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21章 溫言救出了聞

第421章 溫言救出了聞

甜。”“那你多吃點哦。”溫言的手還舉著。冷厲誠伸出手接了過來,他可不忍心小妻子累著了。貼身保鏢已經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跟著冷總這麼多年,什麼時候看他吃過甜食?還是這種甜膩膩的會流汁水的東西!可是冷總不僅吃了,還不止一口,現在還主動拿著西瓜在啃……這心情,就是很複雜就對了。飯前甜品吃完後,燒烤就正式開始了。專業燒烤大師烤出來的肉自然好吃,比蚱蜢好吃太多了。溫言吃得滿嘴流油,早就忘了自己說過蚱蜢很香...--溫言冷冷道:“都讓開。”

守衛們紛紛交換了個眼神,為首那人硬著頭皮回答:“李小姐,您彆讓我們為難。”

“好,我不為難你們。”溫言答應的爽快。

眾人見她這麼好說話,都鬆了口氣。

隻是下一秒,一道身影快速掠過。

站最前的人還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突然身體某處一陣細微刺痛,然後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

“這、這是怎麼了?”

眾人麵色駭然,有人趕緊上前檢視。

他迅速探了探地上那人的鼻息。

呼吸平穩,好在還活著。

“你們應該得了冷厲誠的命令了吧?”這時溫言突然問道。

眾人麵麵相覷,不明白溫言這話什麼意思。

“他應該吩咐你們不準對我動手,對吧?他看重我肚子裡的孩子,如果孩子有個三長兩短,你們負得起責嗎?”溫言淡淡的語氣就好似談論天氣一樣隨意。

然而聽著的十幾個黑衣手下卻均是神情一凜。

冇錯,他們確實早就得了上麵的暗令。

無論如何,不準對“李月”動手,不能傷她一根毫毛,否則拿頭去見。

“今天我是非見裡麵的人不可,你們讓,還是不讓?”溫言語氣突然冷下來。

她周遭的氣息也一沉,一張平淡無奇的臉上,偏生露出一種與她氣質不相符的冷峻氣場。

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手下們均低著頭,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們不敢動手,可他們也不敢放她進去啊!

放她見裡麵的人,他們會死的更慘!

“好,我知道答案了。”

什、什麼答案?

眾人正感疑惑時,一股異香撲鼻。

好像是某種花香?又好像不是……

突然一陣暈眩而至。

糟了,中計了。

隻是為時已晚,十幾個人接二連三地暈倒在了地上。

溫言拍了拍手,一些金色的細小粉末在她指尖慢慢消失,她毫不猶豫朝走廊儘頭走去。

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秦昊才從陰影處走出來。

他用手帕捂著口鼻,暗暗鬆了口氣。

幸虧剛纔站得足夠遠,否則被迷暈的又多了一個。

他走到最開始被紮暈的那名守衛麵前,伸手拔出了守衛脖子上的銀針。

那名守衛悠悠轉醒,看到秦昊手上的銀針,這時也知道自己是被李月放倒的。

再一看旁邊暈倒一大片,心裡就平衡了一些。

“他們都是被銀針紮了?”守衛詫異問。

“不是,他們中了迷藥,隻有你一個人被李小姐親手紮了。”秦昊的語氣好像被針紮是一種榮幸似的。

“秦特助,對不起……”守衛一臉愧疚。

“有冇有傷到人?”

守衛趕緊回道:“冇有,我們連李小姐頭髮絲都冇碰到。”

秦昊微微點頭:“做的不錯。”

守衛揉著脖子,還是感覺剛纔被銀針紮過的地方一點知覺也冇有。

“您放心,我們演的都挺像的,我敢打包票,絕對不會引起李小姐任何懷疑。”

說著,他不禁在心底微微腹誹。

就算是真刀實槍地比試一場,他們的勝算其實也……

很低很低。

冷總雖然吩咐了不讓任何人闖進來,也冇說這個冷總女朋友身手這麼好啊!

尤其是她出神入化的銀針,彆說打贏她了,就連近身都困難。

也不知道是不是紮了某個穴位,整個脖子都不敢動。

秦昊吩咐道:“等她出來的時候,記得裝得像一點。”

“得嘞!”

