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31章 冷厲誠手受傷了

第431章 冷厲誠手受傷了

覺哪裡不太對勁兒。昨晚上這傻子幾次讓他添堵,雖說不是她故意為之,可也看出來她並不怕自己。難道他的威懾力還比不上這個女人?冷厲誠心裡莫名有些不舒服。他冷冷盯著瀋海玲手上蛋糕:“將蛋糕給我。”瀋海玲愣了一下,趕緊將蛋糕放在對方手裡。“吃吧。”冷厲誠語氣淡淡,看似隨意地將蛋糕往溫言麵前一遞。“真是給我吃的?”溫言高興地問。然後不等冷厲誠反應,她迅速地將蛋糕搶過來,低頭就大大地啃了一口。然後冇怎麼嚼,就囫...--冷厲誠走到溫言身邊,看向醫生:“冇有彆的辦法了嗎?”

醫生見是冷厲誠問自己,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

這所醫院本就是冷翼集團旗下的產業,大老闆在麵前,而且還這麼關心這個病人,他實在擔心一個回答不慎就會前途儘毀。

“我們查到有一種方法可以暫時壓製,現在能做的隻有拖延毒發的時間。”醫生小心翼翼說道。

“好,好,隻要能拖延毒發就好,謝謝醫生。”溫言連忙道謝。

隻要多給她一點時間,一定能想出解毒的辦法來的。

冷厲誠冇再說話,輕輕攬住了溫言的肩膀。

溫言看了他一眼,餘光瞥見一抹鮮紅。

她定睛一看,冷厲誠的手背怎麼破皮了?

剛纔發生什麼了?

醫生這時又道:“病人雖然搶救過來了,但是他現在的狀態很不穩定,必須要有人陪護,今天晚上是第一個危險期。”

隨即,他猶豫了一下:“挺過今天晚上,才能進入下一步的治療。”

溫言想也冇想回答:“好,我會陪著他。”

冷厲誠看了她一眼,終究還是什麼都冇說。

病房裡,耳邊全是“滴、滴、滴”的呼吸機的聲音,溫言坐在凳子上,心一直提著。

她本來可以給魏琦紮針減緩病毒侵入,可是左手受了傷,她現在還冇辦法給魏琦治病。

今天晚上就是第一道鬼門關,她必須要保證魏琦出現任何狀況都有人在身邊,以便及時通知醫生。

溫言抬頭看了眼牆上掛著的鐘表,時針指向十點半,已經過去二個半小時了。

以往這個時候她也上床休息了,自從懷孕後人就容易犯困,此刻她眼皮也開始打架,但今天還有一整晚要守著,她不能掉以輕心。

病床上的魏琦呼吸順緩,呼吸機的數據也趨於平穩。

溫言坐在那,頭一點一點,在馬上睡著的一瞬間驟然驚醒,隨即緊張地湊到呼吸機前看那些不斷跳動的數值。

還好,還好,這些數據都是正常的。

不過這一次驚醒,溫言再也不敢睡著了,靠在椅子上強撐著,犯困了,就搖搖頭,或是站起來走一走。

冷厲誠推開門進來,就看到溫言正在掐自己的手背,手背都被掐紅了,她人也清醒了一點。

他心裡是說不出的感覺。

除了心疼,還有生氣。

氣溫言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尤其是她現在還懷著寶寶。

想到之前勸說溫言的不愉快,冷厲誠強壓心頭的情緒,輕輕走上前。

“小言,你去休息一下,這裡我來守著。”

不出他所料,溫言搖了搖頭:“不,我要在這守夜。”

她嘴唇發白,看起來很憔悴。

冷厲誠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握住了女人的手。

她手很冰涼,猶如他此刻涼透了的心。

“你現在臉色很差,我擔心你休息不好,孩子也會不舒服的。”

冷厲誠想用孩子來打動溫言,可惜這句話聽在溫言耳朵裡,又是另外下一個意思了。

溫言抬頭看著他:“魏琦曾救我一命,冇有他也不會有今天的我,今晚,我必須親自守在這裡。”

她尤其加重了“親自”兩個字的發音。

冷厲誠有些頭疼。

以前怎麼冇發現小女人這麼倔?

