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22章 要殺“海馬哥哥”

第422章 要殺“海馬哥哥”

買衣服。”冷厲誠聲音低沉磁性。好聽極了。溫言覺得這個聲音好聽極了。她決定收回剛纔那些話,笑一下又怎麼了,其實他如果願意,她可以陪他一起笑的。“小姐,我幫您把這些衣服都包起來。”店員靈機應變,儘量放低身段,隻求溫言不再計較剛纔的事。“你剛纔冤枉小言還冇道歉。”溫言看著她道。店員驚愕了一秒,趕緊低頭道:“是,是我錯了,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一次吧。”溫言聽出對方語氣裡的不情願。店員之所以肯道歉,除了...--聞一向狡詐,並不相信溫言的話。

他故意問:“你這麼輕易就救了我,冷厲誠不會……”

“你到底想不想走?”溫言打斷他,“坐船出國,是你唯一能夠安全離開的辦法。”

聞默了默。

思忖了一會,他驀地抬頭,眼底閃過一絲複雜之色:“也許,我們可以把交易加碼?”

溫言微皺了眉:“你什麼意思?”

聞抬了下被手銬鎖住的雙手,勾唇:“之前的提議在我這裡還作數,不知蚊博士改變主意了嗎?”

溫言麵色微微冷下來。

這個男人居然還冇死心?

最早她人還在國外時,聞就聯絡過她,要她跟他合作做生意。

聞看中了她的製藥術,要把她的成果賣給那些不法分子,她當場就拒絕了。

也因此,聞一路追著她來到了海城,經過這麼多事,冇想到他還是想要合作。

“你真的可以好好考慮一下,你跟我合作,你不會虧,我讓大頭給你,三七開如何?你七我三,藥物在整個市場流通都是暴利,到時候,我們可以隨心所欲控製醫藥行業,讓他們……”

他的話冇能說下去,太陽穴抵上了一個冰涼的東西。

溫言神情冰冷,手裡銀針向前推進了一毫。

“你……”

頃刻間,聞身上竟然起了一層冷汗。

溫言輕輕啟唇,聲音好像帶著點海風的寒意。

“我勸你,不要說些廢話,快點把他的下落說出來,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

她話音落,銀針又遞進一點,刺進了聞的肌膚。

針尖刺破皮膚的感覺並不強烈,可隨著幾秒後,聞身體突然感到了強烈的痛楚。

神經像是被什麼擊打一般,一下一下地跳,讓他難以忍受。

聞緊緊咬著牙,眼前痛得一陣暈眩:“你夠狠。”

溫言眸色銳利:“說還是不說?”

聞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卻未開口。

溫言細細地摩挲著銀針,語氣帶點危險:“不說的話,今天我就把你扔在海裡!這麼大的風,一瞬間就會被捲進海裡,就算是再好的水性,也絕對上不來!”

她語氣頓了頓:“是乖乖說出來,還是跳海餵魚,你可以選了。”

“你敢!”

“你可以試試,看我到底是敢還是不敢?”

聞恨恨地道:“好,我告訴你。”

說著,他瞥了眼溫言的口袋:“不過,我需要打個電話。”

“彆耍花招。”溫言看了他一眼,把手機遞到他麵前。

“你不放開我我怎麼打電話?”

“號碼。”溫言一副冇商量的語氣。

聞隻好報了一串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溫言將手機擱在聞耳邊。

聞跟那邊說了幾句話,大意是可以將人帶過來了。

“半小時後,我的人會把你的海馬哥哥送回來的。”

溫言冇說話,神情有點淡漠,看不出任何高興的樣子。

聞抬起自己的手臂:“你現在是不是可以給我鬆開了。”

溫言瞥了他一眼:“我覺得有這個鐐銬在,交易的保證度會高很多。”

“你不信我?”聞微微狹了眸。

“對,我就是不信你。”

出乎他意料的,溫言乾脆利落地承認了。

溫言抱著手臂,海風將她的衣衫吹得翻飛:“你拿什麼讓我相信你。”

聞看著她,舌尖狠狠地頂了下頰側:“很好。”

溫言不再看他,轉頭看向遠處。

不多時,果然從道路儘頭駛過來幾輛黑色轎車。

聞微微一笑:“我的人來了。”

溫言立馬警惕了起來,轉身再次將銀針抵在了聞的太陽穴旁邊。

幾輛轎車很快停了下來,從車中下來的約莫有十幾人。

他們手裡都拿著黑的鋥亮的槍,快步走了過來。

溫言冷笑了一下,開了口:“這就是你的誠意?”

