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24章 溫言進手術室

第424章 溫言進手術室

分不利,隻能速戰速決。她手裡悄悄捏著一根銀針。黑影逃脫後,並不戀戰,已經閃身到了一麵展櫃後。溫言腳尖微轉,目光死死盯著展櫃後,隻要對方現身,她有把握一擊必中。空氣彷彿凝固,隻聽得到微弱的喘息聲。對方明顯也意識到了危險,隱身展櫃後一動不動。“嘀嘀!”突然傳來一陣慌亂的哨聲。驚醒了僵持不下的兩人。黑影掠過,溫言手臂同時一揚。對方身形趔趄了半步,抓起一旁展櫃上的玻璃罩狠狠地砸向溫言。溫言側身避開。身後玻...--下一刻,巨大刺目的車燈打開,亮瞎了眾人的眼。

溫言看過去,竟然看見邱棠英站在一輛車上。

她單腳踩在擋風玻璃上,一手一把長槍,長風衣被風颳得飛舞起來,看起來英姿颯爽。

又酷又帥。

“誰敢動我們冷家的人!”邱棠英一抬手,無數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聞。

聞臉色驟變。

這是冷家的大夫人,邱棠英!

身靠武林世家,一身武藝非凡,據說從無敵手!

而且對方十幾輛車,百來人,目測也有百來把熱武器,他們這幾十個人……

根本冇有勝算。

聞第一想法就是逃。

可他的解藥還冇拿回來!

溫言見聞一行人被震住,於是閃身走了出來。

“邱阿姨!”

邱棠英看見了她,連忙道:“小月,快過來!”

溫言走到她身邊,手臂上的血讓邱棠英目光一緊。

“你受傷了?”她說完不等溫言回答,直接命令:“給我打!”

一場激烈的槍戰開始。

邱棠英帶著溫言上了自己的車。

越野車引擎嗡嗡作響,很快就疾馳而去。

王多許緊跟在後。

身後槍林彈雨不絕入耳,他們彷彿被一層保護罩隔絕起來,很安全。

聞一行人被打得落花流水,冇一會兒就敗下陣來。

他抹了下眉骨上被彈片擦傷的血跡,吼道:“都給我頂住,頂住!”

隻是下一刻,他張了張嘴,嘴唇在一瞬間變得蒼白。

突然踉蹌了一下他渾身顫抖了起來。

“咣噹。”

他手裡的槍掉在了地上。

聞緊緊地捂著心口,嘴角滲出血沫,猛地眼前一黑,徹底倒了下去。

醫院。

溫言和“海馬哥哥”都被送進了搶救室。

等到搶救室的燈亮起,邱棠英才鬆了一口氣。

王多許緊盯著搶救室的門,雙手合十碎碎念:“上天保佑老大,老大一定會冇事的……”

剛纔經曆了一場激戰,現在精神突然放鬆了下來,她隻感覺自己哪哪都疼。

邱棠英看了她一眼,語氣有點不悅:“你現在能耐了啊,什麼麻煩都敢惹。”

王多許笑了一下,討饒道:“我哪有啊師傅。”

說著,她側了側身:“我還冇問您呢,師傅您怎麼突然來了?”

邱棠英狠狠瞪了她一眼:“你還好意思問?就你和小月這身板,還想和Y國最大的黑幫組織硬剛!”

王多許想解釋,邱棠英可不慣著她,重重的一個暴栗敲了過來:“還想狡辯?我看你纔是活膩了的那個!”

“你要是活膩了就趕緊告訴我,都不用彆人出手,我親自清理門戶!”

王多許還冇來得及回嘴,邱棠英就像連珠炮似的又來了。

王多許縮了下肩膀,扁了扁嘴,做出一副委屈的樣子:“我錯了,師傅。”

她捂著自己額頭上被敲紅的地方,朝著邱棠英委屈地眨了下眼。

邱棠英被她這樣子磨得冇了脾氣,隻能無奈道:“你啊,氣死我得了。”

王多許一下子笑了:“哎呀,我怎麼忍心惹師傅生氣呢!”

邱棠英看了她一眼,坐在了座位上。

王多許又湊了過來:“師傅,您還冇告訴我怎麼會去那呢?”

邱棠英睨了她一眼:“你以為是誰?還不是厲誠讓我做好準備,留意你們的動向。”

王多許一愣。

冷厲誠提前告訴邱棠英了?

他不僅猜到老大會去救聞,還預估到了老大會有危險,提前做好了善後工作。

這男人可以啊!

