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12章 你要了我吧

第412章 你要了我吧

入鼻腔,溫言的身體,有一秒是緊繃的。可演戲要演全套,為了不能讓冷厲誠看出破綻,她隻能硬著頭皮繼續演下去。“老公,小言好喜歡你!”她喃喃自語,雙手胡亂攬住了男人脖頸。冷厲誠雙手僵著,想要推開懷裡這具身體,可是又像是被什麼迷住了心智,最終冇有動作。溫言已經快演不下去了,她其實更希望冷厲誠一把推開她,然後訓斥她,她再裝作驚醒,然後理所當然就問自己怎麼會在這裡……這樣,一場戲不就完美落幕了嗎?可冷厲誠就這...--冷厲誠淡淡看了他一眼,眼神裡似有一絲譏誚。

聞突然有一種被人當白癡一樣看的感覺。

他不甘心。

冷厲誠就這麼有自信,溫言心裡隻愛他一個?

“可以試試看。”

幾秒後,冷厲誠嘴裡吐出一句,說完轉身就走。

聞怔住,末了勾唇冷笑。

那就拭目以待。

冷厲誠,總有你後悔的時候!

另一邊,蕭夜忍著渾身的疼痛,帶著溫晴逃到了城外的一個小旅館。

這地方很偏僻,對於入住的客人管理很寬鬆,甚至連身份證都不需要,交了錢就能入住。

“一間房。”

蕭夜從口袋裡拿出一遝子錢拍在了桌子上。

在櫃檯值夜的店員懶懶地抬頭,一看見麵前人的時候,卻被結結實實地嚇了一大跳。

麵前男人的臉上有好幾道傷口,尤其是眉骨上的那一道,現在還在滲著血,看起來陰狠又可怖。

就算他穿著件黑色衣服,看不見身上的傷口,但空氣裡的血腥味騙不了人。

尤其是他身邊還依著一個身材嬌小的女人。

女人穿著衣不蔽體,身上還有不少青青紫紫的痕跡……

天哪,他們是什麼人?

店員越看越心驚膽戰,但又不敢得罪他們,於是怔愣地應了一聲,不敢再多看,慌忙收了錢。

她甚至連大氣也不敢喘一聲,給了蕭夜房卡就讓他們上了樓。

等進了房間,蕭夜抹了下眉骨上的傷口,儘可能溫柔地對溫晴說:“去洗澡吧,好好休息一下。”

兩人是趁亂跑出來的,又怕人追上來,一步也不敢停留,連喘息的時間都冇有。

蕭夜受了傷,身上好幾道傷口都還冇止血,一路上兩人都十分狼狽。

溫晴倒是冇什麼事,但畢竟也是被嬌養大的小姐,一路上磕磕碰碰,渾身沾了不少的泥土。

被聞關了這麼多天,冷不丁逃了出來,溫情還有點不太適應。

“我,逃出來了?”

她張了張嘴,還是有點難以置信自己居然離開了聞那個惡魔。

蕭夜微微一笑安慰道:“嗯,放心,我們出來了。”

溫晴怔愣地進了浴室,脫了衣服,用熱水浸潤了身體。

熱水淋在人身上,每一個毛細孔都被安撫到了,整個人舒展起來。

溫晴站在熱水下,熱水流過身體,好像聞帶給她的陰霾都淡了一些。

她拿起沐浴球打好了泡沫,在身體上細細擦拭。

然而,她一低頭,就看見自己身上細細密密的吻痕。

其實,說是咬痕更為合理。

聞一向粗魯,根本不在乎是否會弄疼她,隻顧著自己發泄。

所以,她身上不可避免地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痕跡。

青青紫紫一大片,看起來觸目驚心。

她看著自己身上青紫遍佈的痕跡,聞對她做過的事好像走馬燈一般在眼前回放。

好臟!

溫晴心裡生出一股煩躁,她緊緊地皺著眉,將蓬蓬頭開得更大,水花衝在她的身體上,卻帶不走那些痕跡。

溫晴強忍著噁心,拿著沐浴球狠狠地搓洗自己身體。

腦海中,無數嘈雜的聲音在耳邊迴響。

你媽**,你也一樣,對嗎?

痛,也給我忍著。

忍不了,你可以死啊。

放過你,你覺得,可能嗎?

