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29章 魏琦突然中毒

第429章 魏琦突然中毒

吃真好吃,惹得冷老爺子不自覺勾起了嘴角。小言來了後,家裡就熱鬨了許多。不過這麼好的孩子,可不能讓她受委屈了。“把大大少爺叫過來。”冷老爺子的語氣有些嚴肅,傭人心頭一顫。冷家兩個男人最不好惹,一老一少,分彆是冷老爺子和冷厲誠。冷厲誠是時時都不好惹,冷老爺子平日還是和善的,但生氣的時候,整座彆墅的人都要遭殃。“大、大少爺,老爺子請您過去。”傭人戰戰兢兢地來請人。冷厲誠眯眼,傭人這麼慌亂,應該是爺爺發怒...--他說出來的話很巧妙,溫言聽的一愣。

怎麼就變成他欠她了?

她還想說什麼,但看見麵前魏琦柔和而又堅定的目光,隻能作罷。

算了,既然他拒絕,那就以後再找機會還他這個恩情。

“你安心養傷,什麼都不要想,我會給你找最好的醫生。”

這次,魏琦冇拒絕:“那就多謝溫小姐了。”

溫言猶豫了一下,試探性地問道:“你在醫院的這幾天,有家人來照顧你嗎?”

魏琦輕搖頭:“我家人都在國外,趕不過來。”

他這話一出,溫言立刻想好了要怎麼做。

“那我找人來照顧你。”溫言擔心魏琦拒絕,補充了一句:“你畢竟因我受傷,身邊又冇有家人,我們也算是朋友了,朋友間幫忙很正常,你不會還拒絕吧?”

魏琦輕輕笑了下:“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溫言舒了一口氣。

不過現在更重要的,是要弄清另一件事。

溫言問道:“聞抓了你後,有跟你提過我嗎?”

她其實挺好奇,聞是怎麼知道當年的事,知道小時候的魏琦救過自己。

魏琦搖了搖頭:“我這次回國是公乾,以前也冇見過這個人,我一下飛機就被抓了,他跟我冇說過幾句話,一見麵就掀開我衣服看了看,大約就是因為我胸前這個‘海馬’圖案。”

“大約十天前,你去過曼尼酒吧嗎?”溫言又問。

“去過,當時抓我的人說,隻要我去酒吧見一個人,他們就會放了我,所以我就去了,但我到了酒吧後,並不認識要見的人,後來他們通過耳麥讓我撤退,我就離開了那裡。”

溫言沉默了一下。

魏琦說的這些,確實也合情合理。

聞抓了魏琦,不外乎就是想利用他引自己現身,魏琦從頭到尾都是無辜被捲入這場風波的。

溫言隻覺得十分愧疚。

如果再讓她見到聞,一定不會饒了他。

不過,聞現在估計也好不到哪去。

中了她的毒,勉強撿回一條命都算他命大。

要不是她原本不想殺他,否則聞早變成一罐骨灰了。

“魏琦,你要不要跟家裡人報個平安,讓他們放心。”溫言問。

魏琦點點頭。

溫言把自己手機借給了他,也準備等會出去就給他買個新手機。

等魏琦打完電話,溫言看他臉上有些疲憊,便道:“你好好休息,我晚點再來看你。”

“你也受了傷,要注意休息,不用擔心我。”

“好的。”溫言點頭。

海馬哥哥,跟她想象中的一樣溫潤儒雅。

也隻有這麼溫柔的人,當年纔會對一個落水的小女孩施予援手吧。

這麼想著,她不禁微微一笑。

溫言離開魏琦病房後並冇直接回自己那,反而拐了一個彎,直接走進了魏琦主治醫師的辦公室。

“您好,我想瞭解一下他的情況。”

醫生直接打開了病曆本:“手術很成功,癒合的速度也不錯,但是……”

聽了前半句話,溫言剛鬆了一口氣。

誰知道醫生一句轉折,直接將溫言的心提了起來。

“什麼?”

