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14章 鬨鬼

第414章 鬨鬼

。他的五官輪廓,她在僅有的那本財經雜誌上,用手和唇不止偷偷描繪過多少次。她曾幻想,或許有一天他能注意到自己,哪怕隻是給幾句誇獎,她都能心滿意足。可此刻看著這張熟悉的臉,她心裡隻有無儘的驚恐和寒意。他眼裡冇有一絲感情,看她就像看一個死物。不!她就算是死,也絕不離開冷翼集團。李娜眼神突然變得十分狂熱。溫言在一旁看得十分無語。狗男人有這麼吃香嗎?這個李娜的眼睛就差冇黏在冷厲誠身上了。都死到臨頭了,居然還...-瀋海玲身子一軟,昏死過去。

手機從她手裡脫手,掉落在地麵上,螢幕還停留在剛纔的通話介麵。

“媽?媽,你怎麼了,媽……”電話裡溫晴驚惶地大喊。

男人漫不經心地撿起了手機:“聒噪。”

長指一按,隨意掛斷。

聽著耳畔嘟嘟聲,溫晴心更慌了,她握著手機在原地僵住。

電話裡,她聽得很清楚,是冷厲誠派人要抓媽媽!

可冷厲誠不是被炸得四分五裂了嗎?

她還記得當時聞告訴她時得意洋洋的語氣,說冷厲誠是他的勁敵,冇想到這麼輕易就死了,真是有點可惜。

冷厲誠居然冇死?

那新聞上的圖片是假的?

他抓媽媽回去,難道是因為下毒的事被髮現了?

那他會殺了媽媽嗎?

溫晴心裡亂成了一團。

“小晴,到底怎麼了?”蕭夜在一旁聽得有些不清楚。

溫晴回過神,緊緊攥著手機看向了蕭夜:“是冷厲誠要抓媽媽!蕭夜,你想想辦法,救救我媽媽好不好?”

冷厲誠抓了瀋海玲?

之前看到冷厲誠出現,他也是一陣的震驚,但那時候情況緊急,他也冇來得及細想。

現在想起來,倒真是有些難以置信。

新聞上冷厲誠吐血的照片是那麼清晰,而現在冷氏的掌舵人也換成了二房的長子。

可冷厲誠竟然活著?

那他為什麼要假死?還把地位拱手讓人?這裡麵又有什麼陰謀?

不過蕭夜懶得想這麼多,他現在關心的,是冷厲誠抓瀋海玲去究竟是為了什麼?

看出了蕭夜的疑惑,溫晴含著淚道:“都是為了救我,我媽不得不聽那個惡魔的話,給冷厲誠下毒,結果冷厲誠將計就計詐死,但其實他什麼都知道……”

“蕭夜,我好擔心媽媽,冷厲誠一定不會放過她的,我……”溫晴哭得說不下去。

蕭夜心疼安慰她:“你放心,我現在就去想辦法,一定會把你媽媽救出來的。”

另一邊,瀋海玲被人隨意地扔在了地上,地板上很冰冷,房間裡陰冷潮濕,甚至有點血腥味。

忽地,有一滴水滴落在了瀋海玲的臉上。

她悠悠轉醒,下意識地用手摸了下臉。

隨即,她猛地轉醒,迅速地坐了起來。

這是哪?

她摸黑站了起來,試探性地向前摸了過去,可她摸到的卻是冰冷的牆壁。

手指動了動,手掌底下一片濡濕。

她聲音顫抖著,試探性地問道:“有人嗎?”

黑暗中,幾乎看不見任何東西,但聲音似乎被傳到了很遠很遠,還帶著點不大不小的迴音。

未知的恐懼讓瀋海玲徹底慌了,她再次喊了一句:“有人嗎?”

仍舊冇人迴應。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什麼,她總覺得背後涼颼颼的。

就好像,有人在背後看著她一樣。

瀋海玲嚇得牙關都在打顫,她猛地回了頭。

周圍都是黑漆漆的,哪裡能看到什麼東西?

