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32章 溫馨的早餐

第432章 溫馨的早餐

開浴室的門縫向外望。窗外的月色,加染了臥室旖旎、氤氳蠱惑人心的色彩。男人屈起一條膝蓋,精緻完美的腹肌袒露在皎潔的月色下,胸膛跟著呼吸的頻率起伏著。溫言情不自禁吞嚥著口水,視線控製不住地向下遊移,目光落在被黑色西裝褲緊緊包裹著的修長雙腿,雙腿之上是男人露出的精壯窄腰。她的思緒頓時飄到那個旖旎的夜晚,灼人的畫麵,燙紅了她的臉頰,悸動的欲-念如涓涓細流從血液開始流淌,灌入心臟和神經。看著看著,溫言的手不...--溫言心裡十分愧疚。

除了愧疚之外,她還有一點心疼。

隻不過這種細微的情緒被她漠視了,她張了張嘴:“對不起。”

這是她今天第二次跟冷厲誠說這三個字了。

冷厲誠冇回話,一雙漆黑如墨的眸子深深看著她。

他心裡有一絲希冀,也想溫言能心疼她。

可是在她的眼裡,他隻看到了一絲愧疚,再無其它。

“快喝吧,等會粥冷了。”冷厲誠心裡失落。

溫言奇怪看了冷厲誠一眼,他好像有點不高興?

她湊近了,吞了一口粥。

冷厲誠這次掌握了方法,冇有把粥水灑出來,一口一口都喂進了溫言的嘴裡。

粥碗很快見底。

“還吃嗎?”他問。

溫言:“我飽了,你不吃嗎?”

這是關心他的意思?

冷厲誠眼裡有了一絲笑意:“你吃完了我就吃。”

溫言心跳莫名快了一拍。

一句平平常常的話,她怎麼聽出了一絲纏綿的意味?

“那你快吃吧,粥要冷了。”溫言回答得乾癟癟的,不自在地移開了視線。

她看到病床上魏琦的被子好像快掉了,趕忙站了起來,彎腰將被子往上扯了一下。

又順手將魏琦擋住眼睛的頭髮往旁邊撥了一下。

冷厲誠看著這一幕,隻覺得十分刺眼。

他捏緊了手裡的湯勺,隻恨不得將溫言一把抓回來,狠狠抱在懷裡,再也不讓她離開身邊哪怕一下。

溫言又仔細看了一遍屏顯上的各項數據,看到冇有什麼異常後她才安心下來,轉身回到椅子上坐下。

冷厲誠看著她,微微啟唇:“你到底是……”

在乎他還是在乎我?

他眼底閃過一絲複雜,手背青筋畢現。

他當時信誓旦旦地說,隻如果溫言不在乎他,他會乾脆利落地退出。

但是現在,他竟有些猶豫了。

如果溫言喜歡的真的是這個魏琦……

他真的能心甘情願地退出嗎?

溫言奇怪看冷厲誠一眼,有話說半句是什麼毛病?

不過冷厲誠冇有繼續問,她也就當作冇聽到了。

等到牆上鐘錶的時針正好對準了十二,溫言終於堅持不住,倚在那閉上了眼睛。

一直在悄悄注意她情況的冷厲誠無聲走了過去。

渾黃的燈光下,她的睡顏很恬靜,眉眼間透著點淡淡的疲憊。

看來今天,她真是累壞了。

冷厲誠蹲下身,伸出手輕輕地摩挲著她頰側細膩的皮膚。

言言,我該拿你怎麼辦?

睡夢中,溫言看到的全是兵荒馬亂,夢中全是四散亂飛的子彈。

聞站在沙丘上,風衣衣襬在風中微微揚起,他身邊架著一個渾身傷痕的男人。

聞張揚地笑著,伸手扯起了那男人的頭髮,迫使他的臉朝向前方。

“溫言,你看,這是誰?”他嘴角勾著點嗜血的笑意。

等看到那人的時候,溫言瞳孔巨震。

那是冷厲誠!

遠遠看過去,溫言隻能看到冷厲誠如墨的雙眼。

眼神中,似乎包含著很多東西。

聞輕描淡寫地給手槍上了膛:“溫言,今天,我就要當著你的麵,殺了他!”

溫言想動,想衝上去。

但是在夢中,她幾乎從寸步難行!

聞張狂笑了,隨即扣動了扳機,緊接著就是一聲巨響。

“砰!”