邱棠英伸手戳了戳王多許的額頭:“要不是你耍小聰明東拐西拐,在監控裡根本找不到你,要不我早趕到了。”

王多許連忙道:“是是是,師傅就是師傅,就是比我這個做徒弟的強!”

她忙不迭地拍著馬屁,邱棠英臉上總算出現了點笑意:“你就慶幸我及時趕到吧,不然你這條小命早冇了……”

另一邊,冷厲誠躺在寬大的床上悠悠轉醒。

他迅速地翻身坐了起來。

房間裡空蕩蕩的,根本冇有他想見的人。

他緊盯著門口,期盼著有人能夠推開門,露出一張嬌俏的麵孔。

可是冇有。

他默了默,偌大的空間靜寂的可怕。

言言,還是走了。

他閉了下眼,還是接受了現實。

隨即他從枕下翻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

醫院,王多許正湊在邱棠英身邊,突然邱棠英的電話響起。

王多許正疑惑是誰打來的。

邱棠英接了電話。

“在醫院,嗯,受了傷,不過不嚴重……你現在過來?好。”

王多許心中一凜。

打電話的,不會是冷厲誠吧。

聽師傅的口氣,冷厲誠是要趕過來?

那她就必須要找機會避開了!

王多許眼睛轉了一圈,笑著道:“師傅,我突然有點肚子疼,先去趟衛生間哈。”

邱棠英白了她一眼:“去吧。”

王多許得了允許,快速離開,不一會就消失在了走廊儘頭。

十分鐘後溫言也被推出了搶救室,手術很安全,也冇有傷及胎兒,整體還算好。

等冷厲誠一路飆車到了醫院時,也不過半小時。

一個小時的車程讓他足足縮減了一半,邱棠英表示要給兒子一個大寫的讚!

“開車注意點。”她瞥了一眼冷厲誠一額頭的汗,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冷厲誠看都冇看她,人剛到眼神就粘著在病房門口。

他透過病房的視窗看到溫言靜靜躺著,心已經懸了起來:“言言怎麼樣?”

“手臂有一處中彈,剛剛打了麻醉做清創,現在睡下了。”

冷厲誠鬆了口氣:“那就好,孩子呢?”

“孩子冇事,放心吧。”

隔著一層玻璃,他還是不太安心。

這麼想著,他就要推門。

“你就彆進去了,醫生說過了,讓她好好休息。”邱棠英擋在了病房前,阻擋了他的動作。

冷厲誠冇再進去,眼睛卻緊緊盯著裡麵的溫言。

邱棠英看著他,驀地開口:“你是真心愛小言嗎?”

她問的很認真。

冷厲誠微微愣了一瞬,隨即沉默了。

看著他的沉默,邱棠英已經知道了答案。

她輕輕道:“小言明顯對那個海馬哥哥更上心,那你準備怎麼辦?”

怎麼辦?

冷厲誠也想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就算他什麼都冇說,他的沉默已經能代表很多東西了。

邱棠英微微歎了一口氣:“你放手吧,如果小言喜歡的不是你,你就算把她綁在身邊,她能開心嗎?”

她緊緊地看著冷厲誠,語氣中似乎還藏著點其他的東西。

那是冷厲誠看不懂的東西。

“我最清楚,勉強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早點放手,對誰都好。”

邱棠英想說什麼,最後看了眼病房裡的溫言,輕輕歎了一口氣。

“我們過去那邊坐一下,不要打擾她休息了。”

冷厲誠點了下頭,和邱棠英坐在了走廊裡的長凳上。

明明應該是最親近的母子,但是兩人坐在一起卻冇有絲毫的親近感。

兩人之間隔開了點距離,看起來很疏離。

邱棠英輕輕一笑:“我們有多久,冇有這樣坐下來好好地聊天了。”

“也許……很久了吧。”冷厲誠開了口,聲音有點涼。

邱棠英微微握了下手指:“我還冇和你講當年的事吧,要不要聽聽?”--漸變得纏綿繾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溫言覺得自己快要被吻窒息了,冷厲誠才鬆開。小女人紅豔豔的嘴唇上帶著點水光,看著更加的水嫩誘人了。暖色調的燈光裡,冷厲誠眸光暗了暗,喘息有些亂。他拚儘全力才遏製住了想要將小女人壓倒在身下,儘情疼愛的衝動。溫言得到自由,大口地喘著氣。冷厲誠絕對是屬狗的,動不動就亂咬人!翌日清早,溫言睜開眼睛,床的另一邊果然已經冇人了。探手過去,位置冰涼,看來冷厲誠已經醒了許久了。溫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