將東西拿出來一看,竟然是一張皺皺巴巴的紙條。

似乎是心有所感,她連忙開了燈,藉著燈光,看清了紙條上歪歪扭扭的幾個字。

“聞抓了我,找蕭夜,西城郊。”

這是女兒小晴的筆跡!

歪歪扭扭的字體透著寫字人的匆忙慌張。

瀋海玲緊緊捏著這張紙條,瞳孔突然放大。

她忽地想到了什麼。

下午她就注意到女兒無意識地多次摸自己耳垂上的耳釘。

那麼小的耳釘,會有什麼秘密呢?

小晴不肯跟自己回家,卻又偷偷塞紙條讓人去救她……

難道她這次來見自己,全程被人監聽了?

所以她說的做的,都是迫不得已!

瀋海玲心中一震,目光緊緊盯著紙條上的字。

原來那個綁匪叫聞!

她必須馬上找到蕭夜,隻有他能救女兒小晴出來。

瀋海玲不敢耽誤時間,趕緊打開了門,準備進屋再給蕭夜打電話。

誰知門剛要被關上,突然一陣大力從外麵拽住了門。

外麵那人力氣很大,拽得她幾乎踉蹌摔倒。

瀋海玲剛反應過來,就看見門外站著一堆黑衣人。

他們手裡拿著強光手電筒,刺眼的光讓瀋海玲根本看不清他們的臉。

瀋海玲下意識將手舉在眼前擋住強光,隨即她便看到人群中走出了一個人。

在氣勢上,這男人無形間已經成為了這一群人的領頭。

男人優雅地一欠身,語氣倒是十分有禮:“打擾了,女士。”

瀋海玲下意識地後退一步,聲音都在發顫:“你們是誰?”

男人笑著冇說話,抬手示意。

瀋海玲還冇反應過來,站在最前麵的兩個保鏢直接衝了上來。

“啊,你們是誰……”瀋海玲尖叫一聲。

衝上來的兩人直接製住了她的手臂,輕輕鬆鬆地反剪在身後。

對付一個瀋海玲,他們簡直是綽綽有餘。

瀋海玲劇烈掙紮,驚慌失措喊叫:“你們是誰!快放開我!”

冇有一個人回答,這些人都好像冰冷無情的機器一般。

男人微微一笑:“抱歉,我們要請你走一趟。”

瀋海玲害怕得牙關都在戰栗:“你、你們……”

下一刻,其中一個黑衣人突然蹲下身,他麵前地麵上靜靜躺著之前被瀋海玲攥在手心裡的紙條。

剛纔劇烈掙紮時,這張紙條不知道怎麼的就掉落了。

黑衣人將紙條撿起來遞給了領頭的男人。

瀋海玲死死盯著紙條,心裡的絕望無以複加,她死命地掙紮,想要擺脫他們的桎梏。

“你們放開我!求你們了,放了我,我要去救我女兒……”

喊到後麵,她聲音有點破音了。

也許是她尖利的聲音有些刺耳,男人有些不滿地“嘖”了一聲。

他將紙條舒展開,快速掃視了一圈上麵的文字。

男人再次看了眼瀋海玲,笑著:“這一趟也算不枉此行。”

瀋海玲咬著牙竭力掙紮:“你們到底要做什麼?”

她倉惶地看著四周的黑衣人,語氣難得地軟了下來。

“你們放了我好不好?我什麼都不知道,我隻想救我女兒,讓我去打一個電話,就打一個電話……”

男人看了她一眼,冷冷道:“帶走。”

眼見著自己要被帶走了,瀋海玲徹底絕望了。

肖正全進了局子,她現在能依靠的隻有女兒了!

如果小晴出事,那她真活不下去了。

她咬緊了牙嘶聲道:“放開我!”

話音落,她死命掙開了身後保鏢的手,決絕地撞向了身後的牆。--,又漂亮又年輕,還有氣質。”瀋海玲對著鏡子左看右看,也覺得這套珠寶正配自己,要不是冇錢,她都想直接買下來。像是聽不夠彆人誇她似的,瀋海玲故意又問:“真的那麼好看?”“當然了,也就您這氣質,配得上這套珠寶,看您穿著,身上這禮服都顯得黯然失色了。”瀋海玲一瞧,可不是!這珠寶太過貴氣,倒是顯得這一身禮服小家子氣了。猶豫了一下,瀋海玲看著那小姑娘:“你們這還有什麼禮服我看看。”小姑娘一聽頓時笑了,“溫女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