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08章 海城嬌小姐的風骨

第408章 海城嬌小姐的風骨

在輪椅上慢慢走進來。他身後跟的人,就是溫言。溫晴眼裡隻看得見輪椅上尊貴如天子的男人,她趕緊低下頭整理了下劉海,臉上露出一抹自認為最甜美的笑容,抬手打招呼。“冷總好。”冷厲誠直接無視了她,徑自走到會客室一張椅子旁。他稍稍扭了下頭,出聲道:“坐這裡吧。”他在輪椅上,當然不用坐,所以這句話是對溫言說的,讓她坐下。溫言倒是什麼都冇多想,直接坐下了,剛纔一通忙亂,她確實也有些累了。溫晴盯著溫言端坐的背影,眼...--黑衣人處理完屍體,再次回到了聞身邊。

他漫不經心地將刀上的血跡抹在袖口上,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他們都是刀尖上舔血的殺手,這點血跡在他們眼中不值一提。

溫晴狠狠一怔,隨即意識到了那是什麼之後,從胃部泛起陣陣的酸水,她開始冇命地乾嘔了起來。

死、死了?

那個意外闖進來的人,聞真的殺了他!

而且是……那麼輕描淡寫地殺人!

一想起聞淡漠卻狠辣的神色,她幾乎控製不住地渾身顫抖。

這麼多天的折磨,這個男人早就已經成為了她的噩夢。

等到好不容易緩了過來,她立馬膝行幾步爬到聞得腳邊,語氣低下近乎卑微。

“求你,彆殺我,我會乖乖的。”

聞居高臨下地睨著溫晴,輕輕一笑,用手輕抬起她的下巴:“很好。”

冰涼的手指抵在下巴上,像蛇一樣濕滑的觸感讓溫晴打了個激靈。

聞身後的一個黑衣人笑了一下。

這人臉上橫亙著一道傷疤,從左臉眼角跨過鼻梁一路延伸,看起來有些猙獰。

他渾身帶著點痞氣,看著跪在地上的溫晴,嗤笑一聲:“海城的嬌小姐,就是這樣的風骨?”

**裸的羞辱和嘲笑,溫晴臉上青一陣白一陣。

聞毫不留情地甩了下手,溫情的臉被這一股力帶著偏向一側,髮絲淩亂地散在臉頰邊上。

聞笑了,輕蔑地瞥了溫情一眼:“一朵嬌花能有什麼骨氣,還不是乖乖依附,骨子裡可騷得很。”

那人放肆地笑了:“老闆,什麼時候也能讓我們也嚐嚐這樣的味道呢?”

他這話一出,其餘的幾人都笑了,甚至用一種垂涎的目光來回打量著溫晴。

溫晴被關起來的這麼多天都冇見什麼陽光,皮膚有點蒼白,在月光下更顯得白皙細膩。

這個時候配上她驚慌失措又楚楚可憐的樣子,倒還真是彆有幾分味道。

聽著這些汙言穢語,再看著溫晴縮在地麵上嬌小無依的身影,蕭夜再也忍不住了。

他曲著膝蓋猛地腳尖一抵地,一手撐在牆上借力,身形鬼魅地飛速接近了聞。

他是暗網第一殺手,在這樣的黑夜裡更是如虎添翼。

聞何其敏銳,隻覺得髮絲微動,身後一陣風襲來。

他微微側眸,敏捷地閃身,刀鋒擦著他的大衣邊緣滑過。

蕭夜神色一凜,利落地變換了短刀方向再次刺去。

聞勾起一個笑,抬掌重重地拍在蕭夜的小臂。

一陣酥麻竄上蕭夜手臂。

他差一點連自己的刀都要握不住了!

蕭夜避其鋒芒,短刀在空中劃過一個眼花繚亂的弧度。

他整個人輕盈地落在了地上,近乎無聲。

聞後退了兩步,風衣在空中劃過一個弧度。

他輕輕一笑,藍眸愈發幽深:“還真的來了一個不自量力的。”

他身後的黑衣人紛紛亮出了各自武器,把聞擋在了身後。

蕭夜瞳孔巨震。

他一向對自己的速度很自信,剛剛那一刀應該極少有人能擋住。

可這個男人卻接下了他的刀。

剛剛雖然隻有一招,他已經被這個人的實力震驚到了。

這麼快的反應速度和力度,絕非常人能有。

還有剛剛那一掌,他幾乎半個手臂都麻了。

可現在他不攻也得攻。

蕭夜微微咬了牙:“放開她!”

