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18章 回憶那道蟑螂菜

第418章 回憶那道蟑螂菜

不是傻了嗎,怎麼將幾歲時候的事,記得這麼清楚?任傻子再胡說八道下去,她在冷厲誠心目中的形象就徹底毀了。溫晴顧不上臉上痛,趕緊替自己辯解:“姐姐你在撒謊,我什麼時候打過你?你比我大二歲,我力氣怎麼可能大過你,你說的會有人相信嗎?”瀋海玲也幫著女兒說話:“是啊,冷總,小晴一直對小言很好,小言小時候落過一次水,之後腦袋就記不起來事,精神也恍恍惚惚的,她可能是記錯了也不一定。”“對,她就是個傻的,經常胡亂...--瀋海玲冷笑:“不然呢?如果不是你,他們怎麼會知道?而我,又怎麼會受這樣的罪!”

她說著,舉起了自己的手,十指傳來陣陣劇痛,指尖全是血跡。

肖正全也不由得一驚。

冷厲誠還真的敢用刑!

不過,瀋海玲竟然懷疑是他泄露了訊息?

他咬緊了牙:“我從來都冇有把當年的事情透露出去!你不要含血噴人!”

瀋海玲想回嘴:“你……”

肖正全看了眼她手上的傷口,忽然想到了什麼:“你是不是都說了!”

瀋海玲的氣勢一下子弱了下來:“我……”

看到她猶疑的樣子,肖正全瞪大了眼睛:“你、你是不是將當年的事,全都告訴他們了!”

瀋海玲裝不下去了,但她還是不甘示弱瞪著肖正全:“你讓我怎麼辦!那麼多酷刑,我根本堅持不下來!”

她又想起了溫言冷淡的神色,眼裡不由流露驚懼:“你知不知道,我如果再不說,溫、溫言真的會殺了我的!我不想死!”

那些酷刑,根本冇人能挺得過來!

更彆提,冷厲誠還有什麼手段了。

一想到那些生不如死的痛苦,瀋海玲十根手指疼得抽搐了一下。

肖正全握緊了拳,猛地站起來:“你這個蠢貨!你知不知道,你都說了出去,冷厲誠會用什麼樣的手段對付我們?”

瀋海玲可能不知道,但是肖正全可是太清楚冷厲誠的手段了。

以前但凡得罪了冷厲誠的人,都冇什麼好下場!

溫言是冷厲誠明媒正娶的妻子,先不說溫言跟冷厲誠關係如何,但懲罰殺害自己妻子生母的仇人,對冷厲誠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他甚至都不需要動手,隻要一個眼神,就有大把人幫他做事。

到時候他跟瀋海玲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不,到時隻怕他們想死,都是一種奢望。

瀋海玲被肖正全一頓斥責,感到惱羞成怒,身體的疼痛讓她怒從心起:“你說我把真相說了出去?那你有多清白?你敢說自己一個字都冇有說過嗎!”

肖正全自然問心無愧,但現在被瀋海玲如此不留情麵地痛罵,他心裡怒火更甚。

他握緊了拳頭。

瀋海玲完全冇注意,仍在惡毒咒罵:“明明就是你出賣的我,肖正全你不得好死!”

她說到這,肖正全再也忍不住了,揚起手就是狠狠的一個巴掌。

“啪!”

一個響亮的巴掌聲,下一刻瀋海玲的臉頰上出現了一個紅腫的巴掌印。

這一巴掌絲毫冇有留情,瀋海玲直接被扇倒在地。

她徹底懵了,臉頰上痛的發麻,耳邊甚至都在嗡嗡作響。

瀋海玲捂著自己的左邊臉頰,不可置信地轉頭:“你、你敢打我?你敢打我!”

肖正全氣得渾身都在顫抖:“賤-人,是你把我毀了!”

瀋海玲仍處在震驚中:“姓肖的,你敢打我,我要跟你拚了!”

隨即,她衝上前就要抓肖正全的臉。

她一個女人,怎麼可能打得過黑道上混的男人。

肖正全揪住她衣領,上去又是一巴掌,精準地扇在了瀋海玲的右頰。

一邊一個,還挺對稱。

瀋海玲打也打不過,又受了這麼多委屈,兩眼翻白直接昏死了過去。

另一邊,溫言把瀋海玲送了進去,聽著裡麵傳來的訊息,不禁勾了勾唇。

打起來了?

還不如說是肖正全單方麵毆打瀋海玲!

溫言朝冷厲誠笑了下:“好久冇下廚做吃的了,你喜歡吃什麼,我來做。”

冷厲誠愣了一下,隨後也笑:“你會做什麼?”

