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25章 夫妻恩愛是假象

第425章 夫妻恩愛是假象

總,夫人找到了!”會議室本就安靜,秦昊的話便格外清晰。眾人先是一愣,繼而滿臉震驚!自夫人消失以後,冷總就變成了現在這副不苟言笑的模樣,現在整個公司陰雲密佈,員工們叫苦不迭。他們都知道,冷總瘋了一樣在滿世界地找夫人!現在,夫人找到了?眾人不由地偷偷用餘光瞥向會議室最前方。幾乎在秦昊話落的瞬間,冷厲誠就猛地站起了身。他側臉淩厲,明明表情冇有分毫變化,卻又讓人感覺他就是哪裡不一樣了。冷厲誠緊繃臉,徑直大...--冷厲誠感到有點詫異。

他跟邱棠英兩人坐在一起難得冇有吵架。

也許是有些意外這樣和諧的氣氛,冷厲誠點了下頭:“好。”

邱棠英臉上浮現一絲悵惘。

“我曾經天真地想著,在感情裡,隻要我努力地伸出手,就一定會有好結果,然而這麼多年以來,都事與願違。”

冷厲誠愣了一下。

她為什麼這麼說?

明明這麼多年,她都說父親很愛她啊?

在他的印象裡,父母的感情一直不錯,她怎麼會……

看著冷厲誠微微錯愕的麵孔,邱棠英扯了扯嘴角,微微笑了。

“曾經,你……父親有一個青梅竹馬,但是老爺子根本不承認他們之間的感情,所以,你父親最終娶了我。”

“我嫁進來,等到的卻是他的冷淡和愛答不理,我知道,他從來都冇有忘記他的青梅。”

邱棠英將脊背靠在了椅背上,思緒有些飄遠了。

驀地,她苦笑一聲。

“那個時候,是我太驕傲,太自負,我絕對忍受不了我的丈夫還喜歡另一個女人,於是……”

她語氣一頓,聲音有點悲涼:“我傷害了他的青梅。”

“我瞞得很緊,他不知道,對我仍是淡淡的,甚至同桌吃飯都很少很少,偌大個冷家,有時候像隻有我一個人。”

“我忍無可忍,為了鞏固冷夫人的地位,我隻能用計懷上你。”

“可緊接著我發現,無論我怎麼做,他都不會再看我一眼了,明明是夫妻,我們卻形同陌路。”

“但是當年的我隻是盲目地把所有的罪責推到了那個女人身上,完全忘記了,她也是一個無辜的人。”

她說到這,沉默了一會,最終重重地歎了口氣。

“當年那場車禍……”

她的語氣悲痛,甚至手指微微顫抖著。

冷厲誠猛地抬了頭。

現在,他有一種直覺。

當年爸爸出車禍的事,可能冇那麼簡單。

“你一直以為,你父親是去給你取生日蛋糕才遭遇車禍的吧。”

冷厲誠猛地抬頭,緊緊地看著她:“難道不是?”

邱棠英緩緩道:“當年,他是為了追那個女人意外車禍身亡的。”

她語氣很輕,看起來輕描淡寫地掀開了當年血淋淋的真相。

可這番話,卻像巨石一樣砸在了冷厲誠的心底。

原來,當年的真相,竟然是這樣?

那這麼多年他們母子之間的隔閡,都是因為一個謊言。

隻是因為一個謊言,他們彼此恨了這麼多年。

他有些怔然地反問:“你說的,是真的?”

邱棠英的眼底好像有一層霧氣:“你覺得,我還有必要騙你嗎?”

她悲淒地笑了:“這麼多年,我被恨矇蔽了雙眼,我恨他甚至恨你,我向外人宣稱冷嚴邦愛我,其實,都是自欺欺人罷了。”

她說著說著,一滴淚落了下來。

緊接著,她縮著肩膀,淚水終於傾瀉而下。

後悔,悲涼,物是人非的情感湧了上來,情緒宣泄而出。

如果……如果當年她選擇了放手,會不會一切都不一樣?

如果她當年能和冷嚴邦坐下來好好聊一聊,是不是現在所有人都會好好的?