那些慢條斯理的話語好像還迴盪在耳邊。

臟……

她真的好臟……

溫晴望著這些咬痕,掐痕,光是這麼看著,就能想起那些恍若夢魘的一幕幕……

蕭夜坐在桌旁處理傷口,他忽然反應過來,浴室裡已經很久冇有聲音了。

他心裡一驚,快步衝進浴室裡。

“小晴!”

然而眼前的景象,卻讓他心裡狠狠抽痛。

溫晴坐在浴池裡,身上被搓得通紅,甚至還冒出了十分駭人的血點子,看起來觸目驚心。

她捂著耳朵,好像陷入了什麼夢魘中。

“走開,走開!不要碰我!”

蕭夜衝了過去,握住了她瑟瑟發抖的肩膀。

“你在乾什麼!你這是在折磨你自己!不要再搓了!”

“我想洗乾淨!可是……我好臟……”溫晴崩潰地哽咽,眼珠滾落而出。

蕭夜看著她楚楚可憐的樣子,好像心裡被紮了一刀似的難受。

他緊緊地握著溫晴的肩膀:“彆洗了!你這是在虐待你自己!”

溫晴看著麵前滿臉關心的蕭夜,不由得微微一愣。

剛剛七分真情,三分演戲,還真的把他騙過去了!

溫晴心裡突然升騰起了其他的想法。

抓牢蕭夜,她纔有依靠。

轉瞬間,她就調整好了自己的表情。

她眨了下眼,一滴淚珠恰到好處地滾了下來。

近乎完美的演技。

蕭夜心如刀絞地抹去她眼角的淚:“不哭了好不好,我們出去。”

溫晴無助地看著他:“可是……好臟,好臟怎麼辦?”

“哪裡臟?”他語氣溫柔。

“這裡……”溫晴手探向身下。

那一抹神秘的黑刺得蕭夜眼皮一跳。

“還有這裡……”溫晴的手慌亂地摸向胸前,還試圖掙開蕭夜,想要繼續搓洗自己。

蕭夜心疼地製止。

“彆搓了!不臟。”

說著,他忽然前傾身體,將一個輕柔的吻落在了溫晴的肩膀上。

“不臟了,嗯?”

溫晴一怔。

她慢慢地從浴池中跪坐起來,用兩隻手臂柔柔地摟住了蕭夜的脖頸。

她伏在蕭夜的肩頭,失聲痛哭起來。

蕭夜輕輕地摸著她的頭髮,語氣溫柔得不像話。

“不哭了,不哭了。”

溫晴輕輕地蹭了蹭,在蕭夜看不到的地方微微抬了眸。

她眸底清明一片,哪裡有什麼悲傷的眼淚?

可在蕭夜的眼裡,溫晴肩膀瑟縮著,柔弱無骨地倚在他肩頭,好像他變成了她唯一的靠山一樣。

這樣的感覺讓他心裡很是柔軟。

溫晴從他的肩頭起身,睜著一雙水漣漣的眼睛:“吻我。”

她聲音微啞,聽起來更是嬌弱可憐。

蕭夜動情地應了一聲,將嘴唇貼了上去。

唇瓣相貼,兩人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

一吻逐漸深入,漸漸地蕭夜的半個身體都進了浴池。

溫熱的水衝在他們兩個人身上,溫晴緊緊地摟著他,兩人緊緊相貼。

溫晴微微睜了眼,麵前的男人早已動情,眼神迷離地吻著她。

她微微一笑,眼底閃過一絲複雜。

這些天待在聞身邊,她也不是全然冇有收穫。

至少,她學會了察言觀色,尤其是拿捏男人的心,不是嗎?

霧氣迷濛中,不知何時,溫晴早就被蕭夜壓在身下,溫熱的水在兩人身邊盪漾著水光。

有些事情,似乎早就順理成章。

溫晴微微咬了唇:“蕭夜,我想要……”

蕭夜一怔,隨即脫下了衣服,急不可耐壓了下去。

霧氣蒸騰,氤氳了一室春光。--服。不一會兒,魏伯也被叫來了。“魏伯,明天開始裝修主臥,一會兒你讓傭人把主臥和側臥的的東西全部搬走,我和小言今晚在二樓睡。”溫言這會兒才明白過來。敢情狗男人不是哄著自己玩,真要重裝三樓主臥?可是為什麼呢?那間房不是按照他的喜好設計佈置的?為什麼突然要換呢。冷厲誠突然問:“想出去玩嗎?”“好啊,小言喜歡出去玩。”溫言開心地點頭。“其實也不是玩,我們去買傢俱。”“啊,不是玩呀?”溫言臉上露出失望。冷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