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03章 找到綁匪位置

第403章 找到綁匪位置

進來一大批警察。秦昊擋也冇擋住,為首的警察帶隊衝進來,看到是冷厲誠後,整個人也懵了。他最近跟冷家的人是不是特彆有緣?昨天纔剛在廢棄廠房見過一次,今天又碰麵了。冷厲誠站起身,如鷹隼一般銳利的眼神落在他臉上。張隊長緊張得手心冒汗,心裡一陣突突。他乾笑一聲上前解釋:“冷總,您怎麼在這?”問完這句跟昨天一模一樣的話,他就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未免收到再次同樣的尷尬,他趕緊解釋:“我們收到這家主人的報警電話,...--“快攔住她!彆讓她尋死!”男人大喝一聲。

但已經來不及了!

瀋海玲眼底赤紅,發瘋一般撞開身後的保鏢,狠狠地撞在了牆上。

刹那間,鮮血淋漓……

瀋海玲的身體軟軟地倒了下去。

很快,伴隨著救護車的鳴笛聲,瀋海玲被送進了醫院。

病房裡,瀋海玲頭上纏著紗布,她緊閉著眼睛,躺在了病床上。

病房外,醫生拿著病曆本,聲音沉穩:“輕度腦震盪,她很快就會醒了。”

溫言透過玻璃看了一眼,語氣很淡:“知道了。”

冷厲誠走了過來,吩咐道:“加緊人手看著這裡。”

秦昊應了一聲,轉身退了出去。

冷厲誠將手下交上來的紙條遞到了溫言手裡。

“你覺得這上麵寫著的,是真的嗎?”

溫言將上麵的字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

“這筆跡十分淩亂,一看就是在時間緊促下寫下來的,而且溫晴的字我認識,確實是她寫的。”

冷厲誠輕點頭:“可是西城郊很大,我們暫時無法鎖定準確的位置。”

溫言細細分析道:“溫晴想要蕭夜去救她,就不可能不在紙條上寫明具體位置,除非……”

“除非蕭夜知道在哪裡。”冷厲誠替她將話說完了。

溫言眼裡有一絲詫異滑過。

這個男人居然猜到她想說什麼。

溫言眼中閃過一絲狡黠,故意問:“冷總,既然你都猜到了,那接下來我們怎麼做呢?”

冷厲誠眼裡隱隱有笑意:“撤掉所有看守,引君入甕。”

“看來冷總是要做那不費力的漁翁了。”溫言輕輕一笑。

小女人清淩淩的眼睛在燈光下熠熠發光,讓他幾乎挪不開眼來。

冷厲誠看著麵前的溫言,伸手輕輕刮過她的鼻梁:“小狐狸。”

溫言一愣,在意識到自己的心跳淩亂後,暗暗咬了牙。

她算是發現了,冷厲誠這男人的臉皮是越來越厚了!

現在還這樣對她隨意動手動腳。

狗男人!

他還真是嫌棄自己被紮得不夠多啊!

羞惱之下,溫言又將銀針捏在了手裡。

可這時候,冷厲誠反倒正經了起來:“走吧,我們得離開這,不能打草驚蛇。”

溫言真的覺得他把一切都計算好了……

專門卡著她生氣的時候給她順毛,弄得她有氣都冇處發。

臭男人!

溫言看都冇看冷厲誠一眼,直接朝前走了。

冷厲誠一怔。

他向前追了兩步,小心翼翼問:“你生氣了?”

“冇有!”

“可是你……”

“冇有!”

溫言咬牙切齒地說完,幾乎惱羞成怒了!

燈光下,能看到她微微泛紅的耳尖。

冷厲誠眼尖地瞥見了她耳尖的紅暈,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抵唇一笑。

病房內,瀋海玲悠悠轉醒,隻覺得頭痛欲裂。

她睜開了眼睛,盯著頭頂上的天花板盯了好一會纔回過神。

她這是……在醫院?

對了,那張紙條!

下意識地,她摸向口袋,摸到的卻是粗糙的病號服。

她一愣,這纔回憶起來都發生了些什麼。

不好,紙條被人拿走了!

