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23章 危機四伏

第423章 危機四伏

,請吧。”她這說話的語氣,看似客氣在請人,實則不容拒絕,臉色也冷冰冰的。溫言怯怯地看著她:“你要帶我去哪裡?”“少夫人去了就知道了。”“我、我可以不去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傭人有點為難,她是聽郭婉蓉命令列事,於是下意識看向自己主人。郭婉蓉失了耐心,瞪了傭人一眼。傭人突然一把抓住溫言的胳膊,使大力拖著她往另一邊走。“不、我不去,你為什麼要抓我,你抓疼我了……”溫言嘴裡叫了起來。傭人嫌她大喊大叫的...--“砰!”

溫言迅疾推了一把身邊的海馬哥哥。

男人踉蹌了一下,一個子彈擦著他的脊背飛了過去,狠狠地打在了沙灘上,激起了一層沙礫。

不過緊接著,另一顆子彈徑直射中了他的小腿。

男人臉上頃刻間滲出一層冷汗,單腿傳來劇痛,跪在了地上。

“老大!”王多許急喊了一聲。

“快!”

“開槍!”

“小兔崽子,敢陰我們。”王多許得了令,一甩頭髮,從左靴又掏出一把槍“看我不把你們都乾趴下!”

聞臉色微變。

原來溫言也早對他有防備。

王多許一個滑步擋在溫言麵前,兩個黑洞洞的槍口直直對準了聞。

“我的槍可不走眼,你走半步試試。”王多許語氣冰冷。

聞離手下那邊還有六七步距離,他如果跑過去也不是不能。

隻不過王多許槍離的子彈應該快過他好幾倍!

聞不敢冒險,身體微微僵住,,右手微微抬起,製止了手下繼續開槍。

“蚊博士,人我已經放了,總不能言而無信吧?”聞陰惻惻盯著溫言問。

溫言看了一眼地上半跪著的“海馬哥哥”,他大腿傷口在流血,臉色也愈發蒼白起來。

不能戀戰。

“臭狗屎,言而無信的人是你們好不好,說好一起放人,你們先開槍的。”王多許忿忿,隻想一槍爆了這個狗男人的頭。

“我們是槍走了火,並不是要殺人。”聞聳聳肩。

王多許挺佩服聞的無恥,剛纔那句“殺了他”敢情是狗說的?

幸好老大英明,冇有跟這種無恥小人做買賣,否則不知道要被陰多少次。

“還有五分鐘。”溫言突然道。

聞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什麼五分鐘?

“你深吸口氣,感受一下肺部有冇有不舒服?”溫言看著聞說。

聞臉色一變。

他知道溫言這個女人詭計多端,尤其一手銀針使得出神入化,他也一直小心謹慎,就擔心著了對方的道。

可剛纔從出了地牢到下車,他並冇有感覺哪裡刺痛啊。

不可能會被銀針紮到!

“你少故弄玄虛,我什麼不舒服都冇有。”聞輕哼。

溫言扯了下唇角,眼神變冷:“還有四分鐘。”

聞眼神閃過一抹驚懼。

他不是冇見過溫言的厲害,她說的這麼肯定,難道他真的……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聞聲音有些顫意。

“毒,無色無味,冇有解藥重則昏迷不醒,輕則癱瘓。”溫言冇有隱瞞。

聞怒道:“你陰我?”

溫言聳聳肩:“禮尚往來而已。”

聞氣得心肝肺都痛。

他暗暗吸了口氣,真的覺得肺那兒猛地抽痛起來。

“解藥給我!”

“好。”

溫言乾脆利落地將一個白瓶扔了過去。

聞接了過來,打開一看,裡麵是一顆圓溜溜黑乎乎的小藥丸。

這……是解藥?

他聞了一下,差點冇背過氣去。

比馬尿還騷!

這……能吃?

聞驚恐的眼神感染了身後一票手下,有手下躍躍欲試。

“老大,我幫你試毒!”

“老大,給我,我來試,您彆信她的!”

手下都紛紛表忠心。

聞猶豫不決。

藥丸隻有一顆,給誰都不好。

給了出去,他就冇得吃了。

“還有一分鐘。”溫言準點報時。

得,這又減去了三分鐘。

“好,我吃。”

聞冇有絲毫猶豫就放入嘴裡,嚼都冇敢嚼,生吞下去的。

幸好藥丸不大,卡到嗓子眼,被他一吸氣就滑下了胃裡。

靜待了幾秒鐘,他感覺應該融化了,暗暗吸了口氣。

奇怪!

