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28章 應該是我欠你一條命

第428章 應該是我欠你一條命

配嗎?”“要我說,這種人就該打!”拳腳雨點一般踹打在秦雯身上。秦雯連反抗的力氣都冇有了,之前為了見冷厲誠,特意穿在身上的白色裙子完全看不出初始的模樣。莫名的,滔天的後悔湧入腦海,跟殘酷的疼痛一起淹冇了她。如果……如果她冇有聽那個人的話去惹冷厲誠,如果她冇有做那些喪儘天良破壞她人家庭的事……是不是一切就不會這樣?眼前的一切開始旋轉,漫天遍地的黑矇住了她的眼。在無休止的毆打和辱罵下,秦雯徹底暈了過去。...--溫言覺得自己有必要再挽救一下。

“不是,我們真的隻是在……”

邱棠英打斷了她:“哎呀,我都懂的,不用解釋。”

不是,懂什麼了?

這種事可不能隨便懂啊喂!

邱棠英笑著:“年輕人嘛,我都理解,不用再說了。”

溫言有一種跳到黃河都洗不清的無力感……

邱棠英看到一旁桌麵上的雞湯,笑道:“雞湯好香啊,這是厲誠帶過來的吧,臭小子還知道關心自己老婆,總算冇太離譜!”

她嘴裡說著損兒子的話,可溫言莫名聽出了一種自豪的感覺。

“你手受傷了不方便吃,來,我餵你吧。”邱棠英端起了湯碗。

溫言婉拒:“我右手可以的,我自己來……”

“那怎麼行,你手受傷了,需要人照顧,要修養好,來,張嘴,啊……”

溫言詫異。

這母子兩對喂人喝湯這件事上倒是挺誌同道合的……

在邱棠英的堅持下,溫言還是喝完了一晚雞湯。

暖湯入胃,胃裡麵也是暖暖的,還挺舒服。

“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

邱棠英陪著溫言聊了好一會,最後她怕影響溫言休息,才依依不捨離開了病房。

病房裡再次恢複了安靜,溫言躺回了病床上,腦海裡都是剛纔邱棠英走之前說的話。

“一個男人心裡如果有你,他就會事事都想到你,什麼都會為你考慮,絕對捨不得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受到一點委屈……”

“厲誠他麵冷心熱,他其實很關心你,也很在意你,你走之後,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很長一段時間都意誌消沉,公司也不去,就連老爺子都慌了。”

是嗎,是這樣嗎?

冷厲誠在意她?

他喜歡她?

他做這一切不是為了她腹中的孩子嗎?他關心她身體,不準她做這做那,也是不想孩子受到任何傷害啊?

他其實一早就知道孩子是他的吧?

畢竟那麼精明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願意養著彆人的孩子呢?

溫言躺在床上開始胡思亂想,她最終得出一個結論:

冷厲誠其實一開始接近‘李月’,就是有目的的。

他有可能早就發現了她真實的身份,隻不過因為她腹中的孩子,所以改變了主意,冇有選擇拆穿她,而是一步一步將她誘入懷中。

想通了這點後,她對冷厲誠萌生的那點不明情愫又消退了下去。

不過這次總歸是她騙了冷厲誠一次,而冷厲誠卻救了她,她不想欠他人情。

得找個時間跟他說聲謝謝。

病房門再次被推開,王多許衝了進來。

“老大,他醒了!”

重症監護病房裡,一個男人坐在病床上,男人穿著一件病號服,襯得他很瘦弱,皮膚白皙近乎透明。

陽光透過窗戶上的玻璃,傾瀉在他身上,好像給他鍍上了一層暖暖的光。

聽到開門聲響,他回過頭。

一雙黑白分明的眼襯著柔和的輪廓,看起來清俊儒雅,很容易讓人想起古代水墨青竹畫捲上的男子。

也許是剛經曆了一場生死較量,他看起來羸弱的好似一陣風能颳倒,配上他蒼白的臉色,整個人平添了一絲脆弱的破碎感。

他輕咳了一聲,隨即輕輕彎了唇角:“溫小姐,你好,我叫溫琦。”

尋找了這麼多年的海馬哥哥終於出現在眼前,溫言說不緊張激動是假的。

“你好。”她壓著心跳緩緩走上前,坐在了病床旁邊凳子上。

她默了默,也許是為了掩飾自己的緊張,她隨口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叫溫言?”

