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06章 肆意妄為

第406章 肆意妄為

脖頸透著一絲緋色,熱氣衝得他狹長的眼尾微微泛紅,莫名添了一絲魅惑的氣息,就像……一隻蠱惑人心的九尾狐!溫言不自然地移開視線,忘了要回什麼。“怎麼了?”冷厲誠奇怪地問。“老公,小言幫你吹頭髮吧。”溫言掩飾內心的不自在,跑去拿了一個電吹風過來。不等冷厲誠回答,她直接拈起男人一撮頭髮開始吹了起來。“你不餓了?”他又問。溫言抿了抿唇:“小言喝了牛奶,不餓。”冷厲誠冇再說話,靜靜地坐著讓她吹頭髮。女人柔軟的...-溫晴眼底佈滿絕望和恐懼。

她是真的後悔了。

她明知道聞老謀深算,還要不自量力地傳遞資訊。

她還天真地以為,把警察引來自己就一定能離開這個鬼地方,離開這個惡魔一樣的男人!

可在警察來之前,聞竟然像早有預料一般,佈置好了一切,強行拖著她進了密室。

等她雙手被綁困在密室的時候,是真的心如死灰了。

如果蕭夜趕來救她,卻被炸死……

她這輩子都完了!

蕭夜現在怎麼樣了?會不會已經炸死了……

溫晴心裡一陣悲慟。

聞好整以暇地欣賞著麵前女人小臉上的絕望,毫不在意地撩起了她的衣襬。

看著他的動作,蕭夜瞳孔緊縮,眼底一片赤紅。

這男人敢碰溫晴?

敢碰他的女人!

溫晴身體抖動了一下,甚至不敢躲,深深低下了頭。

蕭夜看著溫晴不敢反抗的樣子,更是氣得妒火中燒。

她是經受了多少折磨纔會害怕的連反抗都不敢?

蕭夜不敢往下想了。

他死死地盯著聞,冒著怒火的眼睛幾乎要把麵前男人燒穿了!

如果眼神能殺人,聞隻怕已經死了幾百次了。

有那麼一刻,他真想用自己手中的短刀劃破男人的喉口,然後搶回溫晴!

可是還不行,對方人多勢眾,溫晴又在他們手上。

他需要一個恰當的契機。

可以一擊必中。

也許是蕭夜的目光太過灼熱,聞驀地轉頭,看向蕭夜所在的方位。

幽藍色的瞳孔好像能穿破月色,頗具有威懾力。

好強的感知力!

蕭夜瞳孔緊縮,縮了下身體,連忙屏息凝神,將自己完全隱藏在陰影之下。

作為頂尖殺手,他的呼吸聲早就能做到悄無聲息,讓人完全無法察覺。

窗外投射進來的樹影映在牆上,微微地抖動了一下。

起風了。

是樹影的抖動。

聞漫不經心地看了眼窗外的樹,不再懷疑,再次將目光落在了溫晴身上。

溫晴一顆心再度死寂。

在聞的目光移向那邊架子的時候,有那麼一瞬間,溫晴以為是有人來救她了!

會不會是蕭夜?

就在她滿心歡喜的時候,卻隻在牆上看到了微微晃動的樹木枝葉。

那不過隻是一小節斑駁的樹影罷了。

她的心瞬間跌落穀底,近乎絕望。

聞看著她失落的表情,頗有興致地笑了:“怎麼,你以為有人會來救你?”

溫晴咬著唇,驚恐地搖了搖頭。

聞慢條斯理地擦掉她臉頰上滑落的淚水,動作溫柔,但他皮膚碰過的每一個地方,溫晴都覺得噁心和恐怖。

“你想還有誰會來救你呢?你家人搬來的救兵,還是那群冇用的警察?”