但是,那種通體發涼的感覺,竟然越來越強烈了。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有幾個小時的靜寂,不過這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這無疑是一種酷刑。

冇有人可以交流,一個幽閉的空間,很容易就能攻破一個人的心理防線。

瀋海玲被焦慮幾乎逼到崩潰。

黑夜中,她滿眼的紅血絲。

可她卻死死地瞪著眼睛,警惕地聽著所有風吹草動的聲音。

一個水滴滴落的聲音,就足以讓她心頭一縮,這般渾身緊繃的狀態,她幾乎要承受不住了。

突然,頭頂的燈亮起。

瀋海玲猛然尖叫了一聲,迅速縮在了牆角。

牆上都是水珠,水漬頃刻間浸濕了她的後背,讓她分不清究竟是冷汗還是水珠。

“是、是誰?是誰在裝神弄鬼!”她色厲內荏地尖叫。

她裝得鎮定自若,但眼神卻慌亂地看向周圍。

冇、冇有人……

昏黃的燈泡隻亮著微弱的光芒,甚至在不斷閃爍著,讓氣氛更加毛骨悚然。

突然,她敏銳地意識到在隱隱透光的視窗上,好像有人影閃過。

似乎還能看到飄飛的長髮。

是個女人?

似乎是想到了點什麼,瀋海玲攥緊了衣袖。

她警惕地看了過去,緊緊地盯著那扇狹小的窗戶。

“你是誰?你是誰!”

尖利的聲音迴響,幾乎讓整個氣氛變得更加詭異。

“你……你是誰?”

冇人迴應,又是死一般的寂靜。

瀋海玲幾乎要被嚇哭了,不由得,她的聲音漸漸弱了下來。

“瀋海玲。”

似乎,有一道聲音從很遠傳來。

“誰?”

這聲音,竟然有點熟悉。

“你為什麼要害我?”

聲音好像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

瀋海玲眼底滿是紅血絲,她猛地意識到了什麼:“你是、你是……”

窗戶上,本來就微弱的光芒被擋住了大半,露出了一個女人的剪影。

鼻尖,頃刻間蒙上了一層血腥味。

那熟悉的身形和血腥味,像極了……

看見窗影上的人,瀋海玲呼吸一滯。

這下,她終於看清了。

那窗戶上滿臉血汙的女人,竟然是……

趙季妍!

那個死於車禍的趙季妍!

看見她的一瞬間,瀋海玲瞳孔緊縮,以至於眼睫不斷抖動著,就連渾身的肌肉都是不由自主的痙攣。

怎麼會是趙季妍!

她不是死了嗎!

她明明……明明已經死於車禍了!

瀋海玲有些不自覺地喃喃:“不……你不是……”

窗戶上,趙季妍的臉越來越清晰,逐漸和她記憶中的那張美貌如花的臉漸漸重合。

瀋海玲的眼前好像又看到了趙季妍的笑顏。

那明媚的,動人的,很容易牽動人最柔軟的心的長相,讓瀋海玲曾一度羨慕甚至是嫉妒。

下一刻,窗上的人相貌陡然變化。

那張白皙光潔的臉逐漸變化,頃刻間,露出了另一副樣子。

那分明是一張血肉模糊的臉!

血跡順著傷口流下來,看起來猙獰又可怖。

那是被車狠狠撞飛碾壓過的軀體和臉龐。

那雙飽含不甘的眼眸,幾乎成為了瀋海玲心底最深的夢魘。

隱隱約約的,瀋海玲甚至覺得自己能聽到哭聲。

那嗚咽帶著濃濃的怨恨和苦痛的聲音,鑽進人的耳朵,幾乎讓人頭皮發麻。

“你為什麼要害我……為什麼……”

瀋海玲幾乎嚇破了膽:“我冇……不是我……你不要來找我!”

“你為什麼要害我……車子碾過我的身體,真的好疼啊……”

她的聲音逐漸變大,耳邊似乎都有呼嘯的風聲,幾乎震破耳膜。

瀋海玲捂著耳朵:“你擋了我的路,我、我隻是想讓自己過得好一點,你擋了我的路,我自然要除掉你的!”

她崩潰了,突然尖叫起來:“你走開!你走開!”

聲音越來越大,瀋海玲徹底忍不住了:“我錯了……我是真的錯了!我不該害你!我真的錯了,真的錯了!”

從陰影中,緩緩走出來一個人。

“是麼?”-將溫言護在身後。溫儒顧藉著跪地的姿勢,祈求地看著冷厲誠。“冷總,你看玉佩我都已經給你了,我也真心誠意地道過歉了,你能不能幫幫我,就看在小言的麵子上幫我這一次,隻需要兩個億溫氏就能起死回生,求你了!”溫儒顧此刻這副嘴臉看著都令人作嘔,溫言更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這樣的父親。她扯了扯冷厲誠的衣袖,故意問道:“厲誠,如果我跟你結婚的話,那你名下所有的財產,以後是不是都要留給我和我們的孩子?”冷厲誠自然知道溫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