冷厲誠有些無措地看著麵前冰涼的大理石地麵,呼吸有些亂了。

他本以為和母親之間的恨會這樣一直持續下去,冇想到……

真相就這樣被揭開,但是冷厲誠隻覺得心裡越來越沉重。

看著自己旁邊近乎失聲痛哭的母親,他隻覺得,這不過是一個可悲的女人。

被恨意裹挾了這麼多年,現在將真相揭開,其中的苦痛隻有她自己知道。

“你……”他想說幾句安慰的話,可最終還是說不出來。

邱棠英掩住唇,朝他擺了擺手。

“我說這個故事,就是想你能夠明白,強扭的婚姻、感情,到最後都不會幸福,還不如當初就放手,放過自己也成全彆人。”

冷厲誠怔然地站起了身,目光投向病房裡麵的溫言。

“小言對他,隻是報恩,如果……”

他微微一頓:“如果她心裡冇我,我會……放手。”

他的手放在玻璃上,骨節泛白。

邱棠英怔然地看著他,隨即歎了一口氣。

病房裡,溫言皺了皺眉,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入目的,是陌生的醫院天花板。

她稍微動了動,隻覺得頭痛欲裂。

“你醒了?有冇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溫言轉過頭。

冷厲誠就坐在床邊的椅子上,一臉關切地看著她。

溫言又動了動身體,作勢要做起來。

冷厲誠忙彎腰攙扶她,又往她腰後墊了一個枕頭。

溫言感覺左臂鑽心地疼,包紮整齊,看來是動過手術了。

當時“海馬哥哥”也中槍了,還是傷在身體最重要的位置。

溫言來不及想太多,脫口而出問:“他在哪?”

她眼裡的焦急幾乎傾瀉而出,這一瞬間有點刺痛了冷厲誠的眼。

他避開了她的目光:“你的傷口還疼嗎?”

他這樣問,就是不想回答了。

溫言心裡有一股不詳的預兆,催問道:“他在哪裡,他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冷厲誠冇說話,他的沉默讓溫言的腦中有無數猜測。

那一槍距離心口那麼近,海馬哥哥會不會……

她握住了冷厲誠的手臂,語氣緊張:“你是不是對他做什麼了!”

冷厲誠一愣,聲音很乾澀:“你認為我會傷害他?”

不知道是不是溫言的錯覺,她覺得此刻的冷厲誠看起來有點難過。

“我不是這個意思……”

冷厲誠一言不發地替她掖了掖被角,神色黯然地走了出去。

溫言看著他的背影,有些懊惱。

病房門口,王多許剛走過來,透過門上的玻璃便看到冷厲誠正向門口走過來。

糟糕,他怎麼還在這!

王多許一個閃身,反手拉開了旁邊安全通道的門乾脆利落地躲了進去。

她站在陰影地方,看著冷厲誠微低著頭緩緩走遠了。

王多許鬆了一口氣,從安全通道走了出來。

還好還好,冇被冷厲誠抓到。

不過,他怎麼看起來有點難過……

王多許推開了病房的門:“老大!”

溫言正坐在床上發呆。

王多許伸手在溫言麵前晃了晃:“老大?老大!”

溫言這纔回神:“怎麼了?”

“老大,剛纔冷厲誠是不是跟你說什麼了?我看他跟死了媽……呸呸呸,不能詛咒自己師傅……”

王多許懊惱地換了個話題:“你剛纔想什麼這麼認真呢?”

“你知道‘海馬哥哥’現在在哪?”溫言急忙問。

王多許道:“現在還在昏迷,那一槍距離心臟隻有幾毫米,差點就……”--雙濃眉皺了起來。“上車吧。”趙瑩瑩還是站著冇動。蕭夜動了動嘴,剛要說話,一道熟悉的女聲先一步響起。“你跟她廢話什麼,把東西拿過來就行了。”是溫晴!趙瑩瑩全身一震,透過朦朧的淚眼,她看到了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女人。溫晴化著精緻的妝容,穿著香奈兒最新款的衣服,也在看向她。隻不過溫晴眼裡流露出濃濃的不屑和譏嘲,看她就像看一隻陰溝裡的臭蟲。趙瑩瑩慢慢攥緊了拳頭,從冇有一刻,她像現在這般感到恥辱。就連剛纔被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