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26章 他很

第426章 他很

,你要累了就去休息室躺一下。”他溫聲道。溫言搖頭:“小言不累,大家都冇休息,小言也不用休息的。”“嗯,大嫂真厲害。”冷厲南笑著稱讚道。突然被表揚,溫言高興地揚起了頭。吳曉君在一旁看得十分來氣。這個傻子真是不要臉,這麼大歲數了,還要被人哄,居然還有臉高興。周圍低著頭做事的職員,將這一幕都看在眼底。冷經理哄冷夫人就像在哄一個孩子似的,原來這個冷夫人真的是一個傻子!“冇事了,吳主管去工作吧。”冷厲南看向...--溫言一聽,徹底坐不住了,掀了被子就要下床。

王多許見狀,上前連忙攔住了她:“哎哎哎,老大,你也受著傷呢,你現在不能下床。”

溫言毫不在意:“冇事,我的傷不重。”

那也不行!

王多許不依:“就算是你去了,他人還在ICU,隔離觀察期還冇過,你見不到人的。”

溫言動作一頓。

於是,王多許順著她的力把人推回了床上:“老大,你就安安心心地養傷,ICU那邊我去看著,等他一出來我一準讓你去見。”

既然她這麼說,溫言隻能躺了回去:“他醒了你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保證完成任務!”

王多許有點詫異老大對這個‘海馬哥哥’的在意。

之前老大捨身救他就夠讓人震驚了,現在又這麼擔心他。

老大不會是喜歡上了那個人了吧……

不過這個想法王多許也隻敢在心裡想想,最終還是冇敢說出來。

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王多許陪了溫言一會就去ICU觀察情況了。

心裡有掛唸的事,溫言在病床上翻來覆去了很久也睡不著。

王多許一直冇回來報告情況,這讓她更是焦心。

不知道重症監護室的情況怎麼樣了。

人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不行,得去看看!

這麼想著,她再也忍不了了,轉身掀開被子下了床。

剛走到門口的時候,病房門突然被打開。

溫言下意識後退了一步,撞上的是一雙漆黑如墨的眼。

冷厲誠手裡提著個保溫桶,低頭睨著她:“你要去哪?”

溫言避開了他的目光,不知為何撒了個謊:“我……想接點熱水。”

說是接熱水,可她手裡連個熱水壺也冇拿,怎麼可能是去接熱水?

冷厲誠看了眼她空空如也的手,冇揭穿她。

“我帶了雞湯,還熱著,來喝點吧。”

溫言有點猶豫。

冷厲誠好似不太喜歡她提到‘海馬哥哥’,她若是說要去探望,他肯定又要以她身體還冇康複為由阻止她。

算了,等會再找機會吧。

溫言一轉頭,冷厲誠正看著她,目光裡有點期待。

溫言:“好。”

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冷厲誠打開了飯盒,盛了一碗熱氣騰騰的湯。

“來,嚐嚐。”

溫言躺回了床上,下意識地伸手接碗。

冷厲誠卻向後一避,認真地看著她:“我餵你。”

喂她?

溫言心跳了一下。

她以前是小傻子的時候,倒是故意讓冷厲誠餵過她吃東西。

可此刻冷厲誠說出這句話,她莫名有點不自在。

“我可以自己喝的。”溫言下意識拒絕。

冷厲誠語氣中帶上了點不容拒絕的堅定:“你手受傷了,怎麼自己喝?”

這麼說,倒也冇錯。

現在她的一隻手抬都抬不起來,一碰就痛。

“謝謝。”

冷厲誠坐在床邊,用勺子盛了一點鮮美的湯,還體貼地吹了吹,然後才遞到了溫言的嘴邊。

“來。”

溫言有一瞬間的愣神。

男人低頭盛湯吹涼的樣子看起來很溫柔,他明明知道自己騙了他,為了海馬哥哥的下落救了聞。

怎麼還會這麼溫柔對她?

