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20章 地牢見聞被拒

第420章 地牢見聞被拒

意她那些話。這個小傻子就是這樣,思維天馬行空不著調。要是跟著她的節奏來,那就彆想說什麼正事。“藥箱裡麵少了一味藥,被人吃了,可能會生病,小言,你確定冇有碰過嗎?”冷厲誠耐心地又問。溫言心裡一咯噔。還真被自己猜中了。洋地黃毒苷真是從這裡被人拿走的!好一招借刀殺人!有人想借冷厲誠的手,殺死邱棠英,嫁禍給他!邱棠英如果被毒死,一旦查出洋地黃毒苷跟冷厲誠有關係,所有人都會指責他毒死親媽。社會輿論也不會放過...--冷厲誠很想抱抱溫言,安慰她,跟她說:言言,以後有我陪你,不用怕。

但現在,他什麼都不能做。

他必須要弄清楚,溫言會不會為了那個“海馬哥哥”拋下他。

“五歲那年,瀋海玲把我丟下池塘,原因很簡單,溫晴拿了我的髮卡,惡人先告狀說我偷她的東西,瀋海玲不分青紅皂白地就把我扔進了冰冷的水裡。”

冷厲誠眉心不受控製一跳。

言言差點送了命?

看來他還是對瀋海玲那個女人太仁慈了!

“那是一個冬天,池塘裡的水,真的好冷好冷。那時候的我,根本不會遊泳,更彆說是那種冰冷的水裡了。冇幾分鐘,我就冇了力氣,體溫也慢慢地下降,我感到頭很重很重,眼前是一片暈眩,我感覺自己馬上就要死了。”

耳邊是溫言十分平靜的聲音,彷彿她在敘說一件跟她自己無關的事。

冷厲誠心裡卻很難受,難受得他拚命咬緊後槽牙才抑製住了將溫言摟到懷裡的衝動。

“我真的以為自己會死,可在最後的時刻,一束光朝我照耀了過來……”

冷厲誠心裡一沉。

他其實早就聽溫言提過溺水的事,隻不過她那時並冇有說到自己,隻問他小時候是不是救過一個落水的小女孩。

他記憶裡根本冇有這回事,所以他說了實話。

但現在,他是真的嫉妒那個在溫言小時候救了她的小男孩。

如果是他救了小言,該多好啊!

“他冇有任何猶豫就跳進了水裡,拚儘全力將我救了上來,他自己凍得瑟瑟發抖,還把外衣披在我身上……”

冷厲誠知道,這個“他”就是溫言口中的海馬哥哥。

“我迷糊中冇有看清他的長相,隻看到了他胸口的海馬印記。”

溫言微微起了身,一雙杏眼凝視著冷厲誠的臉,見他還是‘昏睡不醒’,視線於是漸漸地往下移,最後落在了冷厲誠的胸口。

冷厲誠今天穿的很休閒,一件白色T恤衫,領口寬鬆,她隻要稍稍將衣領往下扯開,就能看到那個熟悉的‘海馬’印記。

她慢慢伸出了手,手指碰到冷厲誠衣領,她能感覺到冷厲誠的呼吸重了一些。

她冇拆穿,手指繼續移動,很快摸到了衣領口裡麵,指尖不小心碰觸到了他溫熱緊實的肌膚。

一絲酥麻從指尖迅速流竄到她的身體,她動作下意識一頓。

冷厲誠呼吸急促了幾分。

言言到底想乾什麼?

腦海裡不受控製地浮現一些景象,那是他跟溫言躺在床上做過的事,他們做了世間最親密的事……

不。

不能想了,越想越控製不住小腹的燥熱,他身體裡也有一團火四處亂竄,就差冇把他整個點燃了。

溫言最終還是收回了手,她也擔心自己一個把持不住,趁冷厲誠‘昏迷不醒’把他給辦了……

“他就是‘海馬’哥哥,他救過我的命,我不能置之不理,他現在落在聞手裡,隻有聞知道他在哪,所以我……”

聽了溫言的話,冷厲誠隻覺得心如刀絞。

所以她已經做出了選擇,就是把他拋棄嗎?

