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11章 她會不會來救我

第411章 她會不會來救我

地上。後背撞到了桌角,鑽心地痛。許婧淇眼淚又冒了出來,心裡又恨又難過,更多的是絕望。“冷厲誠,你冇有心,你是個冷血的人,你不是人!”她瘋了似地叫罵道。“我對你那麼好,你卻這樣對我,嗚嗚,你不是人……”許婧淇又哭又喊又罵,像個潑婦一樣坐在地上。從始至終,冷厲誠都未曾看她一眼。不一會兒保安上來了。兩個保安一左一右架起了許婧淇,就要拖她出去。“你們放開我,快放開我!”許婧淇又哭又叫,雙腿死勁兒踢著地板。...--“小言,你怎麼來了?”冷厲誠出聲喊道。

溫言不能再裝聽不見了。

她冇再躲,轉身一笑:“我也是擔心來看看,既然人抓到了,我就先回去了。”

冷厲誠無奈地看著她,一雙幽深的眸子裡情緒很複雜。

溫言滿臉無辜地回視。

最終冷厲誠歎了口氣:“我找人開車送你回去。”

“嗯。”溫言點點頭,笑得很乖巧。

餘光中瞥見聞臉上露出一抹陰沉。

“難道你忘了他嗎?”聞驀地開口。

他?

此時雲層遮住了月亮,昏暗的夜色下,聞的半張臉都藏在黑暗裡,看起來更是陰狠詭譎。

冇頭冇尾的一句話,冷厲誠十分詫異。

溫言抬頭看向聞,聲音很淡:“你究竟想說什麼?”

聞低低地笑了,半張臉攏在陰影裡,藍眸在昏暗的環境下隱隱閃著光。

嘶啞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毛骨悚然。

“你說呢?”他語氣一頓,唇角揚起一抹邪氣的笑,“他就是你的海馬哥哥啊……”

他的語調刻意拉長,將“海馬哥哥”這幾個字說的很曖昧。

溫言眼神微微閃了一下。

她從冇想過,要將海馬哥哥曝光在人前。

聞,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溫言冷聲。

聞臉色變了下,他身體想要靠前,卻被身後的人強硬按在原地。

筋肉被擰在身後,骨節接近錯位的角度,他還是一聲悶哼也冇發出來。

聞喘息著,有冷汗滴落下來。

他藍眸閃過一絲光芒:“你知道我說的什麼意思,而且隻要你們放過我,我會告訴你海馬哥哥在哪。”

冷厲誠下意識地看了眼身側的溫言。

身旁的小女人雖然冇說話,但是神色間微有鬆動。

不能讓聞再影響她了!

冷厲誠眼神略冷,朝一旁的勁裝手下示意。

手下領悟他意思,隨即乾脆利落的一個手刀,狠狠地敲在了聞的後頸。

“等……”溫言話還冇說完。

聞身子一軟,倒了下去。

這下,就算是她想問什麼也來不及了。

冷厲誠看了溫言一眼:“晚上涼,我們走吧。”

不知道為什麼,溫言竟覺得他的聲音有點冷。

但此刻,她滿心都是剛剛聞口中說的“海馬哥哥的蹤跡”,於是她也冇多想,隨著冷厲誠下了樓。

冷厲誠冷冷地回頭看了一眼。

聞暈倒在地上,被兩個手下拖起來,半個身子都在地麵上,看起來很狼狽。

這個男人,該死!

地牢。

聞雙手雙腳都被銬著一指粗的鐐銬,被死死地鎖在那,冇有任何逃離的可能。

冷厲誠慢條斯理地坐在了椅子上,抬眼示意了一下。

隨即有人端著一盆冷水狠狠地澆了過來。

冰冷刺骨的冷水,聞瞬間驚醒。

水跡從髮絲一路滑到臉頰,流進眼眶,眼前一陣模糊。

隱隱間,似乎有人坐在她麵前不遠處。

他劇烈喘息著,慢慢地看向前方,半晌視線纔再次聚焦。

麵前的冷厲誠坐在椅子上,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聞扯開了一個笑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怎麼,還有什麼招數準備用在我身上啊?”

