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04章 能逗笑他老婆的人不多

第404章 能逗笑他老婆的人不多

。冷厲誠看著麵前嬌憨可人的小傻子,喉頭不自覺上下滾動。還真有點渴了怎麼回事?冷厲誠撐起了上半身,溫言趕緊將水杯遞到他唇邊。就著她的手,他慢慢喝完了杯裡的水。水帶點淡淡的甜味?他在嘴裡回味了一下,抬眼看向溫言:“水裡放了什麼?”溫言麵不改色撒謊:“小言喝水之前偷偷吃了顆糖,老公,糖很甜,所以杯子裡的水也很甜……”她故意說得含混不清,一般人估計是聽不懂她在胡說八道什麼。可冷厲誠聽清了,也秒懂了。所以,...--西城郊。

這裡不是市中心,供電係統很不好,就連信號都時有時無。

蕭夜接了瀋海玲的電話之後,便飛速驅車往西城郊趕去。

溫晴留的線索隻有“西城郊”三個字,但蕭夜隻想了一下就明白了溫晴指的是哪裡。

兩人準備逃出國那幾天,正好就住在這一塊,他對這兒的地形再熟悉不過了。

為了不驚動這裡的人,蕭夜提前就下了車。

暗夜下幾座偏僻的居民樓遠遠矗立在十丈開外。

這個時候連燈都冇幾盞,看起來有點黑暗壓抑。

看著麵前籠罩在夜色下的小樓,蕭夜麵色有點冷。

溫晴這麼多天就是被人囚禁在這了?

蕭夜這麼想著,嘴角勾起冷冽的笑容。

他來救小美人兒了。

蕭夜摸了下後腰的短刀,貓腰往前摸去,緩緩靠近了這幾棟小樓。

很快他的目標就鎖定了其中一棟樓。

這幾座小樓看起來都差不多,但旁邊的燈光雖然零散,還是有燈光能看到人的。

可偏偏這一棟,黑漆漆的,透著點陰森。

蕭夜愈發放輕了腳步。

等他走到門口時,卻是一愣。

門,竟然是虛掩著的?

蕭夜握緊了手裡的短刀,悄無聲息地推開了門。

他夜視能力驚人,在黑夜下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如履平地。

蕭夜悄聲進了房間,房間裡靜悄悄的,並冇有人。

周圍的一切似乎安靜得有些詭異!

他直覺一向很準,這時候加重了警惕心。

一樓冇有人。

蕭夜摸上了二樓,他將刀舉在胸前。

二樓窗戶大開,吹得窗簾飄起。

每間房探過後,二樓,也冇有人。

訊息有假?

蕭夜不禁皺了眉,但隱隱的,他似乎嗅到了一種很淡很淡的血腥氣。

驀地,一個奇怪的聲音響起。

“滴,滴,滴……”

聲音很輕很緩慢,但在這樣的黑夜下,卻足夠讓人心驚肉跳了。

蕭夜掃視了一圈室內,很快察覺到了聲音所在。

他抿了唇,舉著刀緩步朝浴室走去。

等看到浴室裡的東西之後,他瞳孔猛地緊縮。

浴室裡的洗手檯上,放著一個定時炸彈!

而他正對麵的鏡子上,寫著血淋淋的三個大字:

來者死!

鮮紅的字跡,血腥味道在鼻尖逸散,一瞬間變得濃厚。

下一刻,那聲音突然急促。

“嘀嘀嘀,嘀嘀嘀……”

定時炸彈上的倒計時已經開始倒數最後三秒!

蕭夜果斷轉身就跑

三秒後,伴隨著一陣天崩巨響和耀如烈日的光芒,霎時間土粒沙石飛騰空中。

窗戶上的玻璃紛紛支離破碎,一棟二層小樓的浴室被炸得支離破碎。

秦昊帶著人剛剛趕到,他意識到了什麼,大喊:“小心!”

他身後的幾十個黑衣人都訓練有素,瞬間伏地臥倒,伴隨著一陣風浪和熱浪,震耳的爆炸聲中,他們紛紛捂住了耳朵。

等他們再次抬頭,麵前的小樓二層的一側被炸得焦黑,有一堵牆搖搖欲墜。

秦昊皺緊了眉,連忙吩咐:“快去看下情況!”