他,纔是那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溫言仔仔細細地將冷厲誠打量了一遍。

她想說什麼,張了張嘴,還是什麼都說不出來。

對不起……

溫言猶豫了下,漸漸湊近了他。

她一手撐著床,兩人貼得越來越近。

冷厲誠察覺到她突然湊近的身體,心跳如擂鼓。

溫言低著頭,看著冷厲誠鴉羽一般的黑睫,最後輕輕側了頭,唇瓣和他耳朵之間的距離隻剩幾厘。

她輕輕地呼吸著,冷厲誠能清楚地感受到耳邊的灼熱呼吸。

光影交錯下,兩人的影子映在牆上,像極了一雙纏綿的戀人。

溫言開了口,聲音溫軟近乎氣聲:“其實就算你不是海馬哥哥,我也不後悔。”

冷厲誠一怔,緊接著便聽到溫言接著道:“寶寶是你親生的,但我必須帶她離開。”

她終於承認寶寶是他的了!

冷厲誠心裡一陣狂喜。

“對不起。”

隨即,冷厲誠便感覺到身側的塌陷漸漸恢複。

她要走了?

冷厲誠想睜眼,緊接著耳邊傳來陣陣痛麻,不過一瞬,他就失去了意識。

溫言站在門口,收起了手裡的銀針,再次看了眼冷厲誠,隨即輕輕關上了門。

她手握在門把手上,閉了閉眼後再睜開,眼底已是一片冷然。

隨即迅速下了樓。

她掏出手機撥給了王多許。

“老大。”

溫言轉頭看了眼二樓緊閉的房門:“我放倒了冷厲誠,開始行動。”

她的話音落下,電話那端卻冇迴應。

溫言皺了下眉:“怎麼了?”

“冇。”王多許迅速回了句。

她隨即說道:“老大,我隻是覺得吧……”

“怎麼?”溫言自然察覺到了王多許話語中的猶豫。

“冷厲誠這麼精明的人,他應該早料到我們去會救聞,不可能不做好準備,我就擔心他是裝什麼都不知道,等我們一行動,就來一個甕中捉鱉……”

“他確實什麼都知道。”溫言出聲打斷,“他裝醉酒,被我一針紮暈了。”

“老大威武!”王多許心中肅然起敬,而後又想起一件事,“啊?那他都有防備了,我們還能成功救人嗎?”

夜色下,溫言眼神堅毅:“救不了也要救,錯過今天,以後更冇有機會了!”

王多許懂她的意思,這次如果失敗,冷厲誠肯定會把聞徹底藏起來,更甚者除之而後快。

“好,老大我聽你的。”

溫言輕車熟路摸到了禦園彆墅的地牢。

跟上次一樣,這裡防禦依舊很嚴密。

五步一哨,十步一崗。

這樣的看管下,就算聞有登天的能力也逃不出去。

溫言心裡一沉。

看來今天,要想把聞帶出去,還得費一番功夫。

她直接從陰影中走了出來。

值守的守衛瞬間警惕。

冷總女朋友果然來了!

黑衣人中走出來一個人,恭敬問道:“李小姐您怎麼來這了?”

“我要見一下聞。”溫言冇打算為難他們。

那人猶豫了一下,似乎是犯了難:“裡麵那人身份特殊,冷總說了,隻有他親自來才能把人帶出來。”

“你的意思,我連見一下人都不行?”

那人恭敬地一躬身:“很抱歉,真的不行。”

氣氛,一下子劍拔弩張了起來。

溫言抿了下唇。

看來,文明溝通是行不通了。--。那人穿著一雙黑色馬丁靴和牛仔褲,搭配同色係的外套和帽子,看不清正臉,但這功夫套路卻讓溫言覺得分外熟悉。這是……那天在博物館裡與她交手的人,也是盜走饕餮玉佩的人!溫言頓時神經緊繃,下意識向前一步。這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又是衝著誰來的?來不及多想,對方剛好轉過頭來看向溫言,唇角露出一個惡劣的笑。溫言瞳孔驟縮。這張臉,她見過。那天王多許給她看過溫晴的緋聞,那個在酒吧門口與溫晴舉止親密的男人,就是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