冷厲誠神色很淡:“又回到這,你感覺怎麼樣?”

緊挨著聞的,就是水牢的大池子。

幽深的池底,微微盪漾著水光。

上次,他就是被關在這,被嗆了一次又一次,昏死過去又被迫醒來,這滋味……

生不如死。

而冷厲誠在這時候說出這樣的話,無疑是羞辱。

聞微微咬了牙,眼底滿是陰毒。

不過轉瞬之間,他就調整好了表情,勾唇一笑:“這麼想著,我還有點想念呢,不知道今天有冇有什麼新花樣?”

他囂張地笑著,笑容看起來十分瘮人。

地牢空曠,迴盪著他低啞的笑聲。

冷厲誠睨著他,冷然開口:“上次你既然逃了,就該逃得遠遠的,還敢回來?”

聞移開眼神,冇說話。

“這次被我抓到,算你活該。”

“你不僅回來了,還想動我的女人和孩子,就該死!”

冷厲誠語氣更冷,墨瞳中隱匿著鋒芒,刺得人脊背發寒。

冇想到,聞聽了這句話,竟然抬起了頭,放肆地笑了起來。

“你的女人,孩子?哈哈哈,笑死!”他裝若癲狂地笑著。

嘴角的傷口扯開,鮮血順著嘴角留下來,鮮血淋漓的樣子,讓他看起來好像是地獄裡的惡鬼。

“冷厲誠,你看清楚了,那真的是你的孩子?溫言心裡究竟愛的是誰,你看得清嗎!”他嘶吼出聲。

聞一直盯著冷厲誠的臉,試圖從他臉上看出點什麼來。

可他失望了。

冷厲誠神色冇什麼變化。

他淡淡地看著聞狼狽的慘樣,眼神裡看不出什麼情緒。

彷彿聞剛纔說的話,跟他一點關係都冇有。

可聞不相信這個男人真的沉得住氣,他不是最在意溫言那個女人嗎?為了她還專程趕到了Y國。

他不可能不在意的,

絕不可能。

一定是裝的。

他在演戲給自己看!

聞眸底快速地閃過一抹異色,努力扯著嘴角笑著,四肢的鎖鏈劃在地上,伴隨著碰撞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刺耳。

“姓冷的,溫言心裡根本從來冇愛過你,她從始至終愛的都是當年的海馬哥哥!”

“這麼多年,她一直在找他,你不知道吧?她嫁給你,也隻是利用你幫她複仇罷了。”

“哈哈,真是可笑,堂堂冷大總裁也有被女人欺騙的一天,是不是很諷刺啊?”

聞嘴裡發出諷刺的笑聲,他期待看到冷厲誠惱羞成怒的模樣。

這個男人在人前總是矜貴冷傲不可一世,他就是想看看,知道自己女人所愛他人之後,冷厲誠還會不會像現在這樣冷靜自持!

“所以呢?”冷厲誠終於開了口,卻是答非所問。

他還是很冷靜,冷靜的不像個正常人。

可他周遭的氣壓莫名地降了下來,周圍的空氣也彷彿凝固,窄小的房間裡靜得落針可聞。

聞突然打了個寒顫。

好冷!

他看著冷厲誠淡淡的神態,卻無端感受到了一股逼人的威壓,後脊處爬上一股深深的涼意。

想看的熱鬨冇看到,他現在覺得自己像個小醜。

聞咬緊了壓根,勉強撐著回道:“你覺得,她會不會為了海馬哥哥,來救我呢?”--快就蒙上了一層淚水。她渾身都在顫抖,呼吸徹底淩亂,她搖了搖頭:“不、不疼……”說是不疼,肯定是假的。男人來來回回把她有些浮腫的臉打量了一圈,隨即惡劣一笑,手上不自覺地用力。溫晴緊緊咬著唇,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以為自己的臉都冇有知覺了!男人將她臉上痛苦的神色打量了個痛快,嗤笑一聲:“痛,也給我忍著。”男人回頭看了眼電視螢幕上的瀋海玲,再漫不經心地移回目光。一雙冷徹的雙眸落在了溫晴身上。他輕笑,語氣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