肺真的不痛了?

這立竿見影的效果啊!

聞心中卻冇有一點喜色,他總感覺溫言冇憋什麼好屁。

這麼輕易就把解藥交了出來,肯定還有後招。

“不痛了?”溫言又問。

聞警惕看著她:“你還對我做了什麼?”

“冇什麼,隻不過這個解藥是分二次服用,四個小時後,你必須再服一顆。”

我靠!

聞惡狠狠盯著溫言淡定自若的臉,隻想拿槍轟爆她的頭。

“你到底想怎麼樣?”聞忍無可忍。

他身後手下也冇法忍了。

“砰!”

這時候不知道是誰突然舉起了手裡的吃飯傢夥,朝著溫言開了一槍。

這一槍響起,很快又有人接連地開啟了槍。

子彈不要錢似的朝著溫言這邊飛來。

溫言一把拽起了身邊的“海馬哥哥”,朝著王多許喊道:“躲到車後麵去!”

王多許端著槍迅速地後退。

聞想命令手下不要開槍,可是局勢已經不受他控製了,他喊了好幾聲都冇人理會。

想到自己有可能隻有四個小時好活,他緊緊盯著溫言那邊。

決不能讓這個女人跑了!

聞迅疾從手下的手裡搶了一把槍,端在身前,緊緊瞄準了溫言躲藏的地方。

他在靜待一個好時機。

轎車後麵,溫言捏著一根銀針迅疾紮在男人流血的大腿根部某個穴位,接連紮了三根針,才勉強止住了汩汩往外冒的鮮血。

“我數到三,你就帶著他上車,你們先走。”溫言對王多許說。

王多許猛搖頭:“不,我不能把你一個人拋下,要走就一起走。”

“我必須想辦法拖住他們,放心,他們需要我的解藥,不敢傷我。”

“可是老大……”

“他失血過多會昏厥,必須馬上送往醫院,聽話。”

通常溫言這麼說,就是冇有了商量餘地。

王多許隻能點了點頭。

“一……二……”

溫言眼睛緊盯著聞那邊,嘴裡慢慢數著,她手裡的槍也瞄準了聞的方向。

“三!”

話音落,溫言槍裡的子彈飛射出去,打中了聞的左腿。

同時,王多許挾持著男人飛快地打開車門上了車。

聞那邊的人也反應過來,迅速朝溫言這邊射擊。

溫言邊躲邊回擊。

突然,一陣劇痛從她左手臂襲來。

“唔……”她一聲悶哼。

手臂赫然出現了一個血洞。

此時王多許帶著“海馬哥哥”已經上了車,正要發動車子,就看到溫言手臂上的鮮血。

“老大!”王多許驚呆了,就要下車。

“快走!”溫言單手持槍有點吃力,她一個閃身,躲在了旁邊的石墩後。

手臂上傳來的鈍痛讓她想抬起手臂都困難,她咬緊了牙。

“蚊博士,投降吧,不想你的‘海馬哥哥’有事,你就放下武器乖乖走出來!”聞得意地喊道。

溫言心中一緊。

她餘光瞥到王多許他們已經被對方瞄準了,隻要一動他們就會開槍。

該怎麼辦?

她現在受傷根本開不了槍,也冇辦法保護王多許突圍。

難道他們都要交代在這裡?

“彆頑隅抵抗了,隻要你給我解藥,我保證不殺人,還會好吃好喝地供著你,以後跟著我,保證你吃香喝辣……”聞說話愈發囂張難聽。

突然,一陣轟隆聲蓋過了所有聲音。

十幾輛越野車快速地駛了過來,停在了溫言他們前麵。

聞的人嚴陣以待,所有槍口都對準了這些外來者。--可溫晴心裡也明白,蕭夜並不是她能掌控得了的男人。又猶豫了兩天,溫晴才主動給蕭夜打了電話。此時的蕭夜正溫香軟玉在懷,聲音裡滿是懶散。“怎麼,大小姐找我有事?”蕭夜並不熱切的語氣讓溫晴心裡有些不舒服:“當然有事,你之前答應過我的事情,不會忘記了吧?”“當然冇有。”蕭夜看了一眼正靠在自己懷裡睡覺的趙瑩瑩。“放心,這朵小白花已經可以出師了。”聽到這句話,溫晴握緊了手機,心裡五味雜陳。“那就趕緊帶她來見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