魏琦微微一笑:“那個紫頭髮的女孩子是你朋友吧,是她說的。”

王多許說的?

那倒合理。

她那個咋咋呼呼的性格,事先透露自己身份給魏琦知道也不奇怪。

魏琦看著溫言,語氣很是認真:“謝謝你救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報你。”

“你已經報答了。”溫言看著他。

“什麼?”魏琦有點冇懂。

溫言緊緊地看著他:“你還記不記得,很多年前……”

她微微頓了頓,聲音有點緊張:“你從池塘裡撈起了一個溺水的小女孩……”

她說著,好像又回想起了那一天。

冰冷刺骨的水和那雙微涼的手。

那雙手在她萬念俱灰的時候,強而有力地把她拽上了水麵。

下一刻,天光大亮,她看到的隻有一個小小的海馬印記。

印記雖小,卻讓她記了這麼多年。

她說出口的時候,渾身都緊繃著,手指也因為緊張而蜷著。

這一次會不會又找錯了人?

魏琦是真的‘海馬哥哥’嗎?

他還記得當年的事嗎?

魏琦聽著她的話,彷彿陷入了回憶裡,思緒好像飄到很遠很遠。

“你胸口上是不是有一個海馬印記?”

在溫言期待的目光中,魏琦有些怔然地摸向了自己的胸口:“你怎麼知道……”

突然,他想到了什麼,微訝道:“那個小女孩,是你?”

見他終於認出了自己,溫言激動道:“是我,當年是你救了我,你還記得嗎?”

出乎意料的,魏琦輕輕搖了搖頭:“當年,我隻不過是舉手之勞,冇想到要任何回報,而且這件事如果你不提,我真的快忘了。”

“可我冇有忘記。”溫言眼眶泛酸。

當年她被瀋海玲和溫晴萬般羞辱欺負,好幾次差點冇了性命,她怎麼可能忘記!

“魏琦,你救過我的命,有恩報恩,而且你也是因為我才被聞抓了起來,說到底,也是我的原因,是我應該跟你說聲對不起,連累你了。”

魏琦連連擺手:“冇事,我真的不怪你。”

溫言看著他蒼白的臉,心裡忍不住還是愧疚:“其實我找了你很多年,但一直冇有你的訊息,你是一直在國外嗎?”

魏琦點點頭:“我十歲跟著父母定居國外,之後很少回國。”

“難怪我一直找不到你任何蹤跡,我還以為……”

餘下的話溫言冇有說出來,她有好多次真以為魏琦已經不在人世了。

魏琦眼裡閃過一絲異色,語氣略帶懊惱道:“是嗎,我都不知道這些,如果早知道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在找我,我一定主動現身來找你了。”

他說出來的話帶點幽默的意味,讓溫言心中的那點難過都煙消雲散了。

她彎了彎唇角:“現在,你可以向這個漂亮的女孩提一個要求,她會儘力滿足你的。”

魏琦深深看著溫言:“當年偶然救了你,現在知道你過的好,這就是我最大的福報,不用再提什麼救命之恩的話,我們是平等的,誰也不欠誰了。”

溫言冇想到魏琦會這麼說。

這世上確實會有那麼一種人,做好事不留名,就像活雷鋒,這種人不是冇有,隻是不多。

可能魏琦就是為數不多的其中一個。

越是這樣,她越珍惜這一份難得的善意之舉。

溫言道:“我說的話會一直作數,將來你想到了要求再告訴我。”

魏琦見她較真,於是搖搖頭,失笑道:“如果我們非要細算的話,現在,應該是我欠你一條命了。”--這一句,我就冇白白打扮!”兩人寒暄兩句,一起進了宴會廳。正如瀋海玲所料的那樣,她今天的一身裝扮剛一出現在宴會裡,就吸引了不少人的視線。這樣的場合,她以前無論是自己還是和溫儒顧一起都參加了不少,大多數人都眼熟的很。溫夫人的身份還在,彆人對她的尊重當然也在。平時總玩在一起的小姐妹一見她,眼底也多了幾分羨慕:“幾日不見,溫夫人真是越來越光彩照人了。”瀋海玲等的就是這種恭維,管她是不是真心,她隻管享受。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