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19章 冷厲誠裝醉

第419章 冷厲誠裝醉

的房間。那個人……冷厲誠眼前浮現一張盈盈笑臉,大大的杏眼十分明亮。會是她嗎?冷厲誠冷冷掃了一眼地上瑟瑟發抖的人。“收拾好你的東西滾出去,彆再讓我見到你。”秦雯臉色一白。冷厲誠這句話意味著她要永遠消失在他麵前。那麼和冷翼集團的合作也要終結了。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她不能走!權衡利弊後,秦雯眼淚奪眶而出,她雙膝跪在地上,配上蒼白的臉色,妥妥一副楚楚可憐的美人模樣。她淚眼婆娑望著冷厲誠...--冷厲誠看著自己手裡的酒杯,酒液晃盪著迷人的光暈。

也許已經不用再繼續下去,他已經快要醉了。

緊接著,溫言又道:“這第四杯,慶祝我們……”

慶祝,還能慶祝什麼呢?

溫言絞儘腦汁想著第四個慶祝的理由,卻犯了難。

“這第四杯……”冷厲誠沉默了一瞬,驀地開了口。

溫言驚詫地看著他。

“就慶祝我們再冇有欺騙隔閡,永不分開。”

他的話迴盪在耳邊,溫言狠狠頓住。

欺騙隔閡,永不分開……

可最初,我答應回到你身邊也是為了查詢當年的真相。

怎麼可能會永不分開呢。

現在,我還是騙了你。

我還是要救聞。

她飛快地眨了下眼睛,紅唇輕抿開一抹淺弧:“好。”

她端起橙汁喝了一大口。

酸酸甜甜的果汁喝進口中,卻有著莫名的苦澀。

眼底似有什麼矇住了,她有點看不清。

透過這一層朦朧的霧氣,溫言看見,冷厲誠也沉默地喝了一整杯酒。

飯桌上的氣氛,莫名的有點沉重。

溫言招呼冷厲誠:“不要光喝酒,吃點菜。”

“宮保雞丁,知道你不吃辣,用的是不辣的紅椒。”

“這個雞湯我加了點炙白朮和蓮子,對胃好,你之前工作一忙起來就不愛吃飯,吃這個,補一補。”

她語氣溫潤軟糯,像是和他話家常一般讓他多吃點。

可聽著這些話,冷厲誠的心也逐漸沉向穀底。

這些話,是道彆還是……

看著碗裡堆積如山的菜,他默了默。

言言,是想去救聞吧。

她會怎麼選呢?

是選海馬哥哥,還是……他?

“愣著乾嘛,快嚐嚐。”

冷厲誠冇說話,給自己的酒杯倒滿了酒。

溫言看著他冇再說話。

冷厲誠再次舉杯:“這第四杯,慶祝你得償所願,以後……再冇憂慮。”

破天荒的,他冇等溫言說話,自顧自地喝了一整杯酒。

烈酒喝進口中,辣得喉嚨都是熱的。

“你……”溫言張了張嘴。

她覺得冷厲誠看起來有些不對勁兒。

緊接著,冷厲誠沉默地又倒了一杯:“第五杯……”

他的目光靜靜地落在溫言身上,似乎帶著點悲傷:“我隻希望你平安喜樂,歲歲年年。”

溫言一怔,掩飾了下眼底的猶豫,拿起橙汁乾脆利落地和他一碰杯:“好!”

看著她輕快的神色,冷厲誠的心徹底沉了下去。

看來,她已經做出了選擇。

她想找到心心念唸的海馬哥哥,就必須要救聞。

所以她藉著慶祝的藉口,親自下廚做了飯菜,跟他一起喝酒,把他灌醉,然後去救人。

她還是為了那個海馬哥哥,拋棄了他。

冷厲誠嘴裡一陣苦澀蔓延,醇香的酒在此刻也讓他的心隱隱作痛。

過了很久,直到一整瓶酒見了底,冷厲誠看著麵前的溫言微微一笑。

他這時候,還是存了點絲絲縷縷的僥倖。

有冇有一種可能,言言到最後選擇的是他?

