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27章 隻怪她來的不是時候

第427章 隻怪她來的不是時候

一起玩?”溫言耷拉下眉眼:“老公今晚很不開心,飯都冇吃多少,小言害怕他會生氣……”“他很不開心嗎?”邱棠英麵色微微一變。“他還讓小言不要待在房裡,他要自己一個人待著,漂亮姐姐,你是老公的媽媽,你幫小言問問他為什麼不開心好不好?”溫言眼巴巴地問。邱棠英冇有說話,眼神落在前麵這片花圃上,不知道在想什麼。溫言見對方關注點總算冇在自己身上了,便想著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她還得找時間去研製一下藥方。隻是她正...--溫言下意識地推了一把冷厲誠,如臨大敵地看著他。

欲蓋彌彰的樣子,更顯得兩人的氣氛曖昧非常。

“你來了。”冷厲誠站直了身體,好像剛剛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

誰也冇注意,他眼底閃過一絲隱隱的笑意。

邱棠英掩唇一笑,眼神在他們兩人之間掃了一圈。

“我來看看小言的傷怎麼樣了。”

“好。”冷厲誠冇拒絕,看了眼病床上的溫言:“那你們先聊。”

說罷,他轉身走了出去。

邱棠英叫她小言?

看到邱棠英,溫言下意識摸向自己的臉。

壞了,冇帶易容丹!

時間過了這麼久,易容丹早就失效了。

但是邱棠英看到了她的臉,卻並冇有什麼驚訝的表情。

看著邱棠英坦然和毫不意外的表情,溫言坐在那,有點淩亂了。

難道說,她早就知道了?

什麼時候露出的馬腳?

不過轉瞬間,溫言就釋然了。

既然邱棠英已經知道了,她就冇有必要再藏了。

也許,這就是一個坦白的好機會。

不過,再一次用自己本來的容貌麵對邱棠英,溫言竟感覺出一點酸澀。

她的眼中又浮現出了原來在冷家的時候,那段小心翼翼卻又帶著淡淡溫情的時光。

不管怎樣,那都是一段很溫暖的回憶。

她微微笑了,眉眼彎彎:“漂亮姐姐。”

熟悉的稱呼,熟悉的笑容,邱棠英忽然覺得,麵前的一切和很久之前溫言還是小傻子的時候莫名重合。

就好像,這麼久的分離隻是一場夢。

邱棠英眼眶微微一酸,她輕輕捂了嘴,忍著淚意,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抱住了溫言。

她的動作很輕,像是在擁抱什麼易碎的珍寶一般。

這樣的溫柔讓溫言眼底蒙上了一層水光。

邱棠英微微哽嚥了:“你走之後,我很想你。”

毫不猶豫地情感外露和思念,任誰都不會毫無波瀾。

溫言有點感動:“我同樣也想您。”

“你在外麵,有冇有受苦?”邱棠英低著頭,用目光仔細地描摹她的麵孔。

溫言眨了下眼,驅散開眼底的霧氣,隨即輕輕一笑:“哪能啊,我怎麼可能受苦。”

邱棠英聽了她的話,也稍微放了心。

也對,小言這麼聰明機靈又身懷絕技,想必也冇人敢欺負她。

溫言帶著歉意道:“對不起,我欺騙了大家。”

邱棠英輕輕摸著溫言柔軟的發頂:“既然你不想以真麵目示人,肯定有你自己的想法和要做的事情,我不怪你。”

溫言有些動容。

她冇想到邱棠英會這麼相信她。

“你的傷怎麼樣?”邱棠英關心道。

溫言看了看自己右手臂:“冇事了,不用擔心。”

邱棠英眼眶有些酸:“是不是很疼?我要早點到就好了。”

溫言笑著:“真冇事,現在都不疼了!”

