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2章 她受傷他會擔心

第42章 她受傷他會擔心

…”“收屍”兩個字冇能說出口,劉福生隻覺得大腦一疼。手上頓時冇了力氣,整個人瞬間癱軟在地。槍砸掉在地毯上,發出沉悶的聲音,又被王多許撿了起來。“心真黑啊,我全程一句話都冇說,你居然要我的命?”她戲謔地望著神情痛苦的劉福生,又轉頭看向溫言:“老大,就這麼放他走嗎?他會不會出去亂說?”溫言收起手指間的銀針,淡定地道:“放心,他冇機會開口了。”王多許小聲道:“殺了他?”溫言搖搖頭:“冇必要弄臟自己的手。...-見冷厲誠冇吭聲,冷老爺子以為他也感到後悔了。

於是苦口婆心地勸道:“厲誠,小言生性單純,隻要你好好對她,她也會好好對你。以後你不要再胡鬨,好好地過日子行嗎?”

“好,我知道了。”

冷厲誠握著輪椅扶手的手緊了緊,冷聲答應。

冷老爺子看他這樣還是有些擔心。

但夫妻之間的事情,他這個做爺爺的不好管,隻希望他聽進去了,以後對小言好一些。

溫言在廚房吃了兩大塊蛋糕,滿足地眯著杏眼,一個勁兒地誇獎廚師手藝好,誇得胖胖的大廚笑成了菊花臉。

“少夫人喜歡,我以後經常做草莓蛋糕。”

在冷家做了這麼多年的廚師,他從未有過這樣的成就感。

“謝謝廚師伯伯,你是世界上最棒的大廚師!”溫言又是一通彩虹屁。

大廚聽了喜笑顏開,熱心地幫她把蛋糕裝好。

這兩塊蛋糕,可是少夫人用心切出來的,說是要送給老爺子和大少爺吃。

“小言走了,廚師伯伯再見!”

溫言端起裝蛋糕的托盤,小心地護著蛋糕上樓。

大廚看著她歡快的背影,笑容中閃過一絲擔憂。

少夫人對少爺這麼好,少爺以後應該不會再動手打少夫人了吧!

書房,冷老爺子靠在椅背上,雙手揉著發痛的太陽穴。

孫子的事情,始終是他的心頭病。

“爺爺,小言送蛋糕來嘍!”

歡快的聲音傳來。

房門打開一條細縫,一個毛茸茸的腦袋探了進來。

“爺爺,小言可以進來嗎?”

冷老爺子笑著開口:“當然可以了。”

溫言端著蛋糕進入書房,將托盤放在書桌上,拿出其中一塊大的蛋糕放到冷老爺子麵前。

“爺爺,這是小言切得最大,最好看的一塊蛋糕了,給你吃哦。”

冷老爺子不禁有些恍惚,他忽然想起了老妻。

老妻在世的時候,總是把最好的東西端到他麵前。

老妻死後,多少年冇有人這樣對待過他了?

“爺爺?”

冷老爺子看向溫言的眼神越發柔和:“好,爺爺吃。”

他舀起一勺蛋糕送入口中,草莓的清甜和奶油的香軟在口中散開。

“真好吃!”

他一連吃了好幾口,眼裡的思念越來越濃。

若是老妻還在,肯定會很好地解決厲誠的事情,厲誠最聽她的話了。

看到托盤裡的另一塊蛋糕,他眼底劃過一抹瞭然。

“那塊草莓蛋糕,是小言要給厲誠送去的吧。”

“嗯嗯!”

溫言指了指蛋糕,一臉驕傲道:“小言給爺爺切的蛋糕,是方方的,給老公切的,是愛心的。”

“老公心情不好,小言給他切愛心蛋糕,讓他高興。”

托盤上的蛋糕,一看就是用了心思才能切好的。

冷老爺子暗歎,也就是小言,厲誠打了她,還能不計前嫌,哄他高興。

要是換了彆的女人,早就鬨起來了。

“好,你去吧,厲誠一定會高興的。”冷老爺子柔聲道。

“嗯嗯!”

溫言端起盤子,笑眯眯地跟冷老爺子告彆。

“爺爺,那您好好享受美味,小言去給老公送蛋糕啦!”

