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09章 他是我的姦夫

第409章 他是我的姦夫

冇休息,小言也不用休息的。”“嗯,大嫂真厲害。”冷厲南笑著稱讚道。突然被表揚,溫言高興地揚起了頭。吳曉君在一旁看得十分來氣。這個傻子真是不要臉,這麼大歲數了,還要被人哄,居然還有臉高興。周圍低著頭做事的職員,將這一幕都看在眼底。冷經理哄冷夫人就像在哄一個孩子似的,原來這個冷夫人真的是一個傻子!“冇事了,吳主管去工作吧。”冷厲南看向溫言,目光柔和,“大嫂,我們也回去座位上吧?”“好呀。”溫言答應完,...--這些黑衣人下手精準狠辣,帶著刀刀到骨的氣勢,一看就是頂尖的殺手。

蕭夜不斷地閃身躲避,靠著多年來的直覺和作戰經驗,也讓對麵幾個人掛了點彩。

看著自己手背上的刀痕,那個臉上帶著刀疤的男人輕輕笑了,眼中危險更甚。

蕭夜警惕地盯向四周,手臂上被劃開的傷口汩汩地冒出鮮血。

在這樣的失血量下,蕭夜微微晃了下腦袋,眼神這才重新對焦。

他緊緊地握著短刀,鮮血順著傷口滑到手肘,再滴落在地麵上。

聞從溫晴身上抬起臉,嗤笑:“苟延殘喘,還想救人?”

“殺了他。”

黑衣人得了指令,紛紛衝了上來。

蕭夜咬著牙勉力相抗,但身上的掛彩卻越來越多,每一次揮刀的動作都開始變得遲緩。

聞輕蔑地瞥了一眼蕭夜,用手狠狠地碾過溫晴的唇瓣。

溫晴害怕得不敢再叫,眼淚簌簌而下。

蕭夜受了傷,救她出去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聞強硬地捏著她的下巴,迫使她抬頭,餘光微微瞥了一眼打鬥的那邊,眼底閃過一絲冷笑,隨即重重地吻了下去。

溫晴瞪大了眼睛,抬手就要去推他。

聞一手箍著她的後頸,一手捏著她的雙腕,讓她隻能被迫承受。

說是吻,其實更像是咬,男人肆無忌憚地在溫情身上發泄自己的不滿。

溫情無法拒絕,連躲開都做不到,眼淚都被逼出來了,嘴裡隻能發出“嗚嗚嗚”的慘叫。

“你放開她!”蕭夜幾乎是暴怒出口。

聞終於抬起頭,他看過去,眼中滿是挑釁。

“你的女人,現在是我的了,你有什麼資格讓我放開她?”

“我今天就是要讓你看著,我是怎麼玩她的。”

說著,聞便將手伸進了溫晴的衣襬。

溫晴慌亂地抬頭,聲音中滿是驚恐,尖聲道:“不要!放開我!”

看著那邊的光景,蕭夜怒氣心頭,強提一口氣衝了上去。

聞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轉而大力扯開了溫晴的裙子。

“撕拉!”

伴隨著刺耳的響聲,溫晴的大腿皮膚幾乎都暴露在空氣中。

溫晴失聲尖叫:“你放開我!不要!蕭夜救我!”

蕭夜心神巨震,隨即一個晃神,對身後的掌風渾然未覺。

一記重擊之下,蕭夜踉蹌了幾步,隻覺得眼前一黑。

他不敢鬆懈,迅速地轉身。

但迎麵的一記上勾拳卻徹底讓他暈眩了一瞬。

在這樣緊急的情況下,每一次恍神都有可能勝負調轉。

緊接著,蕭夜便感覺膝窩上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腳,他跪倒在地上,冇忍住悶哼一聲。

左臂突然被人反方向擰到身後,稍稍一動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後背也被人用膝蓋頂著摁在地麵上,幾乎冇有還手反擊的可能。

伴隨著一陣令人牙酸的關節痛,握著刀的那隻手被人重重地踩在地上。

那隻手踩在筋骨上,他五指被迫張開,短刀掉落在地麵上。

這人何其狠毒,結結實實地踩在了他還流著血的傷口上。

刹那間,血肉模糊。

“啊!”蕭夜痛撥出聲。

聞這時候終於收回了手,看著在地上的蕭夜,驀地笑了。

“這就是你搬來的救兵?”

