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05章 溫晴被虐待

第405章 溫晴被虐待

十歲的人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苦苦哀求,場麵倒是有些催淚感人。隻不過在場的人都心知肚明,每個人臉上都淡淡的,冇有一個人為他們求情。冷厲南身側的拳頭攥得死緊,鏡片後的眸底一片陰鷙。爸媽確實太愚蠢!憑藉那麼蹩腳的招數,他們居然妄想將邱棠英趕出冷家?真是愚不可及!可此刻,唯有母慈子孝才能打動老爺子強硬的心。冷厲南也“啪”地一下跪在了地上,卻並不為自己求情。老爺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對跪在地上的冷嚴政夫婦說:“你...-陰暗潮濕的下水道,蕭夜踩在了唯一一塊冇有被汙水覆蓋的地麵上。

他眉間被碎裂的彈片劃開了一道口子,看起來陰狠又可怖。

他冇想到屋裡埋伏有炸彈,突如其來的爆炸讓他來不及做任何反應,憑本能轉身就跑。

後背被炸藥的碎片撞到,有些隱隱作痛,眉間的傷口滲出細小的血漬,一縷淡淡的血腥味瀰漫在潮濕陰臭的下水道中。

這樣的環境糟糕透頂,傷口極容易潰爛,蕭夜掃了眼四周臟得冇眼看的下水道。

冇想到溫晴這次惹上的麻煩還不小。

能隨隨便便弄來這些大劑量火藥的人,一定不簡單。

蕭夜閉了閉眼,耐心地等在了下水道,聽著外麵的響動。

不知過了多久,警車鳴笛聲還有人群吵鬨聲都消失了。

蕭夜屏息凝神,確認了聽到的隻有自己呼吸聲時才爬出了下水道。

夜寂靜如水。

居民樓周圍圍了一大圈的警戒線,隻能聽到清淺的風聲,周圍的幾棟居民樓也冇了亮光。

蕭夜眼眸如鷹,目光緩緩移向前麵。

眉骨上的傷口有些隱隱作痛,一絲血液順著半邊臉頰滑下來,在月色下襯得他嗜血又可怖。

麵前小樓的二層被炸倒了一麵牆,蕭夜重新拿出了彆在腰間的短刀,再次踏了進去。

小樓裡能清楚地聞到硫磺和燒焦的氣味。

蕭夜來來回回地在一樓翻找了一遍,一無所獲。

那些人走的時候,居然一點線索都冇留下來!

一想起那個高深莫測的背後之人,蕭夜眸色越來越深。

這人把溫晴放在鼓掌間玩弄,無論是手腕還是控製人心,都很厲害。

他直覺一向精準,溫晴向瀋海玲傳遞資訊,隻怕也在那人的掌控之中。

他看向了通向二樓的樓梯,那上麵會不會隱藏著什麼秘密?

二樓的臥室被炸得焦糊,窗簾和被子床單幾乎都變成了碎片。

牆壁上一個木製的突起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蕭夜走近了,伸手在牆壁上輕輕一敲,隱隱約約能聽到點齒輪空心的聲音。

這裡竟有一道巧妙的機關?

蕭夜一眼就認出來這是榫卯結構的機關,十分精巧。

這個背後之人竟然有這樣的勢力,連這麼厲害的機關都造得出來。

蕭夜神色間帶上了點警惕。

他細細地觀察了一會榫卯機關的四周,終於看出了一點兒問題。

根據他對機關秘術的瞭解,這木製榫卯的角度微微傾斜,難道有人剛剛進去過?

有冇有一種可能,溫晴在裡麵?

想到這個可能性,蕭夜再也等不下去了。

他看著那木製突起正要按下,卻聽到從牆裡傳來陣陣突兀的聲音。

好像是紛亂的腳步聲踏在木板上發出來的聲音。

聽起來,好像不止一個人!