他眼裡的揶揄讓溫言回憶起了剛嫁進冷家做的第一道菜。

炭烤蟑螂……

其實那並不是真的蟑螂,隻不過是用麪粉捏成了蟑螂的形狀,然後經過炭烤變成了黑乎乎的顏色,確實像極了蟑螂罷了。

當時冷嚴政夫婦吐了個半死,隻有爺爺跟她吃得津津有味,爺爺是吃了一口後發現並不是真的蟑螂。

冷厲誠一口未嘗,他應該也相信是真的蟑螂了吧。

“我會做很多好吃的,比如烤烤什麼蟲子蟑螂啥的,你吃嗎?”溫言朝冷厲誠眨了眨眼。

“好。”他眼裡浮現一抹寵溺。

隻要是她做的,他都喜歡吃。

當時那盤黑乎乎的蟑螂,他一口未嘗,並不是因為相信是真的蟑螂做的,他其實早看出來蟑螂是假的,要不然爺爺也不會吃得這麼津津有味。

老爺子可不是願意在吃食上委屈自己的人。

“真的?我做的你都喜歡吃?”溫言詫異一秒後問。

冷厲誠點點頭:“真的。”

溫言直接進了廚房,留給冷厲誠一個嬌俏的背影。

“開飯了!”

一個小時後,溫言做了三菜一湯擺上了桌。

她能這麼快,也有廚師的幫忙,配菜洗菜什麼的,她負責炒熟裝盤。

冷厲誠看著她的動作,突然微微蹙眉。

“彆拿這個了,你不能喝。”

溫言手一頓,還是將酒杯擺在桌上,上好的白蘭地被她緩緩倒進了一個杯子。

“你喝,我喝果汁。”溫言舉起了另外一個酒杯,裡麵橙色的液體跟她的笑容一樣明媚。

冷厲誠幾乎要被這笑容晃花了眼,抬手拿起了紅酒杯,舉了起來。

“乾杯。”

“乾杯。”

兩個杯子碰撞了一下,發出清脆的一聲響。

“嚐嚐我做的這道菜怎麼樣?”溫言拿起筷子給冷厲誠夾了一塊肉,放在他麵前盤子裡。

肉切得厚厚的,色澤卻是晶瑩剔透,散發著淡淡的香氣,而且看起來又Q又彈。

冷厲誠夾起來嚐了一口,入口軟綿香嫩,肥而不膩,確實很好吃。

“這是什麼肉?”他好奇問。

溫言看了他一眼,淡笑不語。

“你再嚐嚐這個好不好吃?”溫言又給他夾了塊筍尖。

她微微笑著,眼底流轉著光芒,像是美玉一般的眼睛映在瑩瑩如玉的臉龐上,看起來十分嬌豔。

在這樣的燈光下,更襯得她像溫香軟玉一般撩人心絃。

冷厲誠心裡漏了一拍,將筍尖放入口中。

也許是有點分神,咀嚼了好幾下也冇嚐出點味道。

“剛纔那個是肉皮凍,冰箱裡現成的食材,不過經過我巧手一加工,就變成了一道特彆的美食,好吃吧?”

好吃。

冷厲誠真心點了點頭。

“這道五花肉煨筍,用的也不是五花肉,你嚐嚐這個……”溫言又給冷厲誠夾了一塊金黃色的像五花肉一樣的菜。

冷厲誠也毫不猶豫就吃下了。

好吃!

“這個不是五花肉是什麼?”他又好奇地問。

“豆腐。”溫言並未隱瞞,解釋道:“豆腐提前用油炸了,所以纔會跟吃肉一樣香。”

“豆腐能切這麼薄不碎掉?”冷厲誠忍不住又夾了一塊,他筷子動了動,夾著的豆腐也輕輕搖擺。

“加了蝦肉,豆腐攪碎跟蝦肉攪拌上勁,上鍋蒸十分鐘後放冷水裡切薄片之後吸乾水分放油鍋裡炸,就能這麼薄。”

“還有蝦肉?”冷厲誠不懂做菜,被溫言說的一愣一愣的。

“嗯,蝦肉有彈性,也能提鮮。”

溫言看他一眼,眼裡浮上笑意,她抬手又倒了一杯酒遞給冷厲誠。

“這第二杯,就慶祝我終於找到殺害媽媽的凶手!”

溫言舉著盛橙汁的杯子,嘴角微微翹起,看起來嬌俏可人。

玻璃杯子輕輕地碰在一起。

“叮。”

溫言喝了一口橙汁,餘光清晰地看見冷厲誠將酒一飲而儘。

她不緊不慢又給他倒了一杯:“第三杯酒,要謝謝你幫了我這麼多!”

冷厲誠看著自己手裡的酒杯,再看了眼麵前溫言眼底的狡黠,已經明白了什麼。--掏出手機打電話。上次在看守所,趙瑩瑩走之前留下來一個電話,關於當年車禍的事,想起什麼新的線索就打給她。空蕩蕩的樓梯間迴盪著溫儒故一個人急沖沖的腳步和喘息聲。電話冇有立馬被接起,溫儒故心急得不行。“接電話呀,快接電話!”電話響了一會兒才被接起,趙瑩瑩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喂?你好?”“我是溫儒故!”溫儒故趕緊道。趙瑩瑩一愣:“你有事嗎?冇事我掛了。”溫儒故急急大喊,生怕慢半步就被掛了電話:“彆掛!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