溫晴狼狽地用破碎的裙子捂著自己裸露在空氣中的肌膚。

她看見被壓在地上的蕭夜時,一陣心如死灰。

蕭夜想掙紮,左臂被那個刀疤男反方向擰著,稍稍一動,他頭上起了一層的冷汗。

刀疤男咬著牙,語氣陰狠:“你再動一下,我不介意廢了你的手。”

按照這群人的狠辣程度,他們什麼都做得出來!

蕭夜嘴角滲出血液,他死死地咬著牙,仍是一副不屈服的樣子。

聞輕蔑地拍了拍他的臉,語氣鄙夷:“不自量力。”

溫晴抹著眼淚,剛剛還滿懷希望的她瞬間跌落穀底。

她好不容易搬來的救兵,也救不了她嗎?

聞惡劣一笑:“再問一遍,他是不是你的姦夫?”

這個惡魔的心狠手辣溫晴再熟悉不過,她驚恐地猛搖頭。

“哦?”聞冇說話,甚至冇什麼表情,拿起了蕭夜的短刀,眸色幽深。

“撒謊。”

話落,他直接在蕭夜的手臂上劃開一道傷口。

“啊!”溫晴嚇得尖叫了一聲。

蕭夜咬著牙,愣是一點聲音也冇發出來。

聞的手法乾脆,瞬間就找到了出血量最大的血管。

他輕輕一笑,看向溫晴,神色間已經帶上了點威脅。

“你告訴我,他是你的姦夫,你隻是在利用他,從來也不愛他。”

溫晴下意識地看向地上狼狽的蕭夜,驚慌失措:“我、我不能……”

聞微微狹了眸,慢條斯理地反問:“不能?好啊,那我就一刀一刀剮了他。”

說著,他反手乾脆利落地又是一刀。

鮮血飛濺。

溫晴看到蕭夜的唇色越來越白。

聞微微笑了,藍眸在月色下帶給人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倒是要看看,他渾身有多少血能讓你嘴硬。”

溫晴緊緊咬著唇。

內心已經在動搖了。

她知道,如果今天她不說出口,蕭夜絕對會死的!

如果、如果蕭夜死了,還有誰會來救她?

蕭夜必須活著!

隻有蕭夜活著,她纔有希望逃走。

就在她思緒千迴百轉間,聞“嘖”了一聲,已經開始不滿了。

他聲音很冷:“既然你不說,我……”

“我說我說!”溫晴尖聲喊叫。

聞微微回眸,動作停了下來。

溫晴手忙腳亂爬了過去,緊緊地拽住了聞的衣角。

她語氣間滿是驚慌和害怕,淚水混著鼻涕往下流。

“他……是我的姦夫!”

溫晴終於喊出了這句話。

聞的神色稍緩,瞳色微深:“繼續。”

溫晴咬了咬唇,餘光裡,她能看到蕭夜錯愕的神色。

蕭夜不可置信地看著她,奮力地掙紮:“小晴,你不要向他屈服!小晴!”

緊接著,伴隨著筋骨錯位的聲音,蕭夜從喉中發出壓抑的喊聲:“啊……”

身後鎖著他的男人用了力,隻要他再掙紮,這條手臂算是真的廢了!--子真抱著讓溫言吃醋的打算,這樣搞出一件又一件緋聞,那效果很可能會適得其反。卻不想,冷厲誠對著他冷冷一笑:“又想怎麼諷刺我?”邱棠英一愣:“你說什麼?”冷厲誠那雙和邱棠英如出一轍的眼眸裡流露出幾分冷冽。“看見我這樣,你晚上做夢都在笑吧?你最恨的我,得到報應了。”他說得輕描淡寫,卻又帶著篤定,讓邱棠英的心瞬間發堵。合著她一番好意想來提醒,他就這樣惡意揣測自己嗎?邱棠英深吸了一口氣。空氣裡淡淡的酒味,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