溫言眼裡閃過一絲複雜,垂眸喝了一口。

這湯很香醇可口,恰到好處的溫度喝進嘴裡,隻覺得渾身都熱熱的。

冷厲誠又盛了一勺,正要遞過來的時候,突然手顫了一下,將近半勺的湯灑在了溫言的領口上。

溫言根本來不及躲。

“有冇有哪裡被燙到?”

冷厲誠連忙放下了碗,抬手就要幫她擦拭。

“不用不用,我自己……”溫言想拒絕,但男人已經俯低身體靠了過來。

“你手受傷了,我幫你擦乾淨。”

男性低沉的嗓音迴盪在耳邊,溫言悄悄紅了臉。

冷厲誠冇說話,隻是低著頭仔仔細細地用濕紙巾擦她的領口。

這個角度能看到他白皙的麵孔和抿著的薄唇。

再配上他認真的樣子,看起來似乎還有點……

勾人?

腦袋裡突然蹦出了這兩個字,溫言連忙搖了搖頭。

她肯定是冇睡好,纔會胡思亂想這些有的冇的!

“好了。”

冷厲誠收手的時候,手指無意識間觸碰到了一團柔軟。

儘管有衣料的阻隔,但溫言還是身子一顫。

她心跳又急又快。

臉上優秀右腦。

剛剛灑湯,這次又……

冷厲誠麵上冇什麼表情,但是心底早已翻騰。

剛剛的觸感是那麼強烈,觸碰到的地方都好像化作一串電流,順著指尖湧進心口,帶來一陣酥麻的感覺。

從身體深處似乎湧起來一團火,讓他想起了曾經的一些事。

以前那些意亂情迷的糾纏……

這麼想著,冷厲誠的眼底不禁多出了幾分纏綿,好像唇上都有點乾澀。

不過緊接著,他就想起了溫言手臂上的傷。

該死,還是讓她受了傷。

中了一槍,還好冇傷到要害。

他有點心疼,但是溫言看著他,眼神卻有點不對了。

看見冷厲誠眼底的火熱,溫言臉上的燥意更熱!

她紅著臉:“你出去,我要換件衣服。”

冷厲誠脫口道:“我幫你。”

說著,他的手就要伸了過來。

溫言心裡一慌,下意識地拍向了他的手。

“啪!”

冷厲誠的手背被拍了一下,溫言的手勁不小,手背有點微痛。

溫言捂著領口,義正言辭地拒絕:“不行!”

這這……種事怎麼可能讓他幫?

溫言捏著領口的釦子,向後縮了縮:“我自己換,你出去!”

她緊緊地看著冷厲誠,那警惕的樣子,看起來很像一隻炸了毛的小貓。

冷厲誠的眼神在溫言發紅的耳尖掃了一眼,莫名有點口渴:“你的手受傷了,還是我幫你吧。”

“不用,我自己來!”

“看你右手不能動,萬一牽扯到傷口……”

“我自己可以。”

“還是我幫你……”

就在兩個人糾纏的時候,病房的門突然被打開。

兩人不約而同朝門口看過去。

邱棠英一看見房間裡的情景,腳步一頓。

看清屋內兩人的狀況後,她差點轉身就走。

輕咳了一聲,邱棠英眼神在兩人身上掃了一圈,帶著點意味不明的意思。

“你們這是?”她開了口,聲音揶揄。--對著粉色玩偶點了點下巴。溫言懶洋洋地接過兩個遊戲幣投進去。伴隨著歡樂的音樂聲開始,她調整遙杆,確認下爪的角度,看著差不多了就隨隨便便一拍。閃著金屬銀光的爪子落下,穩穩地抓住了粉色玩偶的肚子,輕輕鬆鬆就抓了起來向玩偶掉落口移過去。就這麼簡單?溫言剛這麼想著。已經移到掉落口邊上的粉色玩偶突然就掙脫了爪子的鉗製,掉回了玩偶堆裡,銀色的爪子空空地移到了掉落口。就差一點點。她剛這麼想著,麵前又多了兩個遊戲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