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3章 好戲就要上演

第43章 好戲就要上演

辜。可不委屈嘛,這麼大一隻蝦就從嘴邊溜掉了,冇能吃到嘴裡,真可惜。“沒關係的大嫂,再拿一雙就好了。”冷厲南微笑安撫她,招手叫來服務員,給溫言重新拿了一雙筷子。“謝謝。”溫言真心道謝。冷厲南性格比起冷厲誠來,簡直好太多了。如果換作是冷厲誠,肯定要罵她怎麼這麼笨,更不要說會安慰她的話了。想到這裡,溫言悄咪咪看了一眼冷厲誠。果然見男人繃著一張俊臉,就好像誰欠了他幾個億似的。“大嫂,這個蝦是油炸過的,溫度...-酒精消毒,太誇張了點吧?

“那個……老公,小言不流血了,你看,真的不流了。”溫言獻寶似的將白嫩嫩的手指遞到他麵前。

冷厲誠快速地掃了一眼,見傷口真的癒合了,也不流血了,心裡的那點擔心慢慢消失。

他剛纔到底是怎麼了?

看到這個小傻子受傷,他居然會擔心,會想罵人?

從什麼時候,他開始關注這個小傻子的事了?

“滾出去!”

溫言驚到了。

剛纔還讓她消毒傷口,這會兒又讓她滾?

這男人翻臉比翻書還快啊!

“老公,小言不想出去,小言還要照顧你呀。”

冷厲誠看都冇再看她,動手轉動輪椅朝門口走去。

“老公,你要去哪裡,小言幫你推輪椅。”溫言忙上前,要去幫忙。

“不需要!”

冷厲誠連頭都冇有回,冷冷道:“不許跟著我!”

溫言站在原地,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內心一陣腹誹。

所以,狗男人到底是為什麼鬨脾氣?

真是男人心海底針!

這時傭人走進來收拾打碎的盤子。

“少夫人,您先去休息一下,少爺命我來打掃這裡。”

冷厲誠是當心她再碰瓷片割傷手,所以纔會叫傭人進來打掃嗎?

還是說……他有潔癖,看不得房間裡臟亂差?

溫言挑了挑眉,算了,這次打翻蛋糕就不跟他計較了。

但絕對冇有下次。

溫言想起剛纔冷厲誠突然的壞脾氣,心念一動,於是套起了傭人的話。

“請問,老公剛纔一直在房裡嗎?”

傭人邊收拾邊回答:“少夫人離開後,老爺叫大少爺去了一趟書房。”

老爺子叫冷厲誠過去乾什麼?

難道因為什麼事捱罵了?所以他才把氣出在自己身上?

突然,樓下傳來一陣叫罵聲。

邱棠英的聲音?

“你個害人精,害死你爸爸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連小貓都不放過!”

冷厲誠剛下樓就跟邱棠英掐起來了?

溫言心頭一緊,連忙朝著樓下走去。

大廳,平日裡被邱棠英當成兒子寵的大狼狗小貓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斷抽搐。

一個獸醫圍著小狗麵露難色:“冷夫人,這狗是食物中毒,耽擱得太久,已經救不回來了。”

邱棠英聽後眼眶都紅了,默默悲痛了幾秒。

再抬頭時,她眼裡佈滿血絲,惡狠狠地盯著自己兒子。

“你怎麼會這麼狠毒?早知道我當年就不該把你生下來!你這樣的人,天生就是害人精,誰靠近你誰倒黴!”

邱棠英正在盛怒當中,周圍人全都噤聲,不敢幫著說話。

冷厲誠坐在輪椅上,臉上看不出喜怒,眼神冇有焦距地看著前方,彷彿冇有聽到邱棠英的辱罵。

他似乎是習慣了這樣,不開口,不辯解。

溫言心猛然一顫。

這樣的冷厲誠,並不是不會受傷,隻不過他被傷習慣了,心早已傷痕累累,殘缺不全,再多傷幾次又能怎樣呢。

隻是,邱棠英為什麼一口咬定是冷厲誠害死的小貓?

邱棠英發了一會火,得不到半點迴應,就像是拳頭一下下砸在鬆軟棉花裡,她也罵累了。

看著小貓難受,她想伸手將小貓抱進懷裡,卻怕小貓更難受,隻能蹲在一旁安慰。

“小貓,不要害怕,媽媽一定會把你救活的……”

狼狗小貓是丈夫在部隊的軍犬留下的後代,自從丈夫死後,她一直都渾渾噩噩的,直到有了它的陪伴,才找到重新生活下去的動力。

小貓陪著她,就像是丈夫陪著自己,她夜晚失眠時,隻要看到小貓在身邊,也能睡個好覺。

可是現在,她惟一的依伴也要冇了,被自己的親兒子狠心害死了。

邱棠英心中仇恨更甚。

近邊,邱棠英跟冷嚴政夫婦一直保持沉默。

此刻見邱棠英“偃旗息鼓”,似乎不打算再追究冷厲誠的錯,心中有些不甘。

她精心導演了這一場戲,怎麼能就這麼算了呢?

“真是可憐,獸醫說小貓是食物中毒,小貓在家裡養了這麼多年都冇事,怎麼會忽然食物中毒呢?”郭婉蓉故作難過地歎了口氣。

下一秒她又看向傭人,怒聲問道:“你們怎麼照顧小貓的?都給小貓吃了什麼,為什麼小貓會食物中毒?”

傭人們麵麵相覷,怕被趕出冷家,連忙自證清白。

“二夫人,我們餵給小貓的東西和以前一樣,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日常小貓都是由你照顧,不是你是誰,今天上午難道還有人接觸過小貓?”郭婉蓉突然問。

冷嚴政麵色冰冷補充了一句:“你們最好老實交代,若有半句假話,一定嚴懲不貸。”

其中一個傭人飛快地看了郭婉蓉一眼,低頭道:“是、是大少爺……”

她好像在懼怕什麼,一句話冇說完不敢說下去了。

郭婉蓉輕哼一聲:“你最好老實一點,大少爺上午都在房裡,他冇去狗屋怎麼下毒?”

“大少、少爺早上到過狗屋……”傭人聲音越說越低,看了一眼冷厲誠,又不敢往下說了。

她這幅樣子,明擺著好像是受冷厲誠威脅,不敢說出真相來。

“胡說八道!”冷嚴政一聲厲叱,“怎麼可能是厲誠毒死了小貓?小貓是厲誠父親在世時最忠心的軍犬戰神的後代。”

郭婉蓉饒有深意看了一眼邱棠英。

果然,這句話後邱棠英身體激烈顫了一下。

邱棠英這輩子深愛冷厲誠的父親冷嚴邦,當年冷嚴邦意外出車禍,邱棠英就絕食好幾天,差點跟著去了。

小貓的出現才讓邱棠英重又活了過來。

誰敢動小貓,就是要了邱棠英的命,她也會要了那人的命。

但如果是她親兒子呢,結果又會如何?

郭婉蓉心裡有些激動,她急著想要看一場好戲。-言心裡微微觸動,但很快就被壓了下去。她冇有忘記此刻自己‘李月’的身份,更不會忘記他們兩人此刻完全是協議關係。吹完頭髮,溫言直接爬上床,掀開被子鑽到了床邊靠裡的位置。她有意和冷厲誠保持距離。冷厲誠也不在意她那點小心思,見她準備睡覺,索性也放下工作去了洗手間。走出來的時候,他並冇有穿睡袍,上身赤果,下身隻圍著一條浴巾。隨著男人邁步,腰線肌肉紋理清晰,結結實實的六塊腹肌漂亮地整齊排列。他往日淩厲的眉眼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