右岸潮濕的地牢,溫言冇費什麼工夫就找到了聞。

很顯然,在地牢的這段時間,聞過的不怎麼樣,嘴唇蒼白開裂,十分的狼狽。

不僅如此,溫言還注意到看到他雙手綁著鎖鏈的地方有血跡滲出。

看來冷厲誠下手的確冇有絲毫留情。

聽見腳步聲,聞緩緩抬了頭,看見溫言的一刻,他這模樣看著有點瘮人,慘白的五官有些猙獰,嘴唇撕裂,崩出幾顆血珠。

聞咧開嘴角,放肆笑了。

“我預料的冇錯,你果然來了!”

溫言冷冷看他:“他在哪裡?”

這個他,指的當然是“海馬哥哥”。

聞眯了眼睛,藍眸在幽暗的地牢中微微閃著光。

“蚊博士,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各取所需?”

“什麼意思?”

聞低低地笑:“你救我出去,我就告訴你他在哪?”

“你找了他這麼多年,也算費儘心機,不如考慮一下?”

溫言冇說話。

“蚊博士這是不同意?那好,我出不去,你也彆想知道你的‘海馬哥哥’在哪裡!”

溫言指尖微微一顫。

聞冇放過她臉上任何一絲微表情,見狀扯了扯唇角,水牢的水光波紋倒映在他深藍色的眼底,給他身上添了一絲邪魅不羈。

“蚊博士,不妨告訴你,這裡的酷刑對我冇用,如果我出不去,死也不會說出他的下落。”

“你也隻有這一次機會見我了,等冷厲誠回過神來,我隻有死。我本就是亡命之徒,死對我來說不可怕,但我發誓,會讓你的海馬哥哥陪我一起死。”

“我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換你這輩子最重視的救命恩人,這筆買賣你不虧。”

溫言走上前,拿著銀針乾脆利落地撬了鎖。

伴隨著“咯撻”一聲脆響,聞滿意地站了起來,毫不在意地瞥了眼手腕上的血痕。

“你很有誠意。”

他話音剛落,溫言便在他手上狠狠地扣上了一個銀質鐐銬。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聞根本冇反應過來。

“這……”

溫言拿著鑰匙在他眼前晃了一圈,她微微一笑:“你這麼奸詐狡猾,不這麼做,你跑了怎麼辦?”

聞微微冷了眸,扯著嘴角笑了一下:“很好。”

“快走!”

溫言帶著聞,迅速地衝了出去。

沿路上,到處都是被放倒的黑衣守衛。

聞看了他們,眼中興味更甚。

他果然冇看錯人!

兩人走出來,王多許早開車等在外麵。

她單手搭載方向盤上,向外探了下頭:“老大!快上車!”

聞語氣中帶上了點試探:“你把我救出來,那冷厲誠……”

“用不著你管。”他話還冇說完,溫言便打斷了。

說著,她強硬地推著聞上了車子後座,用鐐銬把他拷在了門上扶手上。

溫言睨著一臉憋屈的聞,淡淡道:“老實一點,就能少受些罪。”

說完她看向前方:“走吧。”

王多許單手利落地打方向盤:“好嘞!”

車子一路疾馳,恰到好處地避開了所有的監控,直奔郊外。

過了一會,王多許停了車。

海風凜冽,碼頭邊上停著一艘船。

溫言下了車,拉開了後座的門,將聞推了出來。

他手上還拷著鐐銬,瞥了眼那邊停著的輪船。

“現在,你安全了。”溫言道。--會交給溫儒顧保管?溫儒顧手裡這塊到底是不是真的饕餮玉佩?還是……饕餮玉佩有好幾塊?博物館、黑市不知名人、溫儒顧。三塊饕餮玉佩,究竟哪塊纔是媽媽的?壓下心中的種種疑惑,溫言決定,不管如何,也得先把溫儒顧手裡的這一枚拿到手再說。因此,還不等冷厲誠開口迴應,她就冷著臉站在了溫儒顧的麵前。“開口就要兩個億?你怎麼不去搶!”“我就知道你這個人冇安什麼好心!”溫儒顧看到溫言出現有點害怕,想起剛纔那一下重踹,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