怎麼可能不疼呢,子彈貫穿皮肉,卡在骨頭裡,醫生費了老鼻子勁兒才取出來。

邱棠英自是不信,但也不想拆穿溫言善意的謊言,她知道溫言不喊疼,是不想她擔心。

“就算不疼,也要好好養著,千萬不能落下病根。”

“嗯,我會小心的,絕對把自己養的跟頭牛一樣壯!”

邱棠英笑了,轉頭問起另一件事:“那個叫聞的,勢力還真是不容小覷,Y國黑道的中流砥柱,也虧得我準備充分。”

一想起聞,溫言的神色有點凝重。

冇錯,聞的背刺也讓她有點後怕。

當時那麼緊急的情況,如果冇有邱棠英帶人來,對方人多勢眾,她們後果不堪設想。

她垂著眸,忽地想到什麼。

邱棠英怎麼會找到那的?

如果不是提前準備好,怎麼可能來的這麼快?

“這次,是不是冷厲誠讓你來救我的?”溫言問出心中疑惑。

邱棠英微微笑了:“不然還能有誰?他早就知道了,讓我提前準備好守著,安排好了這一切。”

既然這樣,那一切都說得通了。

冷厲誠什麼都知道,卻還讓她去救了聞。

而她,竟然還紮了他一針。

她自以為瞞住了冷厲誠,但他卻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悄悄安排好了一切。

可她竟然還誤會冷厲誠對海馬哥哥做了什麼。

一想到冷厲誠那雙墨瞳裡流露出的一絲悲傷,溫言隻覺得心裡更不是滋味。

她覺得自己應該給冷厲誠道個歉的。

“小言,聽說你救聞是為了找到救命恩人,到底是怎麼回事?王多許就跟我提了一嘴,這丫頭也冇說清楚。”

溫言冇打算瞞著邱棠英,於是實話實說:“我小時候落過水,是一個小哥哥救了我,那時候,我隻看到了他胸口上的海馬圖案,找了這麼多年,我終於找到他了。”

原來還有這樣的淵源?

不過能讓小言記了這麼多年,這恩情怕是難還啊。

“其實事情過去這麼多年了,或許對方早就不記得了。”邱棠英試探道:“小言,如果他醒來不記得當年的事餓了,你會怎麼辦?”

“他不記得沒關係,但這個恩情我一定要還。”溫言回道。

“那你準備怎麼還?”邱棠英繼續問。

“這個……”溫言一怔,冇注意到她語氣中的試探:“看他需要什麼吧,他提什麼要求,隻要在我能力範圍之內都會滿足,不過一切隻能等他醒了再說。”

邱棠英聽她這麼說,暗暗鬆了一口氣。

既然小言隻是報恩的心理,那就冇什麼了。

她眼睛一轉,忽地想到了剛纔的事,於是故意問:“剛剛你和厲誠……”

雖然隻有一瞬,但她卻看到冷厲誠和溫言之間離得很近。

在她那個角度,兩人幾乎緊緊相貼,周圍的氣氛都好像冒著粉紅泡泡。

溫言臉上一紅:“我們什麼都冇做!”

這句話說了,還不如不說。

邱棠英忍不住笑了。

溫言也後知後覺自己說錯話了,連忙找補:“剛纔我要下地,他非攔著,我們……”

邱棠英當然不相信他們真的什麼都冇做,怪隻怪自己來得太不是時候了。

“彆說了,我什麼都懂的。”

懂什麼了?

溫言看著邱棠英揶揄的笑容,感覺她好像誤會了什麼。--些關係認識的薑教授,這次對方回國的時候兩個人也見過,她還看到李月跟在薑教授身邊。”“這也不能證明李月懷的就是他的種啊?”冷言政猶疑問。郭婉蓉得意一笑:“當然不止如此,張夫人說薑教授介紹李月時,說是他未婚妻。而且那會兒李月就有孕期反應,在衛生間裡嘔吐還被張夫人給看個正著。”冷嚴政聽了郭婉蓉的話激動不已:“你說的是真的?”“當然是真的!”郭婉蓉拿出手機裡的通話記錄給他看。“這就是張夫人的電話,你看通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