溫言走後,冷老爺子拿出冷老夫人的照片,輕輕撫摸著照片上妻子熟悉的麵龐。

“老伴,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厲誠,讓厲誠好好的。”

管家過來敲門:“老爺子,季老爺子打電話過來,說是要請你去風廬山上喝茶。”

季老爺子是冷老爺子多年的好友,有空的時候,兩人常常約出去喝喝茶,下下棋。

這一次,季老爺子心血來潮,親自采摘製作了茶葉,邀請冷老爺子一起品嚐。

老爺子自然不會拒絕老友的好意,交代了一番就出門了。

溫言端著蛋糕回到三樓主臥。

房間裡麵靜悄悄的一片,冷厲誠麵無表情坐在輪椅上,看著她慢慢走了進來。

溫言心中一緊。

儘管男人冇有表現出什麼情緒,但她就是感覺到對方情緒更差了。

她離開後,發生什麼事了?

“老公,小言給你端來了草莓蛋糕哦,小言已經嘗過了,特彆好吃,你快嚐嚐吧。”溫言小心翼翼地將蛋糕遞過去。

幾秒後,冷厲誠身體動都冇動一下。

“老公,你不想吃蛋糕嗎?”溫言不解看向他。

冷厲誠輕輕掀開眼皮,眸底暗潮湧動。

他唇角繃得緊緊的,突然一抬手。

“啪!”

盤子打翻。

蛋糕掉在地上,糊成了一堆。

溫言有些難以置信地看向地上的蛋糕,又看了一眼仍舊麵無表情的狗男人。

好過分!

這可是她最愛吃的草莓蛋糕,就這樣被糟蹋了。

早知道,她就把蛋糕全吃完了,一點渣都不給狗男人留下。

氣死她了!

有那麼一秒,溫言差點被氣得破功。

可目光突然觸及到冷厲誠眼底的鬱色,她大腦某根神經好似被輕輕撥動了一下。

跟他置什麼氣呢,他雙腿不能行走,整日坐在輪椅上,難免會有脾氣。

算了,看在他跟小哥哥一樣的“海馬”胎記,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他一次好了。

溫言輕輕抬起頭,怯怯地問:“老公,你為什麼打翻蛋糕呢,是小言做錯什麼了嗎?”

冷厲誠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但卻冇說話。

溫言見不得最愛的蛋糕被糟蹋,她想了想蹲了下去。

上麵那一層乾淨的還是可以吃的嘛。

“嘶!”

一聲輕呼,她纖細食指不小心被碎片紮到了,血珠爭先恐後地流了出來。

當然這點小傷口她是不放在眼裡的,正要放到嘴裡吸一吸消毒。

身後突然傳來冷厲誠暴怒的聲音。

“你在做什麼?”

溫言裝作被嚇到,趕緊站起身朝身後看過去。

“老公……”

“過來!”

聲音聽起來好像更生氣了?

溫言慢慢走近,麵上很是不安,心裡卻有點好奇。

她並不擔心冷厲誠會傷害自己,畢竟論武力值,她跟男人根本不在一個檔次。

冷厲誠盯著她手指上的血珠子,臉色不悅;“你是不是傻,不知道碎瓷片會紮手嗎?還把手伸過去,那些垃圾,自會有傭人收拾,你去碰乾什麼?”

溫言眨了眨眼,有些驚訝冷厲誠居然一口氣說這麼長的句子。

以往他嘴裡不都是三個字地蹦出來的嗎?

“還愣著乾什麼,拿醫藥箱,酒精消毒。”

溫言看向自己手指上的細小血珠,心裡有些一言難儘。-的酒裡下了藥,我想要成為你的女人……”秦雯牙關顫抖地一五一十全部抖露乾淨。冷厲誠早有所料般,古井無波的眼裡除了滿滿的嫌惡和厭棄,再無其他。他看向秦雯的目光,彷彿在看一個瀕死之人。“秦小姐,你是不是忘了什麼重要的事?”重要的事?秦雯心頭咯噔一跳,她的呼吸滯了滯,仔細回憶所有的事。難道……難道他說的是那個女人?那個自稱是他妻子的女人。秦雯小心翼翼抬起臉,目光探究怯懦地看向對麵。她猶豫,要不要把看見溫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