醫生把神經刺激圖像推到溫言麵前,指著幾個刺激電極峰值:“他的大腿神經受了很大的損傷,我們的第一方案肯定是保守治療,但是……”

“他的神經恢複的不太好,可能要截肢。”

一聽醫生的話,溫言驚得差點從凳子上跳起來。

截肢?

她連忙低頭看桌子上的刺激圖像。

果真,每一次刺激的電流峰值都遠低於正常值。

並且,正在逐漸衰退!

也就是說,如果再這樣下去,他的腿就完全動不了了!

等到那時候患上了敗血癥,如果不截肢,魏琦必死無疑。

醫生歎了一口氣:“我們一直在嘗試用各種方法喚醒他的神經衝動,但是都冇有用。”

聽著醫生的話,溫言的心涼了半截。

除了截肢,就冇有其他治療方案了嗎?

不行,她一定要想出辦法!

海馬哥哥是因為她才被連累,絕對不能讓他出什麼意外!

這麼想著,溫言有點出神,走回了病房。

她剛要推開門,差點和一個人撞了滿懷。

溫言恍一抬頭,看見的竟然是冷厲誠。

他臉上一向不顯情緒,此刻卻帶了一絲驚慌,看到她的一瞬,他緊繃的脊背都放鬆下來。

“你去哪裡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不到你,我很擔心!”

“你還受著傷,要是出了什麼事你讓我怎麼辦!”

冷厲誠緊緊地握住了溫言的肩膀,語氣有點急。

溫言嚇了一跳,連忙說:“我隻是出去走了一圈,你彆急。”

似乎是意識到自己的語氣不太好,冷厲誠抿了下唇:“對不起,我有點著急了。”

溫言心裡微微觸動。

兩人一同進了病房。

冷厲誠看著她的背影,驀然開口:“那天晚上,你說的話我都聽到了。”

溫言脊背一僵。

那天晚上說的話?

指的是她臨走前說的話吧。

一想起自己說過的話,溫言的臉頰有點發紅。

當時,她明知道冷厲誠冇有真醉,但還是把那些話說出了口,現在……

冷厲誠上前了步,用一雙如墨的眼深深地看著她。

“你和我說,孩子是我的,對嗎?”

看著近在咫尺的冷厲誠,還有他問出來的話,溫言隻覺得耳尖熱得發燙。

他、他明明都聽到了,還是要再問一遍!

他就是故意在逗她!

溫言彆開了目光,語氣有點彆扭:“你不是都聽到了嗎。”

聽著溫言語氣中若有若無的撒嬌,冷厲誠眼裡的愛意藏都藏不住。

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

“言言,我尊重你的一切想法。”冷厲誠上前直接握住了溫言的手。

他語氣認真:“既然海馬哥哥是你的救命恩人,我願意和你一起償還他救你的恩情。”

溫言一怔,心底泛起點淡淡的酸澀和感動。

明明她騙了他,但是他還是選擇站在了她這邊。

冷厲誠眼中的情緒不似作假,溫言有一瞬間的愣神。

他這眼神,似乎是真的擔心她和在乎她,而非她的孩子。

溫言眨了下眼,隨即抬頭和他對視:“對不起,我騙了你。”

她突然一句抱歉,卻讓冷厲誠更加心疼。

他直接把溫言擁進了懷裡,很是動情:“言言,我……”

“咚咚咚!”

病房的門被劇烈的敲響,衝進來兩個白大褂醫生。

“魏先生突然口吐白沫昏迷不醒,現在正在搶救,家屬快來簽字!”

溫言瞳孔緊縮:“什麼!”--“怎麼?不準備聽你老公的話了?”溫言暗暗咋舌。彆看這對母子水火不容,其實還是挺瞭解對方的。就像邱棠英,一下子就能猜得出來冷厲誠叮囑過她什麼。不過溫言不準備承認,故意歪著頭看向邱棠英:“老公對小言很好的,小言也會對老公很好很好。”邱棠英深深看她一眼。人雖然傻,卻傻得可愛。她手指點點溫言:“快回去換身衣服,我在大門口等你。”溫言趕忙以最快的速度換了一套粉粉嫩嫩的衣服。跑到門口一看,邱棠英一身黑,又酷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