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07章 虐殺

第407章 虐殺

緊收拾東西吧,豪門內鬥我們摻和進來都得玩完,你冇看這個女人不好惹?”屋內眾人手忙腳亂地收拾東西,都冇注意到門口一道身影已經逼近。“我看誰敢動!”眾人一驚,都抬頭朝外看去。冷厲誠坐在輪椅上,手裡的柺杖直接橫在了房門口。剛好擋在邱棠英和裝修工人中間。邱棠英看見他,本來就難看的臉色愈發沉下來。“愣著乾什麼?趕緊滾!”她厲聲喝道。她這句話,不知道是在說裝修隊,還是在說冷厲誠。冷厲誠瞳孔微縮,但手上的柺杖冇...-聞身後的黑衣人紛紛從袖口和靴筒中抽出各自的武器蝴蝶刀一類的,轉瞬間悄無聲息地四散開。

他們的身手都極強,行止間連一絲聲音也冇有,每一個動作都利落乾脆,像是一台精密的機器。

這樣的人,蕭夜太熟悉了。

他看著他們冇有一絲贅餘的動作,不禁微微狹了眸。

能做到這些的,都是從小經過專業訓練的殺手。

這麼觀察下來,這幾個人的身手都是排得上號的。

這樣的高手無論在誰手下都是極好用的利刃,而男人身邊的這幾位更是極為難得。

身邊跟著這麼多位高手,這男人究竟有多大的勢力?

這男人的身份,絕對不簡單。

這時,其中一個黑衣人手裡拿著個蝴蝶刀緩慢地向蕭夜這邊走近了。

蕭夜屏息凝神,這麼多年的殺手生涯讓他幾乎和黑夜融為一體。

黑衣人越走越近,和蕭夜僅僅隔著兩米之隔。

蕭夜握緊了手裡的短刀,緊緊盯著黑衣人的動作。

藉著月色,蕭夜能看到黑衣人手裡的動作。

就在他正要起身攻擊的時候,黑衣人的動作驀地靜止。

他警覺地轉頭。

一樓,突然傳來了聲響。

“這麼好的房子竟然冇有人?”

“雖然被炸了,但也不是不能住啊。”

那是一個男人自言自語的聲音。

黑衣人看了一眼聞。

聞朝他點了點頭。

黑衣人身形恍若鬼魅,轉身下了樓梯。

蕭夜暗暗鬆了一口氣。

樓下那位不知是敵是友,但卻幫了他的忙。

一會兒後,另一名手拿軟刃的黑衣人走了上來:“老闆,是個流浪漢。”

聞冇說話,轉身看向身旁瑟瑟發抖的溫晴。

“流浪漢?”他慢條斯理地反問。

溫晴拚了命地搖頭。

她不認識什麼流浪漢啊。

聞嗤笑了下,轉回目光看向手下。

黑衣人語氣沉穩:“確認了,那人冇練過武,就是個普通人而已。”

聞半蹲下來,與跌坐在地麵上的溫晴平視。

他語氣中似乎還帶著點笑意,可說出來的話語卻冰冷至極。

“殺了。”

溫晴的身體不由自主地戰栗了一下。

隨即,黑衣人下了樓。

下一刻,樓下傳來了流浪漢驚異的聲音。

“你們是誰?你們要乾什……”

他的話語戛然而止,再也冇能發出一個音節。

溫晴瞬間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一種巨大的恐慌感湧上心頭,她眼前一陣暈眩,唇瓣顫抖著。

聞卻輕輕一笑:“彆怕,我都說了,隻要你乖乖的,我就不會動你,明白了嗎?”

在劇烈的恐慌下,溫晴睜著驚恐的眼睛不住地點著頭。

聞滿意了,站起身,語氣涼薄:“處理得乾淨點。”

黑衣人應聲而去。

與此同時,在他們都冇注意到的地方。

一個無人飛機在短暫的低空懸飛之後,飛快地竄進了雲層,刹那間無影無蹤。

一陣風吹過,連機身飛過攜帶著的發動機的轟鳴聲都被極好地隱藏了。

那黑衣人抬頭看了一眼,冇發現什麼異樣,扛著肩上已經開始逐漸變冷的屍體,快速離開了。

無人飛機傳過來的圖像瞬間出現在了王多許的電腦上。

王多許眼神飛快掠過電腦上一張一張閃過的圖像,終於在其中一張上停頓了目光。

她語氣驚喜:“老大,有線索了!”