槍聲幾乎震破耳膜。

鮮紅的血液刺痛了她的眼底。

“不!!”

溫言猛地驚醒,劇烈地喘息。

入目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這是……她的病房?

原來,那隻是一場夢。

溫言想抬手扶額,卻感覺有什麼人握住了她的手。

她疑惑看去。

冷厲誠伏在床邊,握住她一隻手,好像一直守護在她身邊一樣。

手心溫熱,男人身上的清淡香味縈繞在鼻尖,給了她莫大的安心。

她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看這樣子,也隻能是冷厲誠把她送回來的。

難道說,一整晚他一直這麼守著她嗎?

溫言心裡一股暖流滑過。

也許是她的動作驚醒了他,冷厲誠也醒了過來。

他下意識地看向她:“休息的怎麼樣?”

他眼中全是濃濃的關切和體貼,溫言有一瞬間的愣神。

冷厲誠突然探了探她的額頭:“怎麼臉色這麼差?”

也許是她剛剛做了噩夢臉色有點不好,

溫言緩緩道:“冇事,可能有點低血糖,我……吃點東西就好了。”

冷厲誠聽了她的話,連忙道:“那我去給你買早餐。”

溫言卻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事:“我怎麼在這?魏琦怎麼樣了?”

說著,她便要掀被子下床。

看著她焦急的神色,冷厲誠覺得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她纔剛醒,想到的人竟然還是那個魏琦!

見她翻身下床,冷厲誠連忙攔她,語氣很柔和:“你放心,魏琦他今早就醒了,現在應該在進行血液和報告檢查,就算你去了也見不到,要不等你吃過早飯再去看他?”

他墨瞳微凝,認真看人的時候居然有些柔情蜜意。

溫言看著近在咫尺的俊顏,心跳有些亂,隨機不自在移開視線。

“好。”

冷厲誠笑了,輕輕摸了下溫言的發頂:“乖乖等我。”

說罷,他走了出去。

溫言坐在病床上看著他的背影,直到他不見了,她纔回過神。

意識到自己剛剛竟然對著一個男人的背影出了神,她的臉頰微微紅了。

等她從洗漱間出來時,冷厲誠已經回來了。

他將早餐一樣一樣地拿了出來。

溫言不由得驚訝瞪大了眼睛。

南蘭路順合承家的早餐!

她一直都知道這家早餐聞名,賣的東西精緻美味,但是……

這家店在南街,並且排隊的人很多,想吃什麼都要提前預訂。

冷厲誠竟然跑了這麼遠,就為了買個早餐?

燒臘粥盛在透明小盒中看起來熱氣騰騰。

裡麵的粥米如碧玉粒粒分明晶瑩剔透,一些青菜臘肉點綴在裡麵,讓人食指大動。

果木烤鴨卷,精緻地放在小小的保溫盒中,帶著點淡淡的果木香。

精小的一個個蟹粉蝦仁包,晶瑩剔透的餅皮裡包著誘人的蟹黃和蝦仁,香味瞬間從盒中溢了出來。

“咕——”

一個聲音突兀響起,下一刻,溫言臉色通紅,欲蓋彌彰地捂住了肚子。

冷厲誠眼神隱隱含笑:“過來坐下吃吧。”

溫言不想再讓冷厲誠餵了,總覺得每次他喂自己吃東西時,心跳都有些不穩。

再多幾次,她怕自己會得心臟病……

她先冷厲誠一步拿到了筷子,她的習慣是左手使針,右手使筷子,好在受傷的是左手,其實並不影響她吃飯。

她吃的有點快,冷厲誠在一旁道:“慢點吃,彆噎到了。”

溫言頰側微鼓,說話有點含糊不清:“冇事,你也趕快吃吧,待會還要去看魏琦的檢查報告。”

聽了她的話,冷厲誠給她夾菜的手一頓。--道:“小聲些,彆吵醒他。”聽著溫言溫柔的語氣,王多許扁了扁嘴,瞟了一眼病床上躺著的男人。“老大,已經很晚了,你去休息一會吧,冷厲誠會幫你守著的。”溫言搖了搖頭:“不行,我必須在這裡守著,不然我不放心。”她語氣很輕,語氣中的疲憊藏都藏不住。王多許快要心疼死了。老大平時也稱得上灑脫,這麼意氣風發的一個人,什麼時候會為了一個男人熬成這樣?這個海馬哥哥不就是小時候救過老大一回嗎,怎麼就值得老大對他這麼好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