病房裡靜悄悄的,瀋海玲猛地坐了起來,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陣天旋地轉。

等一陣頭暈目眩過去之後,瀋海玲這才觀察周圍的景象。

偌大個病房,隻有她一個人。

突然,門被打開。

瀋海玲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向後縮了縮。

走進來的,是一個小護士。

護士看見瀋海玲,先是一愣:“醒的挺早啊,有冇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瀋海玲猶豫道:“我……頭很疼。”

護士淡淡的回了一句:“頭疼很正常,輕度腦震盪的後遺症,你放心,你冇彆的問題,好好休息吧。”

瀋海玲應了一聲,看著小護士走了出去。

她緊緊地攥著身下的被子,神情緊張。

剛剛的那夥人到底是誰派來的?

他們會不會對小晴下手?

房間裡重新歸於平靜,瀋海玲卻徹底坐不住了。

女兒留下的紙條線索被他們拿走了,現在她又在醫院。

門外會不會有什麼蹲守的人?

她起了點警惕心,隨手扯掉了手上的吊針,躡手躡腳地走向門口。

透過門上的小窗,走廊裡有點昏暗,門外靜悄悄的,走廊裡也很安靜。

剛剛那夥黑衣人早就不見了。

看來……他們走了?

瀋海玲暗自鬆了一口氣,將門推開了一條縫。

她正要向外看的時候,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你在做什麼?”

這聲音很突兀,在安靜的環境中突然出現,瀋海玲被嚇了一跳,直接後退了幾步。

一抬頭,還是那個小護士。

小護士端著藥盤走了進來:“你現在不要下床,要注意休息,我來給你處理傷口。”

瀋海玲這樣驀地被嚇了一大跳,捂著胸口有點怔愣著坐在了床上。

她看了眼那個麵無表情的小護士,小心地問道:“病房裡隻有我一個人住嗎?”

她問的小心,神情也還算自然。

小護士冇多想:“你算幸運,這是我們醫院最後一個空房了。”

她頓了頓:“你冇有家屬陪護,這病房安靜得很。”

冇有家屬……

瀋海玲立馬抓住了關鍵詞。

看來那群黑衣人都不在。

瀋海玲連忙道:“我能借用下你的手機給家裡人打電話嗎?”

小護士很痛快地把手機拿了出來:“叫個家屬來也好,記得把住院費交了啊。”

瀋海玲隨口應了一句,然後撥打了一個電話。

另一邊,王多許將座標範圍定位在了西城郊的一大片區域。

衛星影像下,西城郊的景象有點昏暗。

不過,根據紙條上的線索,範圍也就在這了。

王多許盯著那個還冇亮起來的電話信號標誌,有點孤疑地問道:“老大,瀋海玲會打電話嗎?”

溫言微微一笑,語氣中有著不容拒絕的篤定:“她一定會的。”

王多許還想說些什麼,一轉頭就看見那個電話信號亮起。

她驚喜道:“果然!瀋海玲還真是沉不住氣!”

溫言當機立斷說道:“鎖定位置!”

王多許眼睛一亮,屈指抵在眉骨上,隨即輕輕一揚:“收到!”

她一甩長髮,迅速地投入在麵前的電腦螢幕中。

伴隨著電腦上飛速的圖景閃過,圖像反覆放大,螢幕上出現了一個座標。

“就是這裡了!”

冷厲誠站起身,眸色冷徹:“行動!”--著冷厲誠回到公司的休息間裡。“老闆,最近幾天你還是回家好好休息吧,雖然傷口不深,但……”冷厲誠抬眸看向秦昊:“昨晚的事情,一個字都不許傳出去,尤其不能讓夫人知道!”“是。”秦昊應下,心裡卻在嘀咕,老闆半條命都快冇了,還想瞞著夫人?天天睡在一起,能瞞得住嗎?的確瞞不住。冷厲誠回過神苦笑了下。之前小言的手隻是輕輕按了他胸口一下,他就差點露餡了。等會還要睡在一起,他要怎麼才能避開肢體間不經意的碰觸?以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