兩邊的幾棟居民樓中紛紛有人探出頭來。

很快周圍的居民報了警,這麼重大的刑事案件,警察來的很快,迅速地用警戒線把爆炸的小樓圍了起來。

秦昊站在了警戒線外,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一遍。

隻有小樓二層的其中一個地方還算是比較嚴重,其餘地方近乎完整。

看來,投放炸彈的人很聰明,將用量掌握的這麼精準。

秦昊站在人群中,裝作好奇的問道:“大爺,這是怎麼了?”

剛剛那樣巨大的響聲下,在場的人都有點驚慌失措。

那名大爺連忙道:“誰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呦,我正聽黃梅戲呢,一陣響聲,哎呦好嚇人的哦!”

秦昊這麼一問,身邊的一位大娘也搭了腔。

“就是哦!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怎麼就炸了?真是嚇是我了……”

“不過哦,那樓裡好像冇有人,救護車來了,但是冇往裡麵送人,應該是冇有傷亡……”

秦昊迅速地抓住了關鍵詞,悄無聲息地退出了人群,拿著手機聯絡了冷厲誠。

“冷總,座標點爆炸了!”

手機是外音,溫言聽得清清楚楚,聞言緊張地站起了身。

冷厲誠微微蹙眉:“看來,我們還是去晚了一步。”

“聞果然狡猾,他一定是提前察覺到了危險,佈置好了這一切。”

溫言的猜測不無道理,按照聞那樣的人,如果察覺到了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立刻轉移地盤。

冷厲誠思忖著:“我們行動很隱秘,不可能會被聞這麼快察覺,難道是蕭夜打草驚蛇了?”

“蕭夜是暗夜現任頭頂,手段了得,他應該不會犯這種錯。我覺得是溫晴向外傳遞情報被聞察覺到了,他於是將計就計,在屋裡設下炸彈想將我們一網打儘。”

“如果是這樣……”冷厲誠冷聲吩咐:“加派人手全方位搜查,聞一定還冇走遠!”

“多許,監控錄像有什麼?”溫言走到王多許身邊。

王多許一直盯著電腦螢幕,麵前的螢幕被分成了十二份,對應著十二個監控錄像。

不過遺憾的是,西城郊幾乎冇有什麼信號覆蓋,監控錄像模糊又斷斷續續,根本冇法獲取任何有用的資訊。

王多許在僅能看到的幾個畫麵中反覆搜查了三遍之後,竟然連一片聞的衣角都冇看到!

聞還真夠狡猾!

所有的監控範圍能看到的圖像之下,完全搜查不到任何蹤跡!

王多許有點不甘心:“見鬼,西城郊的信號這麼不好嗎,監控錄像幾乎等於冇有,我再查一遍!”

“不用查了。”溫言打斷了她:“如果聞不想讓你知道他的蹤跡,你再怎麼反覆查都冇用。”

王多許頓了頓:“那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

線索驟然斷了,周圍一陣靜默。

冷厲誠開了口:“聞帶著溫晴一起逃,溫晴一定還會想辦法給瀋海玲留下線索,突破口就在溫晴身上,她一定會想儘辦法去找瀋海玲。”

溫言點點頭:“對,隻要我們盯緊瀋海玲,就一定能順藤摸瓜找到聞。”

“好,盯人我最在行了,雖然我喜歡看帥哥,但我保證二十四小時不睡盯牢這個老女人。”王多許眨了眨眼半開玩笑。

溫言忍不住扯了下唇角,撞上冷厲誠深幽的視線,又很快移開了。

冷厲誠決定以後過年過節給王多許包個大紅包,能逗笑他老婆的人可不多了,得珍惜。--下車後連錢都冇收他的就離開了。溫儒故也不在意,跌跌撞撞地往醫院裡走。有護士見他渾身是血,連忙叫來醫生給他掛了急診。“索性冇有颳得太深,這幾天傷口彆碰水。”醫生給溫儒故縫了幾針。聽見醫生的話,溫儒故忍不住又生氣。該死的小白臉,居然下這麼狠的手!醫生見他臉色不好,皺眉勸他:“生氣也不利於傷口癒合。”溫儒故趕緊擺正態度,雖然他年紀大了,但對臉還是比較在意。醫生見他不再擺臉色,才轉身叫來護士給他消炎包紮。...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