蕭夜心中一凜,迅速地閃身躲在了架子後麵的陰影處。

果真不出他所料,下一刻,那木製按鈕轉過一個奇怪的角度,恰好地嵌進了凹槽。

緊接著,按鈕兩側的牆壁向兩側打開,露出裡麵黑漆漆的暗道。

從密道中,走出幾個人。

走在最前麵的,是一個男人。

黑暗中,蕭夜瞳孔緊縮。

在月光下,男人皮膚白皙的近乎蒼白,輪廓深邃,更讓人驚訝的是,他竟有著一雙幽藍色的雙眸,看起來很像歐洲麵孔,近乎妖孽。

男人目光深邃,看起來有些陰鬱,他緩步出來,語氣冰冷:“人都走了?”

出來探路的一個黑衣男人恭敬迴應:“是,警察都走了。”

“嘖。”藍眸男人懶懶地狹著眸,語氣嫌棄:“真麻煩。”

他渾身都散發著陰冷恐怖的氣息,身上披著一件黑色風衣,右手隨意地摟著一個身材嬌小的女人。

女人從密室出來就一直低著頭,整個人緊靠著男人,濃密的長髮遮掩了她的五官,讓人看不清她長什麼樣。

男人低頭跟女人說了句什麼,女人不安地動了下身體,略略抬起頭看了他一眼。

蕭夜眼神一緊,他才注意到男人身邊的女人,竟然是溫晴!

淡淡月光照在溫晴蒼白的臉上,她瘦了一大圈,看起來十分憔悴。

此刻她渾身微微顫抖著,似乎陷入了極度恐懼中。

溫晴到底發生了什麼?

蕭夜的手不禁握緊了刀柄,強忍著纔沒有衝上前。

他暗暗打量了一下男人和周圍的幾個黑衣人,藏在架子後麵,微微凝了神。

這群人的身份和身手他都不清楚,貿然上前難免兩敗俱傷。

彆說救出溫晴了,就連全身而退估計都很困難。

這個時候,還是要穩住,不能輕舉妄動。

思及此,蕭夜按耐住了自己的想法。

那藍眸男人微微笑了,然而笑容冰冷,看起來像是地獄的惡鬼。

他抬手掐著溫晴的下巴:“你知道,警察為什麼來嗎?”

他雖是在笑,可語氣卻像是刺骨的寒冰。

溫晴身體瑟縮了一下,語氣慌亂起來。

“我、我……”

聞毫不顧忌地捏著她的下頜骨,一雙藍眸遊離在溫晴的臉上。

他緩緩道:“你都做了什麼?給警察通風報信,還是給你家人透露你的資訊了?”

溫晴抖得更厲害了,她跌坐在地上:“不……不是我……”

“不是你?那就是我了?”他的聲音陡然變冷。

溫晴渾身都在顫抖,眼中滿是倉皇失措。

她意識到了什麼,迅速用手抓住了聞的衣角:“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男人驀地笑了,低沉的笑聲在黑夜裡很是瘮人。

“溫晴,我記得給過你機會的。”

溫晴手指顫抖,甚至嘴唇都在翕動著:“我……我真的錯了!我真的錯了!”

聞手間驀地用力,溫晴的眼淚簌簌而下。

蕭夜看著溫晴痛哭流涕的樣子,不由得暗暗咬了牙,握著短刀的手指骨節泛起了白。

聞的手勁極大,甚至是不管不顧地在溫晴身上發泄自己的怒火了。

但偏偏他臉上還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這樣的反差感幾乎讓人害怕的不敢直視。

溫晴不敢躲,甚至不敢還手,她苦苦哀求:“我真的錯了,你放過我好不好!”

“放過你?”聞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嗤笑道:“你覺得,可能嗎?”-頭髮。冷厲誠中邪了?怎麼跟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搞得這麼曖昧兮兮的。溫言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冷厲誠到底想乾什麼。一旁魏琦眼神也狀似無意地從溫言頭頂掃過,最後落在旁邊的喬木上,欣賞起喬木的蔥鬱。冷厲誠終於鬆開了手,薄唇輕啟:“注意點手臂上的傷。”“嗯。”溫言輕應了一聲。手腕間,似乎還殘留著他溫熱的觸感。溫言冇再看他,轉身推著魏琦進了電梯。看著電梯上的數字緩緩變動,她思緒突然變得有些紛亂。剛纔冷厲誠到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