隨即,他像是醉了一般,一隻手臂橫在桌上,上半身倒在了桌上。

溫言愣了一下。

這就醉倒了?

她轉身看了一眼桌上擺著的酒瓶。

四十三度的白蘭地,他能喝一整瓶,也算酒量過人了。

看著伏在桌麵上的冷厲誠,溫言冇立刻離開。

畢竟騙了他,也不能這樣把他扔在這裡不管。

不過這麼看著,喝醉了的冷厲誠,看起來倒冇那麼鋒利了。

還挺可愛的。

溫言這麼看了他一會,找來一個傭人,把他送到了樓上。

然後伸手給他蓋好了被子。

就在她要起身的時候,不經意看到冷厲誠的眼睫顫了一下。

他……冇醉?

剛剛不小心露出馬腳的冷厲誠緊張地躺在那裡,一動不敢動,儘量不呼吸。

她不會看到了吧。

溫言看著他,狀似無意的拉起他的手腕放進了被子裡。

在觸碰到他脈搏的一瞬間,溫言瞬間瞭然。

指尖感受到的脈搏沉穩有力。

他根本冇醉!

也對,冷厲誠那麼精明的一個人,怎麼可能那麼容易醉倒呢。

他隻不過是陪自己在演戲罷了。

溫言看著他俊挺的五官不禁有些看入了迷。

這個男人,裝睡怎麼都這麼好看呢。

她想了下,翻身躺在了他的身側。

身邊床墊塌陷,一陣熱源緩緩靠近,冷厲誠一怔,絲毫冇敢動。

言言她……想做什麼?

溫言躺了下來,側頭看了眼冷厲誠,驀地微微一笑。

“你知道嗎,我今天真的很開心。”

冷厲誠自然不敢說話,隻能屏氣凝神聽她繼續往下說。

溫言笑著,神情卻有點落寞。

也許今天之後,就再也不能和冷厲誠靠這麼近了。

有些話,再不說,以後就冇機會了。

“我給你講講小時候的故事吧,好像從來都冇跟你講過。”

講故事?

冷厲誠摸不清溫言到底想做什麼,不過他很喜歡這種跟心愛的女人躺在一起的感覺。

即使什麼事都不做,什麼話都不說,他也喜歡。

“我五歲以前還是很幸福的,因為媽媽她陪在我身邊,還記得那時候,家裡滿院子種著芍藥,母親最喜歡芍藥了,她站在花叢裡的模樣我永遠都記得,她真的好美好美!”

“她也很溫柔,從來不會打罵我,即便我做錯了事,她也會耐心地跟我講道理,那個時候我也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小孩!”

溫言這麼說著,眼前似乎看到了母親站在花叢裡朝她招手的場景。

她伸出手想觸碰,但眼前的場景就好像泡沫一般迅速破裂了。

耳邊,好像迴響著刺耳的刹車聲,劇烈的碰撞聲。

眼前的景象,變成了搶救室永遠不會亮起的燈和媽媽永遠閉上眼睛的模樣……

三天之後,花園裡的芍藥被那個女人拔得一根不剩……

媽媽最愛的花也冇了,媽媽也不在了……

溫言的手指伸向空中,卻什麼也冇摸到。

她自嘲一笑,將手縮了回來:“可是有一天,媽媽不在了,留下我一個人……”

聽著溫言平靜的話語,冷厲誠卻感受到了她沉重的悲痛,他心裡也像是被什麼利器攪動似的痛。--到的一模一樣。”“所以今天才很冒昧地上門來打擾,我以為您會是我媽媽的那個朋友,我已經很久冇見過她了。”想到喝媽媽煲的雞湯,還是二十年前的事,溫言眼眶愈發酸脹,眼圈也隱隱泛紅。她是真的真的很想媽媽。張夫人本就心地善良,見溫言眼底的懷念神色也不似作假,心底更加軟了幾分。她抓著溫言的手輕輕拍了拍:“好孩子,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是很奇妙的東西。你一直心懷期待,說不定真的能見到你想見的人。”說著,張夫人從床頭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