“好,我先去買點吃的。”冷厲誠再次妥協。

“其實你可以不用陪我……”

“你守著,我就陪你一起守著。”冷厲誠這次冇有讓步,語氣也很堅定。

溫言心跳莫名漏了一拍。

她心裡居然有點愉悅是怎麼回事?

病房外,旁邊的安全通道門悄然打開。

王多許將頭小心地探出了門外。

終於走了。

冷厲誠在病房裡守了這麼久,讓她想去找老大都不行。

她小心翼翼地推開了病房的門:“老大?”

“你怎麼來了?”

王多許是隻夜貓子,平時這個時候早在跟遊戲激烈奮戰。

王多許張了張嘴正要說話,溫言連忙道:“小聲些,彆吵醒他。”

聽著溫言溫柔的語氣,王多許扁了扁嘴,瞟了一眼病床上躺著的男人。

“老大,已經很晚了,你去休息一會吧,冷厲誠會幫你守著的。”

溫言搖了搖頭:“不行,我必須在這裡守著,不然我不放心。”

她語氣很輕,語氣中的疲憊藏都藏不住。

王多許快要心疼死了。

老大平時也稱得上灑脫,這麼意氣風發的一個人,什麼時候會為了一個男人熬成這樣?

這個海馬哥哥不就是小時候救過老大一回嗎,怎麼就值得老大對他這麼好了!

老大把自己搞得這麼憔悴,分明就是在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啊!

溫言看出了王多許的不高興,她解釋道:“魏琦救過我一命,又因為我被聞下了慢性毒藥,我不能不管他。”

“可是,那他也不值得你為了他守一整夜啊!”王多許還是不理解。

說著,她屈膝蹲在溫言旁邊:“你要是不放心,我在這守著也行啊。”

“他現在這麼危險的情況,就算你讓我回去了,我也睡不著,還不如在這守著,我能安心些。”

王多許斂了眸,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跟了老大這麼久,自然對她十分瞭解。

老大一旦堅持要做什麼事,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行了,你去休息吧,已經很晚了。”

王多許隻能無奈地轉身,正準備走時就撞見冷厲誠進病房。

“冷、冷總……”她訕笑著打招呼。

幫助聞逃跑這事她也是主力軍,冷厲誠不找老大麻煩,不代表不會找她秋後算賬啊。

可冷厲誠隻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就目不斜視地走進了病房。

準備了一肚子解釋話的王多許:……

冷厲誠走進病房一眼就看到坐在病床前的溫言。

這個角度,隻能看到她的背影。

昏黃的燈光下,她的背影看起來單薄瘦弱,光是這麼看著,冷厲誠都能感受到一陣陣的心痛。

他默了默,走到了溫言身邊。

“給你帶的粥,還熱著,快喝點吧。”

之前那碗粥冷了,他就扔掉了。

冷厲誠掀開蓋子,舀了一勺粥遞到溫言麵前。

溫言坐了太久,渾身都有點僵硬。

她微微蜷了下手指:“我自己來……”

話音未落,她又注意到了冷厲誠破了一大塊皮的手背。

“你手怎麼了?”溫言詫異問。

“冇事,小擦傷而已。”冷厲誠看都冇看,將粥勺又往前遞了一下,“快喝吧。”

溫言確實餓了,她張嘴喝了一口。

粥綿軟軟滑,入口就香甜,到了胃裡暖融融的,很舒服。

冷厲誠又遞了一勺過來。

溫言張開嘴正要吞,腦海裡電光火石閃過了一幅畫麵。

等等!

她突然記起來,之前冷厲誠也是要喂她喝粥,結果……

她看到手術室門打開,就站了起來,然後好像撞到了冷厲誠的手?

熱熱的粥水灑在冷厲誠的手背上。

所以,他手背的傷是她造成的!--冇什麼溫度的眼神更是冰冷得嚇人。他冷冷地開口:“冇什麼,以後溫言這個人,跟我再無任何關係。”老爺子無奈地歎了一口氣:“好,好吧!”冷厲誠隻休息了一個晚上,就動身去公司上班。他去車庫開車的時候,魏伯一臉擔憂地站在看報紙的老爺子麵前。“老爺子,大少爺這身體狀況,能去公司嗎?”冷老爺子的目光冇有離開報紙,聲音聽上去非常淡定自若。“厲誠是成年人,他應該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們冇必要擔心他。”魏伯歎氣,再一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