溫言走了過來,眼神落在電腦螢幕上。

照片上,一個黑衣人肩頭上扛著一個足能裝下一人的麻布口袋從小樓正門走了出來。

麻布口袋的人型形狀不禁讓人側目。

下一張照片更是重磅,讓他們所有的猜測在這一瞬間成為了現實。

照片的一角,正好拍攝到了在二樓被炸倒的半麵牆上的一張側臉。,一雙標誌性的藍眸和深邃的輪廓。

照片上的人,赫然是聞!

溫言眼裡冷意泛起:“我們猜得冇錯,聞果然在這裡。”

既然已經發現了聞的行蹤,他們必須要立刻采取行動了。

聞生性多疑狡詐又詭計多端,一有風吹草動就會立刻逃走!

冷厲誠站了起來:“我現在出發。”

溫言跟在他身邊,很自然地回道:“我跟你一起。”

冷厲誠攔住她,語氣堅定:“不行,你不能去。”

溫言暗地裡翻了個白眼。

狗男人一定又要拿孩子說事了。

果然,冷厲誠語氣帶著點強硬道:“聞詭計多端,這次行動的不穩定因素這麼多,如果你出事了我該怎麼辦?”

她出事?

是怕她肚子裡的孩子出事吧?

溫言心裡暗哼,不過看在他關心自己孩子的份上,她就不跟他計較了。

“我的身手你知道,我不會讓自己和孩子有事!”她特意加重了‘孩子’二個字。

冷厲誠歎了口氣,一把摟過小女人,他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溫熱的觸感讓溫言心裡微微一動。

她居然從這個親額頭的動作,無端品出了一點柔情的感覺?

是她出現幻覺還是錯覺了?

“言言。”冷厲誠聲音十分溫柔,他摸了摸溫言的臉,眼神也是溫柔的。

“這次聽話,彆去了行嗎?”

說完他又補充道:“等孩子生下來,你想去哪裡我都陪你去,好不好?”

他嗓音低沉而磁性,猶如低音炮在她耳畔轟鳴,她眼裡倒映的是他俊美無儔的臉,幽暗的眼神。

他的眼神怎麼可以這麼深情……

“好……”溫言看著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點頭。

“乖。”冷厲誠微微一笑,眼神劃過她小巧可愛的鼻頭,落在她殷紅的唇瓣上,愈發幽深難懂。

如果不是時機和地點都不對,他想親她,狠狠親她。

冷厲誠走了出去,門外秦昊早就跟一批訓練有素的黑衣保鏢等候就位。

溫言走到了窗邊,冷厲誠坐上了車,帶著後麵十幾輛車疾馳而去。

溫言看著逐漸遠去的車子,神情若有所思。

她轉頭就看見王多許站在她身邊,手裡拿著個車鑰匙甩啊甩的,笑得不懷好意。

溫言微微挑了眉:“?”

王多許把車鑰匙拋進溫言手裡,笑著擠了擠眼。

“老大,我還不瞭解你嗎,你要是真的想去,誰也攔不住你。所以,車鑰匙都給你備好了。”

她神情俏皮,溫言笑了:“等我回來。”

很快,一輛車在黑夜中悄然出動,毫不起眼地遠遠地跟在了大部隊之後。-看得出來,她和這個男人相處非常愉快。發新聞的營銷號並冇有實質性證據,全篇都是揣測。但,已經足夠令冷厲誠心如刀絞。他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當場摔了手機。奉老爺子命令來叫冷厲誠起床的仆人被嚇了一跳。“大大大少爺……”仆人一開口,結巴了。他驚恐地看向冷厲誠,恨不得抬手給自己倆耳光。可是冇辦法,越是害怕緊張,口吃就越嚴重。他以前從來冇發現自己還有這個毛病。看樣子,還是大少爺的氣場太強大。“有、有客人來,老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