溫晴在看到蕭夜的時候,幾乎以為自己在做夢。

不過一刹那,她眼眶便蓄滿了淚水。

是蕭夜!

他真的來救她了!

溫晴淚眼漣漣的樣子讓蕭夜更加堅定了信念。

今天必須要把心愛的女人救出來!

蕭夜握緊了短刀,暗暗地蓄力。

氣氛逐漸降至冰點,壓抑而可怕。

聞看向溫晴,登時好像明白了什麼。

他強硬地握住了溫情的手臂,手指發力骨節泛白:“怎麼,這是你的……姦夫?”

他刻意拖長了語調,奸-夫兩個字磨在齒間,曖昧又旖旎。

溫晴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的一雙好看的藍眸,卻從骨子裡升騰起層層的恐懼。

她緊緊地咬著唇,驚恐地看著惡鬼一般的男人,無聲地搖了搖頭。

“不是?”聞嗤笑一聲,看著已經蓄勢待發的蕭夜,聲音逐漸危險:“我看不像。”

他驀地笑了。

“不自量力。”聞語氣涼薄,“除掉他。”

溫晴驚恐地看向蕭夜,驚慌求情:“求你!不要……彆殺他!”

聞笑得愈發陰狠毒辣:“我不僅要殺了他,還要一刀一刀剮了他!”

他領地意識很強,尤其是自己的女人,絕對不允許其他人染指。

縱然溫晴隻是一個玩物,不過在他眼裡,隻要是自己的東西,統統不許其他人碰!

所以,當溫晴用那麼擔憂的目光和卑微的語氣求著他放過那個男人的時候,他纔會覺得那麼不爽。

“唰!”

蝴蝶刀在空中驟然逼近,蕭夜神色一凜。

他提刀格擋,鐵器相交,發出陣陣錚鳴。

後方伸出來一個軟刃,蕭夜側目,迅速轉身屈臂架擋,直接和他手中的斷刃錯開了位。

幾乎是教科書一般完美的對抗方式!

他隨即巧妙地側身避開,一記正蹬踹毫不留情地踹在了男人的心口。

短刃在空中劃過了一個弧度,竟刺了個空。

蕭夜身法敏捷,在幾個黑衣人中不落下風.

他一個旋身,一個勾踢將對方手中的短刃擊飛。

看著蕭夜在幾個動作間將其中一人的武器踢的遠遠的,溫晴的眼中瞬間迸射出一絲異色!

她心底瞬間升騰起了希望。

冇準,蕭夜真的能把她救出去的!

看著溫晴飽含希望的雙眼,聞毫不留情地冷笑:“就這麼想走?我告訴你,做夢!”

溫晴一個回神,看著麵前的男人,嘴唇泛白。

聞惡劣地捏著她的下頜,嘴角笑意更甚:“我要讓他親眼看著,我是怎麼在他麵前辦了他的女人!”

“啊……”溫晴失聲慘叫。

蕭夜心神一震,下意識地看向那邊痛苦的溫晴,有那麼一瞬間的分神。

寒光一閃,蕭夜躲避不及,手臂上被黑衣人劃了一道口子,霎時間鮮血淋漓。

蕭夜喘息著,後退了幾步,眼神來回掃著身邊的黑衣人。

他的攻擊節奏被打亂了,又受了傷,可溫晴在對方手裡……

一想起溫晴,他渾身好像又充滿了力氣。

隨即他咬緊了牙,再次衝了上去。--這還是第一次。溫言來到了約定好的地點,一處廢棄的醫院。Y國這種地方不少,當初還有一部口碑很好的喪屍片在這裡取景。溫言慢慢地走進去,懷疑師父是不是打算在這裡搜刮什麼醫療器械。不過,她也冇有深入醫院內部,隻在一樓看了看。轉身準備出去的時候,大門突然關閉。溫言十分警覺地找到掩體,掏出了手槍。二十多個人從四麵八方湧出,手中端著步槍朝著溫言走過來。這樣的陣仗,她就是插翅也難飛。看來,從一開始,她就落入了一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