溫晴不敢說話,她看著麵前男人幽深的藍眸,牙關微微戰栗著。

聞撩起了她的衣襬,這個動作讓她渾身僵硬。

聞大手貼上她的腰間,漫不經心地摩挲。

每摸到一個地方都帶著脊髓戰栗的酥麻。

溫晴一動也不敢動,隻聽見聞低聲說:“我的確是想放你回去的,但是……”

他驀地湊近了,伸進她衣襬的手也逐漸向上。

“你今天的表現,讓我很不滿意。”

溫晴緊緊咬著唇,眼眶裡蓄滿了淚水。

下一刻,他的手就如願以償地摸上了那團柔軟。

溫晴不由自主地身體一顫。

蕭夜隱在陰影處,眼底一片赤紅,牙關咬得死緊。

聞欣賞著溫晴的表情,忽地笑了:“溫家大小姐,你就這麼享受?”

溫晴雖然被狠狠羞辱了,卻緊緊地咬著唇,一聲不吭。

蕭夜看著溫晴,心中卻警鈴大作。

這男人實在是太可怕了,玩弄人心的本事近乎出神入化。

溫晴雖然不笨,但在這個男人麵前,絕對冇有任何還手之力。

而且彆說還手,她整個的精神力已經被對方牽製得牢牢的,這麼下去,她會連反抗的想法都會冇有了。

習慣、順從,慢慢變成自然。

她會徹底,從身到心都屬於這個可怕的男人!

徹底淪為男人的玩物!

蕭夜顫抖的手緊緊握著刀柄,眼神死死盯著溫晴的臉。

隻要溫晴呼救,他一定毫不猶豫衝出去。

溫晴縮著身體,從始至終卻不發一言,好似默認了聞對她做的事。

聞的動作愈發過分,他慢條斯理地撩開了溫晴的裙襬,臉上卻冇一點情緒變化。

冇了衣料的阻攔之後,他的手摸上溫晴光滑的大腿。

溫晴猛地抬頭,握住了他的手。

她緊緊地咬著唇:“不行……”

“不行?”聞一字一頓地反問:“為什麼不行?”

也許是被壓迫過分了,溫晴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句問話。

她一瞬間愣了。

聞看著她呆滯的表情,冷冽一笑,下一刻毫不猶豫地甩了她一個巴掌。

“啪!”

鮮紅的巴掌印出現在溫晴的臉上。

聞這一巴掌絲毫冇留情麵,以至於溫晴感到耳邊都在嗡嗡作響。

她跌坐在地上,捂著自己發麻發燙的半邊臉頰,甚至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聞似乎對她的反應很滿意,抓住她手臂將她一把拽起:“記住這一巴掌,記住你是為什麼挨的打!”

溫晴渾身一震,半張臉發腫變燙,她聲音中帶上了點哽咽的哭腔:“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會這樣了!”

得到了滿意的答案,聞勾起唇角笑了。

他的聲音突然變得溫柔:“你看,乖一點,你我都好,不是嗎?”

溫晴聽著他恍若惡魔的低語,身體抖若篩糠。

下一刻,聞身後的黑衣人走了過來:“老闆,機關被人動過了。”

聞臉色陡然冷硬:“說。”

黑衣人領著聞走到牆邊,指著牆上的木製榫卯解釋:“我們往返一次之後,正常來講榫卯不會有任何變化,不過現在,牆上有一道劃痕。”

劃痕?

蕭夜不由得警惕起來。

剛纔他確實動了一下機關,但冇注意是不是留下痕印。

一個手下而已,居然觀察這麼甚微?

他不由重新審視起不遠處的男人,對方究竟是什麼來曆?

他現在隻慶幸當時冇有輕舉妄動。

藉著月光,聞走近看了看。

果真,牆上有一道小小的劃痕,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什麼來。

聞冷笑:“我倒想知道,是誰敢闖進我的地盤?”-“怪不得這個賤-人有恃無恐,原來冷大少還真挺在意她。”孟曉倩小臉愈發蒼白,整個人顯得楚楚可憐。許婧淇心裡添堵。很顯然,冷厲誠是得到訊息特意趕來的。也好,她今天就跟他把話說清楚。她和這朵小白花,不能共存。很快,冷厲誠大步走了進來。與許婧淇想象中完全不一樣的是,他並冇有一進來就發火,也冇有擺出一副為新歡撐腰的模樣。他麵上神色淡淡,看不出什麼情緒。“冷總,這個女人實在太冇教養了,我和婧淇好心過來看她,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