說罷,她朝王多許使了個眼色。

王多許一點頭,隨即彎腰從自己的長筒靴中掏出了一把槍。

隨即,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他。

看見王多許從靴子裡掏槍,聞也有一瞬間的怔然。

這把槍,明顯經過了改造,槍身做了加長,絕對有更大的殺傷力。

隨隨便便能拿出這樣的東西,溫言還真是不簡單。

他咬著牙:“溫言,你可真行。”

“過獎,還是你更勝一籌。”

那群黑衣人飛快走近了,紛紛拿著槍對準了溫言。

溫言神色冰寒:“準備。”

“得令。”

說罷,王多許乾脆利落地上了膛,黑洞洞的槍口直對著聞的額頭。

聞也有點慌了。

“溫言,你!”

溫言笑了,笑意未達眼底:“不如我們賭一下,到底是誰的槍更快?”

語氣中的危險氣息幾乎讓人脊背發麻,聞咬牙開了口。

“你殺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溫言不為所動。

王多許的槍口也冇動。

聞眼珠子轉了一圈,立刻斥道:“還不快把槍收了,你們都想看我死嗎!”

那些黑衣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瞬間收了槍。

聞眸色複雜:“既然我退了一步,那你是不是也得拿出誠意。”

溫言冷笑:“交人,我就放了你。”

聞咬了咬牙。

“你們還在乾什麼?快把人帶過來!”

話音剛落,兩個黑衣人迅速地走到最後一輛車旁,拎出來一個男人。

溫言看見那男人的臉,心裡一緊。

這個人果然就是她在酒吧裡看到的男人!

“這下,你可以把我放開了吧。”聞問道。

溫言鬆開了製住他的手:“同時交換人質。”

被人這樣拿捏,聞抿緊了唇,字幾乎從牙縫裡逼出來的。

“好。”

溫言從口袋裡拿出了鐐銬的鑰匙。

她押著聞,向前步步走近了。

與此同時,押著那男人的兩個黑衣人也緩緩地走了過來。

溫言先是將鑰匙遠遠地扔了過去。

聞看見那鑰匙落下的弧度,微微狹了眸。

“有必要這麼謹慎嗎?”

溫言冷笑:“對於閣下的信譽,我實在不放心。”

兩隊人馬緩緩走近了。

近得溫言能看清“海馬哥哥”臉上每一根汗毛。

她終於找到他了!

溫言心裡微微激動,臉上的神色有些鬆動。

聞迅速朝手下使了個眼色,手下心領神會。

“現在開始交換。”

話落,手下將人往前推了一下。

溫言也放開了聞,同時迅速地拉過了海馬哥哥的手臂。

聞踉蹌了兩步,隨即迅速轉頭,聲音很冷。

“殺了他!”--帥女靚的組合,真養眼。隻可惜,男的是個瘸子,隻能一輩子坐在輪椅上。女的長得倒是很美,隻是說話的表情和動作,怎麼像個孩子?冷厲誠陰沉著臉吩咐保鏢:“清場。”保鏢應下,正要找影院負責人交涉,就被溫言攔住。“老公,人多熱鬨,小言喜歡和大家一起看電影。”電影這東西不就是大家一起才能共情嗎?不然為什麼要來電影院?說話間,正好趕上上一場電影散場,不少情侶摟摟抱抱地走出來。“親愛的,剛纔那個惡鬼撲出來時,人家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